看着地上数千名天煞武者,被银虎如同捏死蚂蚁一般的杀害,她已经完全呆滞,更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这一次的惨败。

银虎一步一步地朝她靠近。

白新梦如同见到了一头从天而降的神虎朝着他走来。

出于求生的本能,她动用了浑身解数,藏在身体之中的无数天煞神针,悄然飞出,汇聚在自己的眼前。

她张开手掌,无数的天煞神针汇聚成为一颗形同诡异海胆的奇物。

白新梦寒声道:“我白新梦倾尽毕生功力与珍藏的天煞神针,就算战死,亦能给你一次重创,你若放我,以后我以你为尊,为你鞍前马后如何?”

银虎面无表情地继续朝着她靠近,每走一步,都令白新梦的内心震动一次,似乎要把她的心震裂,震碎!

呼!

白新梦自知没得商量,放出了手中无数的天煞神针。

这是白新梦最后的杀招,一旦使出这一招,也预示着,她必须消耗所有的功力,若不能杀灭敌人,自己则再也没有抵抗的能力。

银虎摸了摸一头银发,随手一挥,掌心在顷刻间飞出了无数银色的细针。

呲呲呲呲呲……

一阵阵诡异而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传到了白新梦的耳边。

下一秒,无数银色细针,在空中与白新梦的天煞神针对上。

奇迹一般的,将天煞神针吞噬,直至消失殆尽。

银虎张开手掌,那些银色细针回到手中,他摸了摸一头银发,似乎就是把这些银色细针藏进发丝之中一般。

白新梦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切。

数学课代表的水好多,班长哭着说 不能再深了 作文

这世界上,居然有如此神妙的招式,甚至看上去,就连科幻片都难以拍出这样的效果。

面对银虎这种神一般的对手,白新梦居然莫名地红了眼,落下泪来。

她知道,银虎的战力,已经不是她的师傅毒银神兵师所能够仰望一丝。

甚至她能够非常肯定一点,就算是天煞传说中的最高主宰,天煞噬月蝠,也绝不是银虎的对手!

她不甘心地问道:“你的手掌,藏着什么秘密?你的头发,藏着什么秘密?告诉我,让我死一个明白!”

银虎此时已经来到了白新梦的跟前,张开手掌的时候,掌心出现了无数的倒刺。

银虎道:“行,让你死一个明白。”

“我的手掌,名为虎舌,被我抓到的一切,都会变成我的称手兵器,别说是抓一个人,就算是抓一辆坦克,也不再话下。”

“我的头发,就是虎灵,若是我抖一抖头发,一千个你,都得死在我虎灵之下。”

“你若是想知道我的虎舌和虎灵藏着什么?我也能告诉你,藏着的是圣血殿最伟大的力量,乃是圣血深渊奇矿之中萃取的力量的源泉,你也可以把它简称为圣血。”

说到这里,银虎闭了闭眼:“跟我走吧,你的命,得等峰哥来拿。”

说着,走回金楼圣血基地的路上,白新梦已经没有任何一丝勇气敢忤逆银虎的话语。

她红着眼睛跟在银虎的身后,看上去就是一个心灵被人击溃的战俘,没有给她戴上枷锁,她却不得不乖乖地听话。

……

晚上九点三十五分,金楼圣血基地。

林峰独坐大厅,严刀,黄滨快步走来:“峰哥,我们已经将李勋送到这边。”

“他简直已经沦为恶鬼,因为得不到天煞毒的补充,几乎天天都自残,无奈之下,我们只能将他手脚都绑住,嘴里塞了铁球,避免他自杀,如今就关在铁笼之中。”

林峰微微点头:“很好。”

李熙妍大步走来:“峰哥,李元夕已经被我们抓来,等候处置。”

银虎大步来到林峰身边:“峰哥,白新梦就在这边的小房间之中,等待你的审判。”

林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

这些笑声,却在大家听起来,充满了悲伤。

当年冲进林家,灭了林家全族的人,最后两名仇家,已经被抓到。

李元夕,白新梦,这两个让林峰家人惨死的罪魁祸首,马上就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林峰很快就能够为家人们报仇雪恨,但是,他却没有半点兴奋可言,而是感到了莫名的巨大悲伤。

仇恨,带给人的永远都不会有好的结果,就算是林峰能够杀了害他家人的仇家,他也没能够得到心灵上的解脱。

他收拾了心情,许久之后才停止了大笑。

深深地吸一口气:“十点,庆市的历史,将彻底被我改写。”

“如今安洋区大战,督院大楼大战,金楼大战,三个区域的大战,已经令庆市陷入了恐慌和混乱之中。”

“因此,武者联盟统战令,顺理成章启动,时机已然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