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血殆尽的情况下,接连爆发两次,再加上本就被郑江河在一开始时重创,此时也到了极限,跑都跑不了。

看到郑江河没死,只是脸上血红一片,短戟武者眼中露出一抹绝望。

下一刻,短戟武者好像想到了什么,忽然伸手入腰,从腰部的布袋掏出了什么东西,猛地吐了几口鲜血在上面,鲜血蠕动……眨眼间,郑江河亲和力感知中手上那精纯能量粒子就变成了混杂一片。

郑江河也意识到了什么,咬牙道:“我杀了你!”

这家伙,动用气血之力,将修炼用的晶石污染了,转变成了低纯度的晶石!

对方明知必死,第一想法居然是毁了晶石,而不让郑江河有所斩获。

郑江河愤怒中,持剑迅猛劈砍而去!

短戟武者咧嘴一笑,却是不再反击,而是猛地拍击自己的心脏,一声玻璃般的碎裂声传来,短戟武者缓缓倒地。

郑江河手持长刀,浑身都是血迹,此刻却是停下了所有动作……

对方,自己击碎了自己的心脏!

短戟武者的近战能力一般,否则也不会在一开始被郑江河空手击伤。此刻更是气血耗尽,在无法依靠晶石快速恢复自己气血之力的情况下,逃无可逃,在这时候,对方毁了晶石,击碎了自己的心脏,何等的决绝!

郑江河看着对方临死之际,脸上依旧露出嘲讽和不屑。

“你以为破坏了晶石我就无法获取收益了?”

郑江河冷哼一声,无非是收益变低,但2个巅峰掌控者级别的战绩,依旧能够给他带来不菲的信用点。

只是对方的决绝,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以前也遇到过三层武者,但都没有这么狠,竟然自己下得了手。对方的表现,一如战争期间,士兵绝望之际,砸了自己的枪械,哪怕死,也不会给敌人增加缴获。

郑江河没再说话,瘫倒在地,喘息了起来。

两个与自己实力相近的武者死了,可他也不好过,身上全是伤痕……关键可能破相了。

鼻子上传来阵阵痛感,“狗日的,还是被刮了一下……”

郑江河呢喃一声,将身上的小行军包取下,取出其中的恢复药丸,一口吞了下去,内腑受创也很严重,之前一直在强撑着,现在不吃都不行了。

服下了恢复药丸,郑江河又喝了点水,外伤也用膏药涂抹了一下。

行军包中,丹药只剩下几颗治疗用的丹药。

这一次,他没带太多的丹药,气血丹之类的,一颗没带,一颗恢复药丸也是保命用的,没想到现在就用掉了。

休息了片刻,郑江河起身,走到持剑武者身前,在对方身上摸索了片刻,取下了他的布袋和胸章,又将长剑拿到手中,接着又去了短戟武者那边,取下了布袋和胸章以及剩余的数把短戟。

……

2022最好看(污到你那里滴水不止的文章1000字)全章节阅读

几分钟后。

郑江河整理了一下所有的收获,这一次,他击杀了2位与自己实力相近的三层武者。

此刻,除了手中的兵器,总共有基础晶石5块,大概重2公斤。

修炼晶石,也就是纯度在90%以上的,只有3块,这个就少很多了,差不多只有200克。

外加干粮几份……

郑江河翻了个白眼,三层世界武者好穷,最后还被污染了一颗修炼晶石!

基础晶石和修炼晶石,加在一起,价格大概1000点信用,也许稍微出点头。

兵器方面,长刀卖出去,能卖500点撑死了。

至于短戟,目前不好判断价格,二层世界的人类没多少人用这玩意。

“这么算下来,所有收益也就比自己消耗的多一点点……”

郑江河眼神变幻不定,着实有些无奈……

可又一想,既然这些家伙敢冲到这里,想来都没抱着能够生还的希望,这般情况下,资源带的少也就能够理解了。

与他们当初一样,轻装上阵,才便于干活。

……

将收益揣进包中,短戟与长刀背于身后,郑江河这才起身,朝着四周看了看,重新向着刚才发生战斗的位置快步奔去。

王成与安阳相遇的很快,双方本就是对向而来,仅仅十多分钟的功夫,便已碰头,将双方无恙,这才都放下心来。

“你那边咋样?”王成快速的问道。

“杀了。”安阳言简意赅,“你们呢?”

“杀了一个,剩下一个弓箭手。”王成观察着周围。

“别看了,没人。”安阳的侦察技能一直在释放着,周围的环境都在他脑海中浮现。

“没人?”王成惊讶,这么看来,弓手似乎被自己等人惊走,没再跟着他们,这倒是个好消息。

“那现在咱们怎么办?继续向前?”王成征求着众人的意见。

出了这么一茬子事儿,众人瞬间谨慎了许多。

“要不然呢,返回的路上刚才还爆发战斗,显然咱们身后还有人,往前是一刀,往后也是一刀,那退回去有什么用?到时候还得进来。”卢芳看的透彻,现身随口说道。

“你们杀死那家伙的位置距离这远吗?”安阳看向了王成。

“怎么了?”王成疑惑。

“过去看看,顺便咱们沿着那条路走,看看能不能追到那个弓手,如果落单,咱就送他去见他的同伴,如果人多,咱也好提前做些准备,给其他学员示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