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万的均价说明不了问题,我让客户买的楼盘比如青阳湾的,都20万一平了,经城区几个核心地段也是10万一平。”

杜晶的隐含意是,今年她的房产投资咨询公司生意非常好,推荐客户买的楼盘都有相当可观的涨幅,不少大热楼盘一放出来就全卖完了,客户赚了钱自然愿意拉更多的客户过来,所以杜晶今年最大的烦恼就是公司人员不够,扩张速度跟不上强劲的市场需求。

如果用食堂打菜为楼市的均价做一个比喻,那就是当我们看到饭堂大门的招牌上写着:平均菜价9元一份。

我们会感觉挺便宜然后决定进去尝尝,结果真正走到选菜区看的时候才知道我们最想吃的红烧排骨、糖醋鱼、小炒牛肉都是25元以上,剩下的单炒青菜、冬瓜和萝卜丝价格4元都不到,于是我们感觉被坑了,而坑我们的就是招牌上写着的那个平均价格。

“青阳市中心还好了,周边的那几个县级市,涨幅都有百分之四五十。”杜晶得意洋洋。

杜晶确实有底气,她上个月推荐给客户的向阳城30平1房总价从248万涨到了383万,买到那片区的客户还特意集体自发给杜晶送了很多花和礼物,更有人专门在网上为杜晶的公司免费宣传,宣传的第一句话就是:因为京亦的专业分析,我买的房子不到一年的时间均价涨了5万多,净赚135万!

“咱青阳就是投资圣地,尤其是经城区!”

杜晶此时拉着关莎在一个酸辣粉摊坐下,点了两碗酸辣粉后继续激情澎湃地说,“今年经城区排名前40的小区涨幅就没有低于30%的,这跟咱们之前的判断完全一样,别听萧大哥说什么房价没投资价值了,你看看现在,怎么没有投资价值了?价格不都杠杠的么!流动性也杠杠的!说什么楼市有泡沫房价要跌,每一次这么说不都是狼来了么?现在证明怎么样?还是买房子靠谱!尤其是学区房我跟你说,管你学校大不大规模划片区!一直都是这么好卖!强需求!”

关莎听后没接话,默默地也吃了一口拿了许久都冷掉的烤鱿鱼。

“你们的酸辣粉!”老板将两碗热气腾腾的酸辣粉摆到桌上。

杜晶扫了码,朝老板娘挥挥手,而后将20元的支付界面给关莎看,“现在都10块了一碗了,这酸辣粉咱们小时候吃我记得也就4块吧,你看看连酸辣粉都这样何况是房子……当然了,虽然都是青阳,也不是哪里的房子都在涨,西湖、山口还有百汇那边就没涨,总体上有一半的买房者今年都没赚到钱,但是咱们的客户全都赚到钱了。”

关莎可以看出来,杜晶的心情很好,非常得意的那种好。

以今年的市场行情来看,杜晶肯定赚了不少钱,之前出价300万收购关莎的公司,百捞了一堆一线城市的客户的确是捡了个便宜货。

杜晶心情自然好,好到她觉得此时入口的这碗酸辣粉是人生中吃过最好吃的,那味道不是酸也不是辣,而是一种胜利的滋味。

杜晶甚至还很庆幸萧杰之前没有当着她的面看空房产投资咨询这个生意,这让杜晶决定深耕这行的决心没有受到根本性的动摇。

跳d放在里面走路感受描述(强奷表妺)最新章节列表

关莎低头夹起一筷子粉假装吹了吹,她如今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哪还有心情吃粉,即便这酸辣粉是她以前最爱吃的。

“糖葫芦!糖葫芦!两位要糖葫芦吗?”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汉朝关莎和杜晶问道。

“不要了谢谢。”杜晶说。

白大褂老汉正要走,关莎却叫住了他,“等下,来一串吧。”

杜晶有些诧异,“你不是不喜欢吃糖葫芦么?说甜到腻。”

“或许这次不一样呢……”关莎说完扫了老汉的二维码,接过了糖葫芦,想也没想就咬了一颗。

“甜么?”杜晶问。

关莎仔细将那裹着糖衣的山楂在嘴里嚼了嚼,而后吐掉了籽,“酸的,不甜。”她说。

“啊?”杜晶有些不相信,她抢过关莎的糖葫芦,用门牙也小心地咬下一颗,仔细咀嚼,外层的糖衣虽然厚,但甜度确实还不及雪梨汁,而里面的山楂却是非常酸,所以混合起来的味道是酸而不是甜。

杜晶一手搭在关莎肩膀上,“现在生意这么好,我看你也别折腾什么长租公寓了,要不还是回来跟我干算了。”

关莎斜眼瞟了一眼杜晶,不以为意道,“你不怕我又抢了你的风头么?”

“那怎么可能!我现在可是实打实的一把手!”杜晶重语气强调,“何况我这不是缺人么!”

见关莎低头嗦了一口粉没有很惊喜的样子,杜晶眉头一皱,“怎么?不愿意?”

“不要。”关莎说,“好马不吃回头草。”

“不吃回头草你干嘛?继续琢磨那一地鸡毛的长租公寓?”

“嗯。”关莎轻轻硬了一声。

“嘿!我就不明白了!我这生意萧大哥说不看好,你说不做就不做了,别提多听话,当初口红也是,如今怎么了?小俩口在一起了就故意跟他对着来?”

“我没有故意跟他对着来!我就是想做,而且一定要做!”

整个晚上处于半熄火状态的关莎,突然整个人像被重新点燃了一样。

“我就是看不得他那个高高在上的样子!什么可不可以大规模复制,什么概率分布幂律分布!我觉得这些东西根本就是悬浮的,就是飘在半空中,沉不下来的玩意儿你懂么?”

杜晶摇了摇头,表示没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