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没有人可以演唱这个类型的歌,就算再有也只能是模仿。”

“相比较温灵的歌者我跟在乎的是歌词中表达的意思,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天长地久的爱情,答案是没有的,红豆最相思,相思最伤感啊。”

“虽然我也没有遇到过天长地久的爱情,但是我感谢每一个生命中的过客,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加丰满。”

“雪花明明不是花,却也会绽放......”

“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人往往不会珍惜眼前人,以为下一个才是最好的,殊不知真正爱你的可能就是眼前的这个人,等到在外面经历风雨了,才回想起来曾经的那份美好,可能她已经不在原地等候了。”

“还没为你把红豆/熬成缠绵的伤口/然后一起分享/会更明白相思的哀愁......这句歌词好伤感啊,刚好戳中了我现在的泪点,为什么他就看不到我的好呢?”

“听了这首歌,我似乎听到了自己在感情里的付出,不知道哪一天才能修成正果的付出,不对等的付出,迷茫却又不愿意放弃的付出。”

“已经很久没有听过这么直逼内心的一首歌了。”

起初大家的评价都是围绕着歌曲本身的,歌曲跟很多人产生了共鸣,再加上旋律优美,歌词细腻缠绵。

后来网友开始琢磨词曲作者。

他们太想知道什么样的人可以写出这么好的歌曲,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

可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

“竟然还是林雨。”

“林雨不就是写《春天里》的嘛?”

“刚刚写出《春天里》竟然还能写出《红豆》。”

“别告诉我写歌就像写歌小学生作文一样简单,我不信的。”

莹莹与翁公的幸福生活,一边吃胸一边揉下面口述

“而且《春天里》和《红豆》差别好大啊,不是说音乐人也有自己的风格嘛?一般只写擅长的内容。”

“盛空最大的失败应该就是让欧小娟把林雨带走了吧。”

“以前没怎么听说过林雨,但是好像好多金曲都是他写的。”

“自信点把好像去掉,今年盛空的全部金曲都是出自他手,低调到泥土里的音乐人,如果这次不是跟欧小娟一起离开盛空,可能现在网上都没他的消息呢。”

网友们对神秘人林雨展开了地毯式的排查,但还是没有找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只能搜到他写的歌。

越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越是神秘,大家就越想知道。

盛空办公大楼。

温灵的新歌一出,所有人都傻了。

已经不是说采取营销措施踩别人抬自己了。

比不过就是比不过。

“当初把欧小娟逼走就是个错误的决定,最可气的是知错又不改,在人家走以后各种谩骂,做小人做到这个份上也是前无古人了,如果欧小娟不走,林雨也就不会跟着走,现在《春天里》和《红豆》也都是我们盛空的。”

“是啊,当时我就觉得这个事不妥,欧小娟呕心沥血在盛空干了十几年,说走就让人家走了,而且还背后黑人家,人家都是厚道的了,没有跟某些人一般见识。”

“现在果果文化传媒计划是连出三首,田俊宇的第一首,温灵的第二首,接下来墨染是第三首,已经没什么悬念了,墨染的第三首质量不会差。”

“不要有任何幻想,第三首绝对还是林雨写的,他能写出前面两首,第三首就一定没问题。”

“现在想想解决方案吧,其他大公司都在等着看我们的笑话。”

“咱们的笑话还少吗?现在能有什么解决办法,就是硬挺着呗,期望第三首翻车?人家都有了前两首了,就算第三首翻车又怎么样?”

“指着我们的音乐部再写一首能抗衡《红豆》的歌?那是别想了,咱们的音乐部以前就经常要找人家欧小娟借人,找林雨帮忙呢。”

“也不能这么说,在林雨出现前咱们音乐部还行,南宫杨他们跟别的公司的音乐部还能打一打,但是林雨出现以后,确实就不太能看你了,现在不要把矛盾搞错了,根本不是咱们音乐部的问题,是咱们痛失了林雨这种人才的问题。”

高层里也不都是跟黄庆称兄道弟的,大多数大家只是同事关系,他顺风顺水的时候,大家为了利益共同体,都不吭声, 但是现在触碰到大家的利益了,就都跑出来跳脚骂了。

黄庆心里正烦着,他只是跟欧小娟不对付,又不是跟林雨,本来林雨跟着走了,他就很心烦,再加上这一首接这一手的金曲出来跟他们打擂台,黄庆就更加窝火,现在又被几乎所有高层指着鼻子埋怨,他的当然咽不下这口气了。

“你们现在说的轻松,当初欧小娟要走的时候,你们怎么没有一个出来阻拦啊,她走了以后开会,我说她不好的时候你们怎么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好话啊,黑她的通稿虽然是从来这里出去的,但是你们都是高层和股东,也有罢免权啊,怎么没有一个出来说一句所谓的公道话呢?现在公司遇到困难了,都出来人五人六的,你们算什么东西。”

黄庆说话一点不含糊,就差拍桌子跳脚骂了。

刚刚主要攻击黄庆的几人,被黄庆彻底激怒了,正准备用唾沫淹死他,这时李林森开口说话了。

“不要再马后炮,小娟的离开已经是事时,我们现在埋怨谁都没用,只能做好自己,首先要作得是怎么再通过宣传把咱们自己的歌热度搞上去,还有就是写出更多优质歌曲,其他的就不要再说了。”

老板都开口了,其他人也没什么好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