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会好的……”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说。

过了很久她才慢慢松开我,不知道是因为难过还是因为尴尬,她的小脸有些微红。

她低头抹着眼泪,看着她那可怜巴巴的样儿,我真是心疼得不行。

“行了,璐璐,我们先出去吧!别打扰你哥睡觉了。”

说着,我跟程璐一起走出了房间,我帮她收好碗筷后,点着一支香烟去外面随便逛着。

夜晚的小山村依旧迷人,虽然到处都是黑压压的。

可就在不远处江边有那么几艘渔船发出的点点渔火,看上去就像是天上的星星掉到了江面上,在江涛上浮浮沉沉的……

夜晚的江风轻柔地吹着脸庞,那种感觉能让人的心完全静下来,宁静的小村庄里,偶有几声狗叫和小孩的哭声。

我选择了一个能看到整个小山村的高处,找了块平地坐下,吹着江风抽着烟,心里却装着事儿。

我其实很想弄清楚自己的身份,特别是刚刚我听到小虎梦呓的那些话。

那么我的父母呢?

我现在失踪了,他们一定会很担心,我得尽快找到他们才是。

如果我一直待在这里,不去寻找自己真实的身份,那这跟死了有什么区别呢?

不知过去了多久,我的后方出现程璐的声音:“大山哥,你在这里坐着不冷吗?”

我回头看向程璐,她面带微笑向我走来,将手中的一件外套披在我的身上,继而与我一起坐在那块石头上。

我也看着她笑了下,然后相继无言的坐着。

过了一会儿后,程璐忽然向我问道:“大山哥,你是不是想家了?”

“想,可是我不知道我的家在哪里?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望着远处的江面,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我们当时在沙滩上发现你的时候,从你身上穿的衣服来看,你应该是城里人吧?要不我带你去城里问问警察好不?”

我犹豫了片刻,笑着摇摇头说:“可是我现在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我不想回到过去了,我也不想去知道我是谁了。”

“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爸妈他们很担心你呢?”

“我不知道……”我低下了头,突然又感觉到了头痛。

程璐看出了我难受,她伸手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好了,咱们不想了,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吧!我和我哥就是你的亲人。”

……

次日一早,小虎便带我上山玩了。

男女裸交啪啪激高潮出水|青年武警献精御宅屋

这是我们第一次开拖拉机上山,天气状况不错,晴空万里,风也吹得特别柔和。

小虎的心情一直不错,边驾驶着拖拉机,边唱着歌,路过一些同村的熟人也双方打着招呼。

从山上回来后,程小虎还特意驾驶着拖拉机去地里小试牛刀了一下,效率果然不错,十几分钟就耕完了一块地。

程小虎是真的高兴,看着这么快就耕完的地他发自内心的笑着。

可是笑着笑着,他却突然一声哀叹。

我不明所以的向他问道:“怎么了?小虎哥,想起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

程小虎叹息道:“原来我爸妈还在世的时候,我们家的土地很多的,连后山都有我们家的……可是现在,我们家的土地越来越少了,现在拖拉机是有了,可是却没有土地耕了。”

原来他是在为这事发愁,其实这段时间我也看出来了,村子里的土地真的挺少的,连一些废地都种植瓜果蔬菜,可以见得村民们有多爱惜自己的土地。

我突然想到刚才我们上山时发现后山挺多土地的,而且很多地方还是荒废着的。

于是,立马向程小虎问道:“小虎哥,刚才我们上山,我看见后山那么多土地都是空着的。咱们怎么不去后山开发一些土地呢?”

听我这么一说,程小虎便挥了挥手说道:“想都别想。”

我一头雾水,追问道:“为什么?”

可程小虎却不给我任何解释,招了招手说:“不说这些了,其实现在有拖拉机我已经很知足了……咱们回去吧!”

我也就没有再多问了,但就是让我挺奇怪的,因为整个村里都没有村民愿意去后山。

一开始我觉得是路不好走,但今天走了一趟我才发现,路并不难走,而且那些土地都挺好的。

后面几天我都和程小虎一起下地,他还叫我驾驶拖拉机。

只是我们这点地根本不够用,还遭到邻居笑话,说这点地买拖拉机纯属浪费资源。

其实邻居的笑话并没有错,我算了一笔账,就算速度和效率快了,可这么下去完全连拖拉机的油钱都挣不到,算下来反而亏了。

心情一只不错的小虎也开始头疼了,每天茶不思饭不想的,食欲也明显下降了许多。

我和程璐都不忍心看他这样,我只好去村里问了那些村民,为什么不去后山开发土地?

他们的回答让我很意外,说是后山的土地不属于御林村,他们也不敢越过那条线。

这我能理解,因为农村在土地这一块是分得很清楚的。

可问题是,我看见很多土地都是荒废着的。

村民们又才告诉我因为双龙乡离后山很远,他们都不愿意到后山干活,以至于荒废了许多土地。

然而,御林村管辖内的部分土地也在双龙乡内的,这边的村民也不愿去那么远干活。

听到这个回答,我更加想不通了,既然如此那何不将后山土地分给咱们御林村呢?

村民们又告诉我说这个规矩从他们上一辈就开始实施了,说是因为二十几年前的一次两个乡之间的一些纷争,所以导致了两边村民都不愿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