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战事有了消息传来了,并且是好消息。因为这个时候所有人最关心的事情,就是和建虏的战事,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也就和他们最关心的事情有关的了。

然而,他们又很快回过神来,军队才出征几天,不可能这么快有消息的吧?

就在他们疑惑的时候,伴随着马蹄声,有一个喊声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蓟州大捷,活捉建虏主帅爱新觉罗阿巴泰!蓟州大捷,活捉建虏主帅爱新觉罗阿巴泰……”

“什么?”听到消息的人,顿时就傻眼在那里了。

他们就算再怎么想,也没想过,朝廷官军竟然连建虏的主帅都活捉了!那换句话说,这一场大捷,是非常非常大的大捷了?

之所以他们会有这样的形容词,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对建虏的所谓大捷。比如宁远大捷,也是喊大捷的,但是,连一个建虏首级都没有!可这一次,是连建虏主帅都活捉了啊!这可不就是非常非常大的大捷了!

甚至还有懂行的人,连忙向身边的人介绍道:“听到没有,姓爱新觉罗的,那可是建虏伪皇一族的,相当于我们的藩王级别了,这种人都被抓了,哈哈……”

所有听到消息的人,全都喜出望外,就和城门那边的人一样,全都情不自禁地开始欢呼了起来。

“大明万胜!”

“皇上万岁!”

“……”

只要听到消息的人,不管是男女老幼,不管是有钱没钱,全都是第一时间欢呼起来。似乎比起天上掉钱还要高兴。毕竟有钱人不在意掉钱的事情,但是所有人都在乎,朝廷官军能打败建虏,并且还是真正的大捷!

活捉了建虏主帅,这就说明,这场大捷绝对不会有夸张,有造假的可能。不像首级一样,有可能存在造假,要不然,回头见到建虏主帅,肯定会有人认出是假的。

很多人听到消息,欢呼之后,便第一时间往家里赶去,想着把这个消息告诉家里人。

大人,小孩,妇女,老人,全都没有例外,没有顾及形象,小跑着往家里赶,甚至有的人,还激动地眼泪纵横。

“娘子,朝廷大胜了!”

“爹,朝廷大捷,活捉了建虏主帅了!”

“相公,朝廷赢了,建虏败了!”

“……”

随着报捷快马一路狂奔向紫禁城,所经过的地区,全都在上演着一幕幕喜极而泣的场景。

多少年了,每次和建虏打仗,最终传回来的消息,都是败仗,甚至是全军覆没,基本上就不会有好消息。

如今,在这多事之秋,在这么难熬的日子中,突然得知,朝廷官军大捷,还活捉了建虏主帅,真得是比什么事情都要让他们高兴!

“快快快,把留着过年用的炮仗拿出来点了!”

“今天吃大餐,过年的回头再准备!”

“……”

肉伦疯狂娇喘迎合受孕,纯肉辣文女主放荡

半个京师,都陷入了欢乐的海洋,并且以很快的速度向其他地方传播。

紫禁城这边,随着报捷快马的到来,禁军们,官吏们,内侍们,宫女们,也都一个个地欢呼了起来。

此时,崇祯皇帝正在文华殿,和内阁六部并司礼监商议黄河泛滥区传来的消息,说那边的百姓已经成群往京畿之地逃难。

贺逢圣等人都是非常地召集,这边建虏入侵,朝廷军队虽然出征,可胜负未知,那些灾民往京畿之地而来,岂不是羊入虎口?

对此,崇祯皇帝倒是说来了也无妨,刚好江南采购的物资运到天津和通州一线,也就少了调拨去中原的消耗。

对于这个,君臣还是有不同意见的。这正在说着呢,他们就听到了外面传来的欢呼声。

一听这动静,文华殿内的人自然也有反应。

有的人,有点不快,紫禁城这样的地方,为何会有如此没规矩的事情?

当然,也有的人,是有些好奇的,连紫禁城这样的地方,都有这欢呼声,该是有什么好事么?

