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时大家觉得他自信,在幕后指点江山,但其实林雨心里有数,对歌曲自信是一方面,还有确实是在调兵遣将。

田俊宇第一个发歌就是因为他的粉丝基数大,粘性高,发歌只要不是太拉跨爆款很容易,而且几乎是很难被其他公司歌手下绊子。

新歌榜前三是林雨的想法, 但是能不能实现,林雨不敢百分百把握,万一哪个公司突然推出一个歌手,发了一首质量超高的歌,他的前三计划就会落空。

但是林雨敢肯定田俊宇的歌可以进新歌榜的前三,这个名词啊,跟歌曲的质量有关,但是也有一部分是粉丝基础够不够庞大, 同样质量的歌曲,一个是一线歌神,一个是新人小白,肯定是歌神会排在前面。

林雨也是基于这点考虑才会让田俊宇第一个发歌。

很显然效果不错。

果果文化传媒的第二枪马上也要开始了。

林雨讲墨染和温灵同时叫到办公室。

“下面该是你们俩发歌了。”林雨平静的说道

因为田俊宇的亮眼成绩,俩人都很兴奋,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林誉。

“但是不能一起发,会相隔一两天的时间,后面的那个就要损失一两天的下载量。”林雨继续平静的说道。

这个计划在第一次开会林雨就跟大家说过了。

他希望给果果文化传媒一个持续的热度,连续发歌,然后霸占前三名。

昨天是本月的第一天,一般准备争榜的歌手都发歌了,田俊宇打头阵,已经把敌人狠狠踩在脚下,特别是盛空推出来的赵妍冰。

所以他们第二枪和第三枪也会相继发歌。

当时林雨并没有说谁先谁后,但是后来还是让田俊宇最先发歌了,可以看出来,林雨还是让更有把握的在前面。

田俊宇是歌神,在歌坛驰骋这么多年,他第一个发歌墨染和温灵是服气的,而且也觉得应该的。

但是第二个发歌的,先不说咖位,这个咖位其实温灵和墨染是没有差别的,他们是前后脚出道,而且出道也都是唱的林雨写的歌,唯一有点去别的是温灵经历过大起大落,因为被人黑差点没退圈,又在林雨的帮助下才又小火起来。

所以按照成绩和咖位,他俩没有大的区别。

但是谁是第二个发歌呢?肯定是在林雨老师心里更优秀的那个可以先发歌啊。

他们不在乎外人对他们的评价,但是很希望可以在林雨心里排在前面。

两个人接到林雨电话的瞬间都高兴的不行,但是在门口遇到对方心里又都紧了一下。

现在又听到林雨即将公布给谁先发歌的通知。

温灵和墨染同时咽了口唾沫。

是啊,先发歌的那个人起码可以多一两天的下载量呢,肯定是占便宜的那个,林雨老师到底会让谁占这个便宜呢?

林雨看了看墨染又看了看温灵,轻声说道,“你俩就在这里石头剪刀布,谁赢了谁先发歌。”

石头,剪刀,布?

墨染和温灵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林雨。

林雨一副快点开始吧的表情。

温灵和墨染都抬了抬手。

“赢得今天就可以把新歌拿走。输的后天早上来。”林雨平静的说道。

赢的今天半夜就可以发歌了,输的后天的半夜才的发歌。后天的半夜就相当于大后天了,温灵和墨染越想越觉得亏。

俩人摩拳擦掌的准备开干。

“几局定胜负。”温灵看向林雨问道。

林雨随口说道,“你们定吧。”

墨染撸了撸袖子说道,“一局,就一局定输赢。”

温灵勾了勾嘴角,“好啊,够刺激。”

五局三胜还可以抱希望于下一局,但是一局定胜负,就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了。

俩人虽然都认同这种比赛方式,但却都不敢轻易出手。

“这是干嘛呢?”钱宇刚好找林雨有事,看到温灵和墨染俩人摩拳擦掌像是要干仗似的。

“我们要石头剪刀布。”墨染回答道。

钱宇嗤笑,“这么大人玩这个?”

“林雨老师让我们一决胜负。”温灵解释道。

“为什么啊?”钱宇更加懵逼了。

林雨笑了笑说道,“赢的人下午录歌,半夜就能发了。输的要等到后天。”

钱宇愣住了。

石头剪刀布?

“这也太儿戏了。”钱宇觉得不妥。

“那抽签?抽签也可以。”林雨摊摊手。

钱宇......

“快开始吧,一局定胜负。”林雨催促道。

石头,剪刀,布!

俩人同时出手。

剪刀!

被老男人玩特别爽(校长玩弄老师系列小说)

布!

