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少需要施针两次才能完全康复,我这次只不过是替她疏通了体内堵塞多年的筋脉,三天后,等到她的筋脉完全畅通后,我会再次替她施针,到时候,她就会完全康复!”

陈战一边收针,一边耐心地给唐仲友解释唐婉儿目前的情况。

听到陈战的话,唐仲友顿时老泪纵横,当然,这并不是伤心落泪,而是……

喜悦的泪水!

二十年了,小女儿唐婉儿已经沉睡二十年了!

这二十年间,唐仲友遍访名医,甚至把家族流传下来的医家典籍都翻了个遍,但女儿的病情始终不见好转。

渐渐的,他都已经丧失了信心,同时也做好了女儿永远醒不过来的准备。

但……

前些天,在江城医院,他看到陈战使出了失传千年的龙门十三针,那一刻,他熄灭的信心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他知道,女儿,很可能有救了!

抱着这种想法,他把宝全都压在了陈战身上,甚至不惜把原本替女儿收集的药物,全部送给了陈战,为的就是求陈战能诊治女儿的病症!

现在,真的确定女儿有救的消息时,唐仲友激动了。

人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陈战救女儿的恩情,在唐仲友看来,比天高,也比海深!

这种恩情,他一定要报!

想到这里,唐仲友眼中闪过一抹果决。

下一刻,就见他整个人跪在了陈战脚下,哽咽道:“多谢龙帅替小女诊治,我唐仲友以后愿为您马首是瞻,听您差遣!”

看着头发花白的唐仲友,只是为了女儿的病情,就给自己心甘情愿的下跪磕头,陈战悠悠叹了口气,眼眶也不禁湿润了几分。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陈战想,若是小雪身体有恙,他或许也会如唐仲友一般吧!

作为战龙殿殿主,他手下的强者无数,唐家这点实力,说实话,他并没有放在眼里。

不过,转念一想,接下来这段时间,他可能会一直待在江城,不能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正好唐家在江城也有一定的分量,而且从唐仲友今晚的表现来看,他的确够忠心,是个办事的好手!

如此想着,陈战点头道:“好,我接受唐家的臣服!”

“谢龙帅!”

唐仲友面色大喜,连连道谢,好像得到了天大的恩赐。

看着唐仲友一脸兴奋的表情,陈战再次开口:“据我观察,你本来的战力已经达到了化劲大圆满境,不过丹田意外受损,以致武功全失,这样吧,我现在替你重铸丹田,另外再传你一套修行法门!”

话落,陈战右手轻扬!

嗖……

一道金色真气自食指激射而出,瞬间没入了唐仲友的丹田。

好紧好爽太大少妇人妻了再深点,媚肉被捣的酥烂

“呃……”

唐仲友只觉得丹田内,有一股热流缓缓涌过。

紧接着,似有若无的真气,慢慢聚集了起来,随后,传遍了奇经八脉。

“啊……”

长啸过后,唐仲友觉得他的身体重新回到了巅峰,整个人仿佛瞬间年轻了几十岁!

体内的暗疾,以及受损的丹田,竟然彻底痊愈了。

原本空空如也的丹田,此刻如同奔腾的江河,充盈无比。

唐仲友能清晰的感受到,他……

突破了!

扑通!

唐仲友再次跪在了陈战的身前,神色激动道:“多谢龙帅!”

“好了,起来吧。”

陈战说着,右手一挥,一道金色真气直接将唐仲友托了起来,而后正色道:“以后不要再叫我龙帅了,叫我陈战或者少爷都行!”

“是,少爷!”

唐仲友恭敬的点头。

…………

另一边,内门贵宾室!

直到现在,苏雨还是一脸的懵逼,没有反应过来。

他的这个神秘姐夫,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实力,才能让江城真正的顶尖豪门唐家,对他如此恭敬,甚至是……

敬畏!

见唐晓琳俏脸含笑地盯着自己,苏雨心里的好奇心再也止不住了,直接开口问道:“唐小姐,我想知道,我姐夫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们都对他如此……”

“如此忌惮是吧!”

唐晓琳浅浅一笑,看着苏雨微微发红的脸,毫不遮掩地说道:“这没什么不方便说的,我们唐家的确忌惮陈先生!”

嘶~

闻言,苏雨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她原本只是想说‘为什么对姐夫如此敬畏’,没想到,唐晓琳竟然说‘唐家忌惮姐夫’,这一下,苏雨直接震惊的无以复加了。

看来她还是小看了姐夫,同时也对姐夫的真实身份更加的好奇了!

愣了一下,苏雨接着又问:“那我姐夫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唐晓琳眼中异色一闪而逝,想到爷爷的叮嘱,悠悠说道:“苏小姐,其实我唐家也不知道陈先生的真实身份,不过……”

“不过什么?”苏雨急道。

“据我爷爷说,陈先生很有可能出自战部,而且还是战部的高层人员!”

唐晓琳脸不红心不跳地随口扯了个谎。

“战部?高层人员?”

苏雨杏眼圆瞪,俏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看着苏雨的表情,唐晓琳知道她可能还没有完全相信,于是接着补充道:“这件事是咱们江城战部韩总督亲口跟我爷爷说的。”

“韩总督?韩再兴韩老将.军?”

苏雨惊呼,但同时却也彻底相信了唐晓琳说的话。

唐晓琳扫了眼苏雨,满面严肃道:“苏小姐,陈先生的真实身份你一个人知道就行,千万不要和别人透露!”

“连我爸妈和我姐姐都不许说嘛?”

“嗯,谁都不能说,因为陈先生的身份有些特殊,如果被敌人知道了,他可能会有危险!”唐晓琳正色道。

“哦,好吧!”

苏雨噘了噘嘴,郁闷极了。

早知道不能说,她就不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