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来没什么实权,可陈主任的丈夫是省厅丁处长啊!”

葛涛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说道:“这下薛强可是捅了大篓子了!”

“只要等着苏海一走,就可以对付薛强了。”牛伟民说道。

“那姐夫,我是不是能做教导处主任了?”葛涛兴奋的问道。

“问题不大。”

牛伟民心情大好,感到十分得意。

不仅苏海走了,薛强还得罪了上面的领导,日后一定会被收拾。

接连拔掉了两颗眼中钉肉中刺,简直是大快人心。

“姐夫,这咱们得庆祝一下啊!”

葛涛贼兮兮的笑着说道:“晚上,绝色天香夜总会怎么样?我请客!姐夫挺长时间没见到娇娇了吧。”

“嗯…”

牛伟民矜持了一下,说道:“娇娇玩腻了,你问问红姐有没有新来的。”

“好嘞,全都包在我身上,姐夫你就瞧好吧!”葛涛拍了拍胸口,笑嘻嘻的说道。

.

与此同时,绝色天香夜总会,楼上客房。

一通剧烈的喘息声音后,清脆的打火机响起。

阎王殿新晋合伙人,绝色天香的老板,诨号酒鬼的邱镇九深吸了一口香烟。

身边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从邱镇九的嘴上把烟拿过来,自己吸了两口,又放回邱镇九的嘴上。

这个女人就连邱镇九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行业内的人都称呼她为红姐。

红姐年轻的时候是个空姐,一米七的身高,身材极好,长的很漂亮。

一次飞行当中,结识了一个头等舱的客人王老板,很快陷入热恋。

王老板经常会带红姐去参加一些饭局,红姐嘴甜酒量好,总是能把王老板的客户和朋友哄的很开心。

这让王老板非常有面子,对红姐愈发喜爱,两人的感情也越来越好。

甚至红姐也一度幻想过,她能和王老板结婚,给王老板生几个孩子。

那天,就像往常一样,红姐陪着王老板去参加饭局,却没有想到,那次饭局改变了她的一生。

让她从一个空姐堕落成为一个夜总会的小姐,后来成为了行业内赫赫有名的妈咪桑。

“一会有事没?陪我去一趟商场。”

红姐下了床开始穿衣服。

“去商场干啥?”邱镇九问道。

“昨晚小云的手机被客人摔了,我一会去给她买一个新的。”

红姐走到邱镇九旁边,背对着他,说道:“帮我把扣子系上。”

邱镇九叼着烟帮红姐把内衣挂钩挂上,问道:“让那个客人赔了吗?”

“怎么好意思啊,于总每个月都在这消费大几万。”

红姐把扔在沙发上的T恤拿起来套在身上,转过身说道:“你上次喝多了不是把手机屏幕摔了么,顺便也给你买个新的。”

农村诱奷小箩莉h文合集,带着小怪兽上街的感觉

“麻烦,还得倒数据什么的。”

邱镇九把抽了一半的烟在烟灰缸里按灭,说道:“我一会还有事。”

“还是再买一个吧,以你现在的江湖地位,拿一个碎屏的手机出去不好看。”

红姐说道:“你去忙你的事,我给你挑一个。”

“行。”

邱镇九点了点头,等着虹姐走了,拿起碎了屏的手机找到一个电话号码。

“小严啊,我今天有时间了。”邱镇九说道。

.

忙活了一下午,薛强伸了个懒腰,把文件都放到柜子里,关了电脑,简单收拾了一下下班了。

走出学校大门,刚转过一个路口,一个人出现在面前,脸色阴沉的盯着薛强。

“诶?你不是严峰的家长吗?”

薛强认出了那人正是严峰的父亲严立文,笑着问道:“你手指好了没?”

“妈的,你还有脸问!”

严立文伸出那根夹着石膏的手指,指着薛强说道:“上次算你走运,这次必然弄死你!”

“上次?哦哦,想起来了,上次那几个小混混是吧。”

薛强说道:“别说他们的头还真硬,要不然那个榴莲我还真不好开呢!”

“呵!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挺能打呀?”严立文冷笑着问道。

“还凑合吧,再掰断你几根手指头没啥问题。”薛强淡淡的说道。

“操!今天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江湖的残酷!”

严立文得意的说道:“你知道我大哥是谁吗!”

“不知道。”薛强摇摇头说道。

“听说过阎王殿酒鬼没有!”严立文冷笑着说道:“想你也应该没有听过,就让你见识一下!”

说着指向了路旁听着的一辆埃尔法,电动门应声而开,一个长着个大酒糟鼻的男人下车了。

“九哥!就是他!”严立文指向薛强。

“就是你啊!”

邱镇九打量了薛强一番,不经意的看了薛强的手一眼,突然心里一个激灵。

又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薛强的手指。

“你是在看这个吗?”

薛强笑着翘起了大拇指,上面的黑色指环熠熠生辉。

“唐,唐爷!”

邱镇九突然想起了那个传闻,吓的双腿一软差点跪下。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哈!”

薛强笑着摆摆手,径直从严立文身边走过去。

而严立文眼睁睁的看着薛强从自己身边走过去,又转过头看看邱镇九。

只见邱镇九脸色惨白,诚惶诚恐的弯着腰,即便薛强已经走出很远了,可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

生怕薛强偶然回头看他一眼。

一直到薛强转过弯不见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九哥!这是怎么回事啊!”严立文不解的问道。

在他的认知里,邱镇九那已经是快要牛逼到头的角色了。

那可是阎王殿的合伙人啊,属于是整个南江省暗世界的头部人物了。

怎么可能对一个学校的教导处主任如此之敬畏!

“你之前跟我说他是谁来着?”邱镇九问道。

“我儿子他们学校的教导处主任薛强啊!”严立文说道。

“你儿子是哪个学校的?”邱镇九又问道。

“建苏一中啊!”严立文傻乎乎的说道。

“建苏一中教导处主任,薛强。”

邱镇九在心里默默的记了下来,接着飞起一脚把严立文踹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