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现在需要注意的,尤其是捡尸这种,凭空就能让自己变强的,更是能让他少走很多的路。

“那行吧。”王成点了点头。

众人很快返回了王成之前的地界。

尸体还躺在地上,没有任何变化。

安阳快速上前,摸着他的额头,继续从属性框中选择了气血+1的选项,至此,安阳的气血之力,已然达到了2级。

“有什么发现?”王成见安阳蹲下触摸,一脸凝重,以为他殡仪馆的工作能够给他带来什么新的讯息,不禁出声问道。

“没有。”安阳摇了摇头,起身回答。

王成有些失望,“先把这家伙卖了吧,省的被三层的那帮家伙发现。”

众人点了点头,白隐长刀挥舞,在地面上弄了个大坑,将尸体填埋了进去。

不管为了毁尸灭迹,还是出于别的,都是武者,死了,也该有个葬身之所。

安阳扫了一眼,也微微松了口气,现在看来是安全了。

“我那边收获就武器和晶石。”安阳将之前的收益丢给了王成,来之前就说好统一分配,现在自然要先上交。

再说他也懒得背着,在自己没有熟练掌握一门武器的时候,任何一件武器都是累赘。

“还不错。”王成颠了颠手中的长刀,“总算有一把还能看的了。”

言罢,又从之前做的记号下,刨开个土堆,将长刀丢了进去。

安阳有些好奇,探头看去。

王成笑道,“咱们的3把武器,一直带着也不是个事儿,不如埋在这里,等完了回来取就是了。”

“不怕丢?”安阳直起腰打趣道。

“就这地方谁能想到,除非咱们的人发现,那就没办法了,不过咱们的人拿回去总比被对面搞了强。”

王成刚刚填好土,安阳的脑海里赫然出现一道身影,正飞快的朝着他们的方向而来。

“有情况!”安阳瞬间皱眉喊道。

王成等人脸色一变,手中武器再度抬起。

“具体点!”王成快速的扫视着四周,卢芳的身影再度消失,白隐则谨慎的拎着刀,矗立在安阳旁边。

“从咱们后方来,不过只有一个人!”安阳快速的汇报着情况。

人数很少,方向是他们来时的方向,王成想起来刚才后方爆发的战斗。

“速度很快,距离咱们已经很近了!”安阳再度提醒,手上的亲和力早已覆满,等待着人影的出现。

王成眼眸死死的盯着来时的方向,做着准备。

不过随着身影现身,众人的心随之放松了下来,“原来是郑老师,我去,差点没吓死我,还以为还有三层武者,再来可真不一定能打过了。”

老头在树林里把我开了苞​(浪吟双飞)最新章节列表

白隐将长刀丢在一旁,身形顿时跌坐在地上。

本身就是强打精神,现在发现是郑江河,心一下子放松,不由得有些瘫软。

“刚才是你们在战斗?”郑江河一身鲜血,衣服早已被染成了血色,也不知道多少是自己的,多少是别人的。

“您这是……?”安阳出声问道。

“刚才有人在后方埋伏,被我遇到了。”郑江河快速的说道。

“原来是您。”王成松了口气,“战绩如何?”

“杀了两个跟我差不多的武者吧。”郑江河沉声凝气道,不过话语中的愉悦是怎么都按捺不住的,“别说我,说你们,刚才是你们在战斗?”

王成两手一摊,无奈道,“对啊,我们刚出了这片林子,卢芳就差点被阴,好不容易反杀了对面,结果又被支援过来的武者撵着跑……”

“对方实力如何?”

郑江河自己都受到了埋伏,还是2个与他相差无几的武者,眼前的这帮小家伙想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与我们差不多,可以说比我们还强一点。”王成无奈道,“2个与安阳差不多的级别的,还有个远程的弓手,倒是卢芳杀的那个,只有4级。”

“也就是说,2个5级,2个4级?”郑江河严肃的问。

这个地方远还没有到达初级区域的核心区,平时这块区域活动的也是主城的人居多,没承想,今天反而有了问题,竟然被对面摸到了这,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建议聚集点会接二连三的受到攻击。

“对。”王成点头。

“有谁受伤吗?”郑江河挨个看了看眼前的这4个小家伙,他们是西南片区最顶尖的苗子,可不能一下子都折在这里。

“人人带伤,只不过不算太严重。”王成指了指卢芳、安阳,继续道,“卢芳单独杀了个4级斥候,安阳单独杀了个5级刀客,我与白隐、卢芳配合,杀掉了对面的枪客,弓手应该是跑了,我们没有发现对方的位置。”

“杀了?!”郑江河一脸惊讶,“你们?!”

看着郑江河此时难以置信的模样,众人心里总算是舒服了一些。

怎么样?被吓着了吧!这才哪到哪!

郑江河挨个看了看安阳、卢芳,还有有些难以接受。

一般情况,同等级的掌控者面对三层武者基本上都是落于下风,他们倒好,竟然还能反杀对面!

卢芳可以理解,毕竟游走在黑暗的刺客,双方同等级别之下,发现不了卢芳,卢芳就能瞬间杀死对面。

王成与白隐、卢芳联手,杀死一个5级枪客也能理解。

安阳一个偏远程的家伙,竟然也能单独拿下,这让他不禁有些对其刮目相看。

表层世界的孩子们现在都这么猛了吗?郑江河都有心思上去找些好苗子了。

“嗯啊。”王成理所应当的点头。

“我们好歹也是西南片区最强的小队,就算对面强了点,但也不是没机会不是?对了,郑老师你来的刚好,正好把我们缴获的武器这些带回去,正发愁呢,要不然还得等我们试炼完成以后才能来拿。”

“在哪。”郑江河倒是痛快。

学员没事,他也放心不少,到底是精英,着实与别人不一样。

王成喜滋滋的将刚刚埋好的武器挖出,丢给了郑江河,“喏,一共三把,虽然都不值钱,但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不小的一笔进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