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时候就把土地重新分配一下!”

说着,我将小虎从床上拉了起来:“走!你跟我一起去,我们去找双龙乡的村民谈。”

小虎却摆着手,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儿说道:“不去不去,这么多年了,村里的老人们都不敢出这个头……咱们没头没脸的,就不要去冒这种险了。”

程璐也在一边附和说:“大山哥,虽然我也赞同你的说法,可就算要出头,也不能咱们去出头,我们担不起这责任的。”

“谁说要担责任了?我们这只是去做一件正确的事,什么时候做正确的事都要担责任了?”我义正言辞的说道。

小虎苦笑一声说道:“大山,你要搞清楚状况!这不单单是我们家的事,这可是两个乡好几十年的恩怨,谁都不敢去插手,咱们凭啥去插手?”

我重重叹口气说道:“小虎哥,我再说一遍,我们是正大光明的,我管它什么恩怨,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凭啥让这些子孙来承担?”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总之这件事免谈!”小虎不耐烦地朝我挥了挥手,“出去吧!我睡会儿。”

“哥,你这样天天睡觉也不行啊!就算没地给我们种东西,可咱们也可以和以前一样去江边碰碰运气呀!”程璐道。

小虎冷声一笑:“碰啥运气?江边都是些小鱼小虾,有什么用?”

“可是……你这么天天睡着,这马上就要去县城了,咱们家里现在这点东西根本连摊位费都挣不回来,该怎么办啊!”

没想到小虎急了,也是我住在他们家这么长时间下,第一次见到小虎向程璐发脾气。

他面红耳赤的说道:“怎么办?我他妈怎么知道怎么办?总之这事儿我不管,是他租下的摊位,钱他自己看着办,这事儿我不管了!”

面对突然发火的程小虎,程璐显然有些愕然,她紧咬着下唇,也不再吭声。

我心火上得厉害,一个大男人遇到事情就知道逃避就知道无病呻-吟,而不去想办法解决。

这样的人,也难怪他这么多年还没有一辆拖拉机。

当然我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而是沉声道:“那这样吧!小虎哥,你不去也可以,我自己去。出了事我自己来承担。”

程小虎不屑地“嘁”了一声,转过身背对着我,不再说话了。

程璐看着我道:“大山哥,你不要做傻事!双龙乡的人不好惹的。”

“没事,我还不信他们会吃人不成。”

“你还别不信,他们真会吃人。”程小虎冷笑一声说道。

“我看你就是懦夫!”

我怒骂一句,转身就往外面走。

程小虎却突然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来,一把掀开被子说道:“谁是懦夫?走,我现在就跟你去,不过我先跟你说清楚,出了事你自己去承担,别往我身上推,知不知道?”

看他下床了,我终于笑了起来,说道:“放心吧!没问题的,走吧!”

看着程小虎穿上了衣服,程璐又突然问道:“哥、大山哥,你们真的要去这么做吗?”

程小虎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道:“反正这事儿不关我的事,出了事他自己承担,正好可以把他从咱们家扫地出门。”

第一次做推油的经历口述|抬起老师的翘臀猛地冲击

“哥,你不是说不赶大山哥走的吗?”

程小虎又激动起来:“当初是这么说的,可璐璐你觉得现在这种状况下,还可能吗?咱们要不赶走他,咱们俩就得完蛋!黄老板是谁呀?咱们惹不起的……”

我伸手拍了拍程璐道:“我没事的,放心吧!”

我并不是要打肿脸充胖子,我就是觉得不应该存在这样的规矩。

这规矩简直太扯了,我相信两边的村民肯定都希望整改,只是没人站出来说这件事。

我让程小虎开上拖拉机,一来是表明我们的态度,二来是表明我们的决心。

程璐也跟我们一起出了门,一直将我们送到山脚。

程小虎就告诉我说这是几十年来的恩怨,十几年来都没人解决,他就不信我真能把这事儿给解决了。

他信不信是一回事,我做不做又是另一回事。

就像当初他觉得我不能在市场租下摊位,可不去尝试怎么知道不能呢?

到山顶后,小虎将拖拉机停了下来,对我说道:“从这里下去之后就是双龙乡的地界了,你可要考虑清楚了?现在反悔还来得及,要是我们的拖拉机驶进双龙乡的地界就没有反悔的机会了。“

我朝上下那片土地望去,不远处正有好几辆大大小小的拖拉机正在作业。

后山的土地真的挺好的,与御林村那边的土地完全形成鲜明对比。

我沉思了良久,对程小虎说道:“别怕,开下去看看。”

“你确定吗?”程小虎再次向我问道。

“确定!”我十分从容地点了点头。

随着一阵发动机的“轰轰”声,程小虎将拖拉机开向了后山,尔后他便一言不发了。

我让他将拖拉机开到那边地里后,他也没有言语,我怎么说他就怎么做。

其实我知道他心里也想解决好这件事,他应该比我更急,所以才答应跟跟我一起来这里的。

之所以态度那么恶劣,是因为他性格就是这样,但如果我真的出事了,他也会站出来的。

将拖拉机开到那边后,我让他停了下来。

将拖拉机开到那边地里停了下来,然后冲正在地里忙活的村民挥手喊道:“嘿!大哥……”

听到我的喊声后,那村民随即向我看了过来,他们都有些愣怔。

还没等我说话,其中一个留着大胡子的中年男子向我质问起来:“你们是御林村来的?”

我愣了一下,问旁边的小虎说:“他怎么知道我们是御林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