这其中,只有崇祯皇帝第一时间想到了可能是什么,顿时,他隐藏在袖子里的手,都微微发抖了起来,抬头看向大殿外面,就想第一眼就看到,是不是孙传庭派人回来报捷,蓟州战事打赢了?

这蓟州之战,对他来说,真得是非常非常地重要。虽然他听了刘伟超的话,就在臣子面前假装有自信。

可是,一日没有最终的结果,他的心中就始终悬着的!

此时此刻,感觉要知道蓟州战事的结果,他就如同后世高考查分要知道分数一样,心中那个期待和忐忑,真得是没法形容!

“大捷,咱家好像听到在喊大捷!”王承恩的耳朵有点尖,或许也是地位高的原因,说话可以随意一点,也或者是他是崇祯皇帝肚子里的蛔虫,更知道崇祯皇帝想要听什么,便带着惊喜之意,先嚷了起来道,“万岁爷,万岁爷,好像是大捷,蓟州之战打赢了!”

等他说完之后,果然欢呼声已经越来越近,夹杂在其中,还有人在高喊的声音,也隐约能听到了。

除了崇祯皇帝之外,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难以置信的脸色。

他们虽然也想过,并且在心中祈祷过,朝廷军队能赢。但是,这只是他们心中美好的愿望!对上建虏,就没有赢过。哪怕是孙传庭领军,但那又如何?

就在年初,领军的是洪承畴,比孙传庭的知兵名声还要大,更是领着十二万精锐,远比孙传庭所领兵力要多,并且那是经过实战的精锐;而孙传庭的军队中,大部分都是今年训练的漕工而已。

在他们的认知中,其实多是期待朝廷官军能赢,也就如此而已。

在他们的潜意识中,其实更多的,还是不抱什么大胜的希望。

“陛下,蓟州大捷,活捉建虏主帅爱新觉罗阿巴泰!陛下,蓟州大捷,活捉建虏主帅爱新觉罗阿巴泰……”

重复的高喊声,由远及近,往文华殿而来。

是通政使的声音,带着的欢喜声音,绝对难以想象,这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

文华殿内,除了崇祯皇帝之外的人,从难以置信的表情,一下转为欣喜若狂的神情。

他们都听清了,蓟州大捷,还活捉了建虏主帅爱新觉罗阿巴泰!

司礼监掌印太监王承恩更是冲向了大殿门口,迎面撞到了通政使,看到他手中捧着的加急奏章,一把就夺了过去,然后转身就小跑着往崇祯皇帝那去,同时欢喜地喊道:“万岁爷,蓟州大捷,蓟州大捷啊……”

通政使见了,也没有恼怒,只是像傻子一样在那呵呵傻笑着,今日这事儿太开心了,已经开心到不会计较一些事情!

文华殿内的这些臣子,都随着王承恩的身影,盯着王承恩手中的报捷文书而移动着目光。

他们之所以会这样,实在是时间点到了崇祯十五年的这个时候,朝廷上下都认识到,建虏好像是不可战胜的。

特别是在松锦之战后,朝廷官军十二万精锐啊,在有名的洪承畴统领下,都能被建虏打得全军覆没。甚至还有消息,连洪承畴都投降了建虏。

这个事情,对于朝堂上的诸公,打击也是非常大的。

也是如此,在原本的历史上,不管是周延儒也好,还是其他大臣领兵,全都对建虏畏之如虎。崇祯皇帝派他们去抵抗入寇的建虏,结果只会远远地跟随,连靠近都不敢。

在这样的背景下,知道孙传庭不但打败了建虏,还活捉了建虏主帅,一个姓爱新觉罗的,他们自然都成了震惊中的震惊鸡了。

崇祯皇帝的表情,似乎是最淡定的,不慌不忙,就看着王承恩把报捷奏报呈上去。

不过只有王承恩看到了,崇祯皇帝从袖子里伸出来去翻报捷奏报的手,微微在发抖。

当然了,以王承恩的尿性,绝对是当没有看到,也不会乱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