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呼一声:“我跟小乐就先回公司了!”

说罢,转身就朝着何通宝鉴外面走去。

青乐对着何林羞涩一笑,也立刻跟了上去挽住青云河的胳膊离去。

两人边走,还一边交谈着:

“哎,小乐,小何这小子不错啊!”

“哎呀,爸你好讨厌啊!”

“你这小妮子说什么呢,爸现在撮合你们还讨厌了?”

“就是讨厌!”

……

两父女就这样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何通宝鉴。

何林站在店铺内错愕得还没回过神来。

“哎,何哥。”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王维才用手肘顶了一下何林:“可以啊,这一眨眼就将扎手的老丈人都给收服了!”

“这下子你跟小乐两人的事儿,完全就是板上钉钉啊!”

“呃……”

何林一怔,这才从刚才的错愕中回过神来:“老王,你小子……”

“这么多客人不用招呼啊,去去去,赶紧去忙正事儿!”

说着,他一边就将王维朝着店内推去。

“何哥,你……见色忘友啊!”

……

打闹中,何林脸上也不由得咧出一丝发自心底的笑容 。

今天这事儿发生得太突然了,

简直就是跟做梦一样啊!

一想到不久之后就是青老的七十大寿,到时候自己可也得送个体面的礼物才是啊!

就这样,两人在店里忙了没一会儿。

今天何通宝鉴主店的一百个客人就已经招呼完毕,总算能够休息下来。

“嘿嘿,何哥你给我说说,刚才你是怎么把老丈人拿下的?”

王维一屁股坐到凳子上,一脸好奇问道。

之前何林陪同青乐父女的时候,他去招待其他客人了,倒是没有能够注意到。

这个时候闲了下来,王维立刻就开始八卦了起来。

“哪有什么拿不拿下的。”

s货你是不是欠c了公交车作文(c深处好爽)最新章节列表

何林白了王维一眼,脸上却是遮掩不住笑意:“就你小子八卦!”

可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一阵敲门声却响了起来。

咚咚——!

咚咚咚——!

“小何掌柜,小何掌柜在吗?”

伴随着敲门声,一阵喊叫声也随之响起。

“咦?!”

王维一愣,眉头微皱:“什么情况,这个时候还有人来叫门?”

何林却不由得面露凝色,只记得这声音好像有点儿熟悉。

“小何掌柜,小何掌柜在不在啊?”

“开开门呀!”

……

门口处叫喊声和敲门声还在继续。

“真是烦死人了!”

王维一边说着,一边骂骂咧咧就朝着大门口处走了过去:“叫什么叫,催魂儿呢!”

“今天我们主店已经不接客了,要想买东西请……咦?!”

可就在王维把门打开后看见来人时,却是一愣:“你,你不是那个……那个谁来着?”

门口处站了一个气喘吁吁的二十出头青年,面露焦急。

不是别人,正是西区秦氏古中医馆扁寒松的弟子——阿冲!

“小,小何掌柜在不在啊?”

阿冲焦急的对着王维问了一声。

“咦?!阿冲?”

就在这个时候,何林也闻声走了过来,看见阿冲后也不由得一怔:“你今天怎么跑到古玩街来了,有什么事吗?”

“哎呀,小何掌柜!”

阿冲见到何林之后,激动得差点哭了出来:“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啊!”

“嗯?!”

何林眉头一皱,立刻安慰道:“阿冲,你先别急,你进店喝口水慢慢说!”

“没时间,没时间了!”

谁知道阿冲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冲着何林就求助道:“小何掌柜,您现在有没有时间啊,跟我赶紧去西区医馆一趟呀!”

“医馆?!”

何林心头瞬间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面色一沉:“难道是扁师兄那边出了什么事吗?”

“对,对的!”

阿冲连连点头,应声道:“他,他们 要砸医馆,拆了我们医馆招牌!”

“什么?!”

何林瞳孔一缩,立刻招呼一声:“老王,赶紧去开车!”

“得嘞!”

王维立刻夺门而出,直接就朝着街口冲去了。

何林反手将何通宝鉴门一关,带着阿冲就朝着停车 的地方走去:“阿冲,你慢慢讲到底怎么回事!”

……

于此同时,西区扁寒松那家秦氏古中医的店铺门口。

此刻门前已经站了一帮人,带头的是一个留着八字胡梳着大背头的男人,

双手叉腰,样貌看上去竟是跟秦三海有几分相似。

他正是秦三海的外侄,秦广!

也是如今没落的秦氏中医的掌门人!

只见秦广面寒如霜,对着医馆门口站着的扁寒松呵斥道:“扁寒松,你赶紧给我让开!”

“你竟然敢 违反我们秦氏中医的规矩,收一个外人伙计当徒弟?”

“现在你这家医馆已经被我从秦氏中医中除名,医馆内东西包括招牌统统没收!”

此刻扁寒松老脸满是悲戚,眼神中却透着一股莫名坚毅的光:“我看你们谁敢,老夫这医馆由老夫 一手经营至今!”

“医馆里的一切,招牌你们谁都不能带走!”

一边说着,他一边将自己手中的拐杖一横。

直接挡在秦三海众人面前,

颤颤巍巍的身体显得那么单薄,却又显得那么坚毅!

“扁寒松,我劝你别在这里倚老卖老!”

秦广面色一沉,寒着声音说道:“你身外我秦氏中医的老一辈,明明知道我们秦氏中医医规,却知规违规!”

“你真当我们秦氏中医医术是随随便便一个外人就能学的吗?”

“你这样做,究竟将我们秦氏中医,将我叔叔放在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