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步走到父亲身边,咬牙道:“爸,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来头,实力很可能已经达到了宗师入门境,他不但搅乱了您的寿宴,而且还打伤了文亮,他简直就没把您和唐家放在眼里!”

唐建国满脸委屈,眼里的怒火却隐藏的很深。

不过他知道,陈战惊动了父亲!

那结果就只有一个……

死路一条!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陈战被父亲身边的第一高手,柳惊风,一巴掌拍死的画面。

这让他非常的高兴,同样也非常的兴奋!

但下一秒……

“啪!”

一记耳光却抽在了他的脸上!

而动手的不是别人,居然是他的父亲,唐仲友!

“爸,您这是……”

唐建国捂着脸,满眼的不敢置信。

唐龙傻眼了,唐文亮也傻眼了,围观的众人全都傻眼了。

陈战先是打了唐文亮,接着闹了宴会大厅,后面又摩擦了唐家护院,可谓是嚣张至极。

但是……

唐仲友出现后,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找陈战的麻烦,而是打了大儿子唐建国一耳光?

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懵逼了!

然而,接下来……

唐仲友的举动,却将他们的眼珠子都差点惊得掉出来。

就见唐仲友一路小跑到陈战面前,弯腰赔笑,态度十分恭敬:“陈先生,真是抱歉,小老儿家规不严,让这些有眼无珠的狗东西冒犯了您,还请您赎罪啊……”

轰……

所有人瞠目结舌,直接炸了!

双腿挂他肩上撞击轻哼:刘倩把双腿打开给老杨看

唐仲友刚才说什么?

有眼无珠的狗东西?

您?

他居然称呼陈战为“您”?

我草,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竟然连江城首富唐仲友都对他如此卑躬屈膝?

在场所有人的心情如同坐了数十遍过山车,跌宕起伏!

他们炸了,那唐建国又如何呢?

这一刻,他的脑子瞬间清醒了。

因为他明白,父亲绝不单单是因为害怕陈战宗师级的战力才这样,而是另有原因。

如此想着,再联想到这两天父亲的怪异举动,以及沈家、郑家灭门的事情,唐建国仿佛想到了什么。

“咕咚!”

吞了口唾沫,一股浓浓的恐惧感陡然间涌上了心头。

“爸,爷爷刚才为什么要打你啊,难道不应该打这个杂碎吗,他……”

唐文亮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错愕地走到了父亲身边,指着陈战骂道。

“杂你麻痹,滚开!”

唐建国眼眶欲裂,一脚将唐文亮踹飞出去。

妈的,你丫是傻叉吗?

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没看出来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吗?

“爸,我……”

躺在地上的唐文亮,只觉得全身骨头都碎了,锥心疼痛使得他的身体直接蜷缩成了一团。

当然,身体上的疼痛倒是其次,他不明白的是,爷爷不替他出头就算了,可父亲的态度为什么还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看着唐文亮茫然的样子,唐建国心痛至极。

老子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傻叉玩意啊。

痛心的同时,唐建国没有再多想,直接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陈战身边,小心翼翼的祈求道:“陈先生,我愿以死谢罪,请您千万不要怪罪我唐家其他人!”

哗……

一石激起千层浪!

所有人又是一惊。

以死谢罪?

不要怪罪唐家其他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副白日见鬼的样子。

当然,这其中,最为震惊的就要数站在陈战身旁的苏雨了。

她瞪着一双亮晶晶的美眸,嘴巴直接张成了O形,眼神之中,充斥着不可思议。

先前她猜想过,姐夫很可能有不俗的身份。

但她万万没想到……

姐夫的身份居然已经强大到,能让唐建国自杀谢罪的地步了。

姐夫,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苏雨对陈战的好奇心越来越强烈了。

“扑通!”

见陈战根本没有理会,唐建国双腿一软,直接吓瘫了。

“陈先生,您看这……”

虽说唐建国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不过得罪了龙帅,唐仲友也是万万不敢包庇的。

“自刎就不必了。”

陈战冷声开口:“不过再有下次,我会亲手灭了唐家。”

“知、知道了,谢谢陈先生……”

唐建国长出一口气,惊出了一身冷汗。

不过他知道,他的命,总算是保住了!

“小雨,你先在这等我一会,我去去就来。”

话落,陈战跟着唐仲友走进了唐家内门。

…………

暖香阁!

“龙帅,对不起,今日是我唐家对不住您,竟然让您受到我唐家子孙的侮辱,我真是该死!”

打发走所有人后,唐仲友跪倒在了陈战面前。

“起来吧,这件事本来就跟你没关系,再说了,我来此,一为报恩,第二,还有一事相求。”陈战淡淡道。

唐仲友道:“龙帅请说,就算上刀山、下油锅,我唐家也在所不惜。”

陈战摆手:“没那么严重,我老婆苏晴,想代表苏氏药业和唐家合作。”

“没问题,老朽一定照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