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掏出手机就开始报警了。

这一波操作看得向东那是目瞪口呆,这也实在是太夸张了。

本来双方都是约定了不会报警,现在有一方竟然要报警,这样是在道统领消息传出去,那一定是对云天会的威望有极大的损害的。

而江郎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管别人,只是默默的在街边找了一个位置蹲了下来,然后掏出烟来点燃一支,那样子就像是在这里看戏一样。

向东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没有说话,而陈鱼她们自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就算是她们也不了解为什么江郎会这么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差不多五六分钟的时间,从不远处就可以听到警笛的长鸣声。

而听到这个声音双方也是瞬间愣在了原地,手中的动作也停止了,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跑。

接着天魔阁的人也是瞬间做鸟兽散,本来还熙熙攘攘的门口也是很快变的门可罗雀了,云天会的人更是已经拿着高压水枪开始清理着地面了。

当巡逻车来了之后,却发现这边空无一人,甚至连地面都是刚清扫过的,所以他们也只能够很快就离开了。

这时候,江郎微微一笑,将手中的烟扔在地上,然后大步流星的就往开元娱乐城走去。

刚江郎来到了开元娱乐城之后。

在吧台的位置,罗燕正默默的坐在那里。

“东哥!”

不少人看到向东之后也是纷纷的点头,眼神之中也满是惊讶跟激动,仿佛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

毕竟向东的身份摆在那里,基本上就可以说是云天会的二把手。

听到这么多人叫,罗燕也默默的转过头来,她看到向东的表情一样是十分的激动,“东哥,你怎么来了?”

扒开校花的粉嫩的小泬h,医院检查高H被迫进入

向东闻言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的苦涩,“你没事吧!”

刚才的时候罗燕可是以少打多,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在这样的混战之中,就算你是以一敌百的高手,也很难保证自己不受伤。

听到向东这么说,罗燕也是微微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她笑眯眯地摆了摆手,然后轻声说道,“没事,一点也没有受伤,不过,东哥你怎么来了?是老爷子让你来的吗?”

听到这话,向东也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他看了看罗燕,然后又指了指身边的江郎说道,“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郎哥,郎衙的老大江郎。”

罗艳闻言眉头也是微微一皱,江郎的名头,自己还是听说过的,只是没有想到江郎竟然会来。

而且这个江郎也是如此的年轻!

更重要的是在听到介绍的时候,向东竟然管这个江郎叫郎哥,所以罗燕也是更加的不理解。

“江老大你好,你的大名我可是听说过了,非常厉害。就连十三太保也折损在你的手中,而且你这次还把齐妙给救出来了,那你就是我们云天会的大恩人了。”

江郎闻言笑眯眯的摆了摆手,然后淡淡的说道,举手之劳算不上什么。

罗燕也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他看了看向东,然后凝眉说道,“你们怎么来了?是有什么新的指示吗?”

听到这话,向东也是赶紧说道,“老爷子知道你这边十分的紧张,而且现在敌人已经占据了全面的优势。所以他希望咱们可以撤出望都,这次敌人来势凶猛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而且我们在各个地方的人员也都被他们给缠住了,想要调人过来是更加不可能了。”

罗艳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她看了看向东,然后沉声说道,“这是老爷子的意思吗?放心,我可以顶得住,你也知道,一旦望都有事到时候咱们就再也无险可守了,反倒是天魔阁会占据主动。进可攻,退可守。咱们也就变得更加危险了。东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守住望都的,只要有我在,天魔阁的人,就别想前进一步。”

罗燕还是显得信心满满地儿,听到这话之后,江郎也是微微一笑,然后淡淡的说道,“你真的能够挡住天魔阁的人吗?”

“那是自然,刚才的时候,如果不是警察突然之间不知道为什么来了,恐怕现在已经分出胜负来了!”

罗艳对自己显然是非常的有信心,而听到罗艳这么说,江郎也是微微一笑,然后轻声说道,“刚才如果不说我报警的话,恐怕你现在已经被他们抓起来了。”

“什么刚才是你报的警?”

听到是江郎报的警,罗燕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的难看了。

而江郎也是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看到江郎的这个样子,罗艳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她看了看江郎,然后陈沉声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报警会对我们的损失有多大?会对我们的声望损失有多大?天魔阁一定会利用这件事情来攻击我们的,我们在道上混,如果连声望都没有了,到时候还如何立足呢?”

罗燕看起来十分的生气,不过在一边的向东确也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很显然罗艳说的话,也是深深的印在了向东的心里。

而向东很显然也是这么想的!

江郎倒是一脸无所谓地笑了笑,然后淡淡的说道,“我只知道人一旦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这次也是受老爷子之托将你们全部平安的带出去的,至于你说的威望什么的,对我来说根本就不重要。”

江郎的语气十分的平淡,就像是在说一件跟自己毫不相关的小事情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