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即便是这样我还是义无反顾的成为了他的粉丝,他的听宝手艺独一无二,精准无比,绝对是燕京古玩界的天才!”

“他能够参加《全球鉴宝》我还在替他感到开心,只是没想到他居然是以米国人的方式参加比赛,脱粉了!从此不再爱了!作为一个华夏人,只能说方佳龙太让我失望了!”

“为什么方佳龙会以米国人的身份参加比赛,我作为日岛鉴宝界的权威专家,我来替大家答疑解惑吧!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米国人给的钱足够多,燕京有句老话说的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据我所知方佳龙欠债数百万,他参加比赛就是为了赚钱,现在米国人满足了他欲望,自然而然就去给米国人卖命,虽然我是个日岛人,但还是看不起方佳龙的举动,太丢人了!”

“这下有点意思了,方佳龙代表米国队参加比赛,米国队的实力立刻就提升一个档次上来了呀!原来的成员杰克斯只普通水准,却换来了一个顶级宗师的参赛者,根据比赛的规则来看,有可能是郑光荣对战方佳龙,有意思有意思!明天的比赛期待感满满呀!”

企鹅网站上的各种评论帖子立刻就钻出来几百个,包括日岛武冈论坛上也是各种火了,在日岛古玩界、燕京古玩界同时掀起了一场巨大的舆论巨浪。

……

夜幕下大京市的川岛酒店。

这是大京市唯一一家七星级的酒店,酒店的位置坐落在富士山下,和丁一赌场仅仅只相隔了一条街道。

酒店也是特意从法国请来了专业的厨师料理,搭配日岛本地的神户牛肉甚是出名。

尽管已经是深夜的十点钟,但大厅内的食客们还是络绎不绝,来自全国各地的贵宾们正在享受着酒店的美食。

靠窗的位置坐着一对年轻的男女,两个人的面前摆放着丰盛的美食,落地窗外便是大京最繁华的商业区,两个人一边欣赏着窗外的美金,一边品尝着面前的美食,心情大好美不胜收。

“佳龙,你要多吃点牛肉,你知道吗?神户牛肉是我们本地最出名的牛肉,这些牛都是听着日岛的音乐长大的,每一块牛肉的肉质中都包含着日岛独有的音乐元素呢?”

漂亮女孩刚刚洗过头,乌黑的长发散发出清新洗发水的味道,方佳龙微微抬头,眼眸中全是对女孩的宠爱,流露出满满的爱意。

“美子,怎么突然就让你代表日岛参加比赛了呢?我还不知道你也是这方面的行家呢?”

美子脸颊红扑扑的,满脸害羞的表情:“我的心里其实也特别的紧张呢,但苏香奶奶给了我勇气,她让我放心大胆的去比赛,赢了输了都无所谓,就当做是一次磨练呢!”

你太大了 轻点h:打开双腿粗大噗呲噗呲白浊

……

酒店大堂,冲进来两个中等身材的中年人,两个人进门就往方佳龙、美子这边冲了上来。

“方佳龙!你给我出来!”打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方家的恩人,也是华夏代表团的组织者马安度,身后跟着炮爷,两个人都被刺激的不轻,尤其马安度被气的脸红脖子粗,上来就对着方佳龙一通数落。

“你个畜生!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加入米国队?帮助米国队参加《全球鉴宝》可真有你的啊!什么人不学,偏偏学着别人做汉奸!”

“亏我还出钱帮你填了债务,帮你引荐加入代表团,你是怎么回报我的呀!啊?你不要脸,我马安度还要这张老脸呢!你不要脸!你死去的父亲房海山还要脸啊!你站起来!站起来给我解释清楚了!”

炮爷也附和着骂道:“方佳龙!我特么就看你不顺眼了!前几天看在马先生的面子上就没去动你,可你倒好!转身就来了这么一出,替米国人卖命,还跟日岛人的女人好起来!你特么还是个人吗?你还是个华夏人吗?你特么连一条狗都不如!”

方佳龙随之起身,如今的他新换了一身日式中山装,手腕上佩戴着一条黑色的佛珠链子:“马叔,这件事情我可以解释的!”

“啪!”

马安度一巴掌扇在方佳龙的脸上:“畜生!这还有什么可解释的!我又不是瞎子!你马上给我脱掉这身狗皮,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你跟我去节目组解释清楚了,告诉他们这一切就是个误会!没有任何的理由!咱们回去!别在日岛人地方丢人行吗?算我求你了!方佳龙!你不能这么糊涂啊!”

“回不去了马叔!”

方佳龙不动声色的从口袋中掏出来一张支票,把它放在马安度的手心上:“马叔,这是一张五百万的支票,连本带息全部还给您了,我不欠你的了,这里头也没有什么误会,是我心甘情愿加入米国的团队!”

“你!”马安度气的瑟瑟发抖,甩手又要扇方佳龙的耳光,却在关键时刻被妹子一把拦了下来。

“马先生,这里是公众场合,请您注意你的身份、言行举止、你的钱我们已经还给你了,我们现在做任何事都跟你们华夏代表团没有任何的关系,同时佳龙也是我的男朋友,请你不要再对他动手,否则我会以日岛的法律来制裁起诉你!”

美子的手笔很细,但却爆发出异于常人的威力,轻而易举的挡住马安度,同时往后把马安度推出去数米远。

“狗日的!你连马先生都敢动!今天我削不死你!”炮爷眼看马安度差点被推倒,卷起袖子就要去教训美子。

方佳龙主动挡在当前:“都别闹了!马叔!这事你不能怪我!前几天我差点死了!是美子救了我!我的仇你们谁也帮不了!只有美子能帮我!只要能报仇我什么都愿意敢,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就算是当一条狗,我也愿意!”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正是肠子都悔青了啊!我怎么把你带到日岛来了啊!啊……”马安度忍不住掩面而哭。

就在这关键时刻,一个消瘦的年轻人从门外走到了马安度的身边,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沈秋。

得知马安度在这个酒店,沈秋第一时间赶了回来。

他伸手把马安度从地上扶了起来,同时上前几步来到方佳龙的跟前:“马叔,这种人不值得为他而哭,既然他选择当狗,那咱们就没必要把它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