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翻了半天终于在一个犄角疙瘩的抽屉里翻出来一个。

手电的表面都有些生锈,换上电池之后居然还坚挺的能用。

郑三生将这香炉小心的放在客厅的桌子上,拿着手电对着香炉照起来,同时口中开始对着老孟解释。

“首先我们看这个材质,塑胶的手感会有些温,但是这个不是,这个入手很凉,所以我们排除塑胶。你再看这个接口处,如果是玻璃类的材质,再精细里面都会有气泡残留,雕琢的地方会留下玻璃茬口,这个也没有。再来看,如果是玛瑙也就是绿玉髓的话,拿灯照了之后会发蓝,而这个也没有……”

老孟的眼睛都快凑到那香炉上去,他仔细的比对半天,喃喃的说道:“好像,真的是……那这,这是什么材质?”

郑三生笑着说道:“你可以大胆一点,这香炉拿灯照过不发蓝,仔仔细细看了之后,尤其是在它薄的地方,它反倒是泛黄的。这种透亮的水头,像什么?”

“翡,翡翠?”

老孟只觉得自己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他不确定的问出口。

郑三生点头,极为肯定的说道:“的确是翡翠,而且这种水头,即便是没有达到玻璃种,也可以说是宝石级的冰种翡翠,它的整体非常透,光泽非常漂亮。”

“乖乖,这么大一块!整个掏出来的?”老孟惊的嘴巴都张开的老大,即便不看这物件的年代,只凭这么大一整块冰种翡翠都必然价格不菲!

“对,是整个掏出来的,如果是在现代,发现这么大一块冰种翡翠,必然是切割下来做镯子的,毕竟镯子工艺简单,还不愁卖。从工艺上看可以看的出来是清代的作品,而在清朝也只有皇家才能用的起这种东西!”

“皇家?”老孟的脸上露出狂喜,又带着几分忐忑的问道:“可是,可是这上面都没有落款啊!皇家御制的东西不是应该都有落款么?”

郑三生笑着说道:“像这种级别的东西,从器型到雕工到图案都无可挑剔,在清朝等级如此森严的情况下,落款与不落款没有任何区别。其实包括很多御用瓷器都是没有落款的,像是康熙早期的官窑都没有落款。这款乾隆翡翠香炉绝对是御用翡翠中的珍品!”

“还好三生你要坚持看完!不然我都给扔出去了!”老孟这会儿笑的眼睛都眯成一道缝,“我滴个乖乖,这得值多少钱?”

上课被男生摁揉下面|办公室爆乳艳妇

“在14年的香江佳士得拍卖会上,曾经拍过一款类似的翡翠香炉,当时的拍价是770万,不过它那个是玻璃种,你这个是冰种。但是距离现在也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价格肯定是有些上溢的,所以我给你的估价是,800万。”

郑三生没有犹豫的给出估价。

其实如果郑三生不告诉老孟这东西的价值,回头当废品一样带走,老孟根本都不会知道。

但是,鉴宝跟捡漏不一样。捡漏那是运气,是别人出售的东西。而鉴宝这关系到郑家古玩店的信誉,不管多少金钱都不能让郑三生破坏郑家传承下来的原则!

“八,八百万?!”

老孟差点没把自己舌头给咬掉,这些年他陆陆续续卖过不少他爹的收藏,可从来没有哪件有过这么高的估价。哦不,应该说,那些加起来都没这么多!

“是的,八百万!”郑三生认真的看着老孟,“老孟,这是件珍品,我希望你能把它留给我!”

老孟诧异的看向郑三生,“三生,八百万,不是八十万,你能吃的下?”

对于郑家古玩店的底,老孟这些年也算是了解的,别看郑家古玩店现在生意好起来,但八百万,郑三生绝对一下子拿不出来!

“老孟,你给我三天时间,八百万我一定能够拿出来。这样,我先把之前那串朝珠的钱给你,再给你下十万的定金,这足以证明我的诚意吧!”

郑三生在心中权衡之后很是慎重的开口。这个翡翠香炉先不提它未来的升值空间,只凭这般大的一整块翡翠雕刻出来的,其中的雕刻工艺更是巧夺天工,就可以说属于珍宝级的精品,他是必定要拿到手的。

老孟见郑三生都这么说了,很是爽快的答应下来。

郑三生拿手机拍下几张不同角度翡翠香炉的照片,带着朝珠跟老孟告别后匆匆离开。

三天之内要筹到八百万,这事儿他得好好想想该怎么操作。

……

与此同时,蓉城,某处豪宅中。

身穿黑色西装的管家林叔挂上电话,敲响了书房的大门。

屋内传来方洛慵懒的声音,“进”。

林叔开门,恭敬的说道:“少爷,您让人盯着郑家古玩店,那边来消息说郑三生今天下午去北郊的一座宅子,走的时候带着个木盒,神色颇为凝重,不知是什么原因。”

“北郊,木盒……”方洛一边沉思着,左手手指下意识的敲击着桌子,发出清脆的响声。

片刻后,敲击声停止。

方洛皱着眉说道:“他怕是买什么物件了,找人仔细的去打听下他去那宅子究竟是干什么的……”

林叔点头应是,刚转身却又被叫住。

方洛的身影随着窗帘的摆动在光线下阴暗交错的浮现,他的嘴角划过一道莫名的弧度,意味深长的开口说道:

“这件事,交给付京生去办,他是蓉城的地头蛇,比我们有办法……”

林叔犹豫的说道:“少爷,付京生的胃口可是很贪的,找他办事怕是……”

“放心,他会办的,你只要告诉他对付的是郑三生就行。还有,他们德胜集团不是一直想要燕京西园的入场资格么,告诉他事成之后,我方家愿意为他们做引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