墨染定住了,悔恨的看着自己的大手。

温灵兴奋的跳了起来,“我赢了,我赢了。”

林雨笑着拿出一份文件,“这是你的歌,去找薛凯吧。”

温灵用力点头。拿着新歌走了。

留下对着掌心发呆的墨染。

林雨笑着安慰道,“没事,再一天多就能发歌了,好歌不怕晚,你们的歌曲类型不一样,也不一定差点一天就会相差很多。这边小娟姐也会帮你预热的,放心。”

钱宇虽然觉得林雨的方法太幼稚,但是这个时候也只能跟着安慰道,“歌迷听歌不像买东西,买了温灵的就不买你的,你们不算是竞争关系,只要不是同一天分流流量就行。”

墨染默默的点头,然后就又恢复到乐观的表情,嘿嘿笑着说道,“您不用安慰我了,这是我自己石头剪刀布输的,也不是有内幕丢了先发歌的机会,老爷们做事顶天立地,自己输的自己认,我回去就练猜拳。”

说完墨染大大咧咧的走了。

钱宇不解的问林雨,“为什么用这么幼稚的方式决定谁先谁后啊。”

“这才是最公平的啊,对于我来说他俩谁先发歌都一样,但是对于他们可不一样,先两天,就是占两天便宜,同样实力的情况下,那两天就是要多很多下载量啊,所以我没办法抉择,都是我的人,先让谁都对另一个不公平,那还不如让他们自己决定呢,石头剪刀布是最快的方式,三五分钟就决定了。”

钱宇......

林雨继续说道,“下次可以换个方式,抽签,抓阄都不错。”

钱宇......

林雨拿起手机拨通了薛凯的电话,“温灵过去了。”

“嗯,对,今天录好制作好,半夜就发。”

“不给,不要把墨染的给他。”

“嗯嗯,好,你忙吧。”

林雨挂断电话。

钱宇懵了。

“既然都写好了,为什么不告诉墨染,也好让他安心。”

林雨笑着摇摇头,“那多没意思啊。”

钱宇......

对于老师本分的钱宇,实在是理解不了林雨。

但是他还是很佩服林雨竟然 可以这么快写出来三首歌,从田俊宇的新歌能看出来,剩下的两首质量也不会差,就算不能进前三,新歌榜前十是稳稳的。

钱宇拿出来写好的宣传计划准备给林雨过目。

“不用给我看了,你觉得可以就发,我相信你。”林雨诚恳的说道。

钱宇愣了一下。

以前在盛空,把最后一道关的是欧小娟,因为宣传稿子发出去了就收不回来了,就算撤回也会在网络上留下印记,只要有心人想要利用此事制造话题,公司就会很被动。

所以即便是钱宇已经整理好的内容, 也会再让欧小娟过目一下,这样才会安心。

说是不够自信,还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公司的意思,在李林森心里,欧小娟才是最可靠的,其他人他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

本来在果果文化传媒,钱宇也准备延续之前的工作节奏,宣传稿子和计划最后再给小娟姐看一眼,但是欧小娟最近在忙电视剧的事,实在是没有闲暇时间再管宣传,就跟他说写完了可以直接给林雨看看。

所以钱宇才直接拿来给林雨。

没想到得到的是这样的回答。

林雨是真的相信钱宇,钱宇的性格他了解,绝对不会出大问题,一定是反复审核琢磨了很多遍才会拿出来给上级看。

做事非常有分寸而且兢兢业业,这样的人如果都会出的错误,那肯定是别人遇到也同样会犯的错误。

看到钱宇一脸惊讶的看着他,林雨笑着继续说道,“以后都不用给我看,你就是最终的审核者。”

虽然不是给钱宇承诺多大的官职,但是这句对他工作的肯定胜过一切升职加薪。

这种重视和信任是钱宇在盛空从不曾得到过的。

钱宇感动的点点头,拿着文件夹出去了。

......

钱宇故意给田俊宇留出一天的空白期,也就是他们公司只有这一首歌的宣传通告,到了第二天,就开始为下一首歌做宣传了。

也就是温灵和墨染通过猜拳确定谁先发歌到时候。

钱宇还是第一次这么火急火燎的写宣传稿,以前底下有专门的宣发组干这个,但是现在没这么多人,任何事情都只能亲历亲为,但钱宇愿意干。

宣传稿一出,又拉上了几个等着想跟他们合作的媒体。

马上往上就开始有水花。

“温灵又要出新歌了?”

“温灵不是跟田俊宇一样去欧小娟的公司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又出歌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公司,音乐部这么强大, 是有很优秀的因与人吗?”

“田俊宇的新歌还是之前被欧小娟带走的音乐人写的,就是不知道温灵的新歌会是谁写的。”

“无论是谁写的都不可能是给田俊宇写歌的人写了,总要给人家喘口气吧,这才一天就又出新歌,不可能的。”

“如果是别人写的,我觉得质量不会太好吧,怎么都不能跟盛空的专业团队比啊。”

“果果文化传媒的老板是不是都不知道有新歌榜啊,自己的歌手连续出新歌,不就是内卷了吗?”

“肯定不懂新歌榜啊,以前只是做投资生意的。”

“哎,毁了我的温灵。”

......

盛空办公大楼。

黄庆坐在李林森办公桌对面。

“他们又出新歌了。”黄庆气哼哼的说道。

李林森深呼吸,“《春天里》我听了,写的不错,不愧是林雨。”

黄庆虽然不喜欢欧小娟,但是不能否认林雨的能力,不想夸别人但是没办法,“我也听了,确实不错,”

“新歌是谁操刀?”李林森问道。

黄庆摊摊手,“不知道,咱们这边完全不了解他们公司,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公司肯定人员不复杂, 不然早就打听到内部消息了,人多才会口杂,他们密不透风的,一定是因为人少,好管理。”

李林森同意黄庆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