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上辈子结了仇,这辈子才做了一对这样的母女,结果现在告诉她,她根本不是他们家的人。

她突然感觉到庆幸,因为她现在觉得和他们是一家人都觉得可耻。

宋宁手里拿着笔在桌子上敲着,突然看到了书桌的一侧有根如果不是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的细针,尖针被灯光的照耀下闪着亮光。

宋宁将桌面的卷子收了起来,她从兜里取出一张纸巾出来,用纸巾小心翼翼地把银针包了起来。

宋宁绝对不信这根针无缘无故地会出现在书桌上,大概率就是宋凯里给她准备的吧。

宋宁冷笑一声,她不敢接触自己的皮肤,就宋凯里恶毒的心思,一根针把她扎一下又能会怎么样,所以事情也许没这么简单,一定是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宋宁想到这又取出两张纸将针仔仔细细包好了,装进自己的书包里。

装好后,宋宁还是不放心,又仔细检查了桌子椅子床上,还真让她又发现了几根细小的尖针。

宋宁将几根针用纸巾包起来,她又观察了一下针尖,似乎有些淡淡的血迹。

宋宁的心冰冷地可以冻坏方圆百里的东西,她大概知道这是什么了,只是明天还是拿去医院验一验才能断定。

宋宁觉得自己简直低估了宋凯里的恶毒,她冷着脸,最好不要是她想的那样,不然,她要鱼死网破让宋凯里和李简好看!

夜里,整个宋家都安静了,宋宁躺在床上睡着了,她的房门把手突然被人从外面转动了几下,外面的人似乎想要打开却怎么也打不开,没过一会儿,外面响起了轻微的钥匙声音,可是这次也没能顺利打开房门。

没一会儿,外面彻底没了动静。

床上的宋宁在黑暗中猛地睁开了眼睛,她嘴角微微一勾,嘲讽地轻哼了一声。

看来宋凯里是迫不及待想看看结果呢,可真是让他失望了呢。

宋宁心里突然有了主意,没过一会儿便又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宋宁收拾了书包,将几个银针又不着痕迹地放回了原处,留下两根放到了书包里。

她大开着房门,趁着宋凯里路过她房门的时候她状似被桌子上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突然捂着手痛呼了一声。

外面的宋凯里听到了,眼中闪过惊喜和得逞的恨意,随即就消失了。

宋凯里脸上带着担心,“阿宁你这是怎么了?”

宋宁故作镇定的将手背后,冷着脸说:“没什么,不知道被什么扎了一下,我回学校了。”

宋宁说完背着书包换了鞋就走了。

宋凯里甚至连阻拦都没有,既然已经扎到了宋宁,那他没必要再去扮演什么和善的慈父了。

他正笑意盈盈地站在窗边,宋明珠突然闯了进来,看到宋宁已经离开,她生气地冲着宋凯里喊道:“爸,我不管,我要从小房间里搬回来!这是我的房间我的床,凭什么要给宋宁住!”

宋明珠说完就生气地坐到了床上,突然她惊叫起来,“呀,什么东西扎到我了!”

宋凯里猛然睁大了双眼,疾步走过来将宋明珠拉起来,急切地问:“扎到你哪里了啊?”

宋明珠伸出手,手掌上一根针眼赫然出现在两人面前。

宋凯里急着跑到了客厅,手忙脚乱地找出一瓶消毒酒精,一股脑全都倒在了宋明珠手上。

宋明珠有些莫名其妙,不就是被扎了一下吗,爸爸至于这样吗?

销魂 紧致 娇嫩双飞 紧窄粗大娇嫩湿新婚娇妻

宋凯里倒完了酒精,颓然地坐在了地上,他不敢再看宋明珠的眼睛。

他居然害了自己女儿!

宋凯里突然恶狠狠地抬头咆哮道:“不是早就跟你们说没什么事禁止进这间房吗?你们为什么不听!为什么!”

宋明珠被宋凯里的样子吓到了,随即委屈地抽噎,“我看宋宁走了我才进来的啊。”

李简和宋明昕听到动静也跑了过来,就看到地上一滩水渍,而宋凯里瘫坐在地上。

“老宋,你们这是干嘛呢?干嘛骂明珠?”

宋凯里颓然地笑了两声,“完了,全完了!我是害人害己啊!”

其他三人都不解地看着有些癫狂的宋凯里,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宋宁背着书包走出小区后,坐了公交就去了附近最近的一个医院。

她直接挂了一个血液科的号,等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她。

宋宁拿出包的严实的两根针,对医生说:“医生,我被这两根针扎了,这上面之前似乎有点血迹,我想查查这到底是什么。”

医生带着手套仔细看了纸上的针,抬起眼睛看了眼宋宁,说:“我给你开个单子,你拿去检验科,顺便,我建议你也抽个血。”

宋宁点头,拿着单子和银针就去检验科将东西给了那里的医生,又去抽了血。

检测结果要两个小时才能出来,宋宁干脆坐在医院的长凳上写卷子。

李素突然来了电话,宋宁有些紧张地接了电话。

“喂,宋宁,你还在宋家吗?”

“没有,我刚从宋家出来,整准备回学校呢。”宋宁用平常的语气回答道。

“那就好,昨天晚上他们没有欺负你吧?”李素又不放心地问。

“没有,他们现在欺负不了我。”宋宁笃定地说,只是明着欺负不了,因为暗中下黑手了,好在她警醒,不然她真的被宋凯里害死了。

只是,这些事情暂时还是不能给李素说,不然李素那个暴脾气知道了,说不定又拿着刀子去宋家砍人去了。

可是,瞒的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李素正要说话,宋宁这边的走廊上突然响起了一阵说话声,“请102号前往1号血液科前往就诊。”

宋宁连忙捂住了手机,可是那边的李素已经听见了。

李素冷冰冰的声音传到了宋宁的耳边,“宋宁你给我说实话,你现在在哪里?”

宋宁无声叹气,最后还是决定据实相告了,“宋凯里在房子里放了七八个监控,还在我的床上被子里书桌上放了好多银针,针上有可疑的东西,我以防万一,来医院检查确认一下。”

宋宁的话说完,李素沉默了一瞬,她冷笑一声,意外地没有骂人,“你在哪个医院,我让老秦去接你,等检查结果出来了你们再离开。”

宋宁刚想拒绝,李素又放大了嗓音,“宋宁听话!”

宋宁似乎从李素的声音中听到了一丝颤音,她恍然发现,李素似乎在恐惧。

宋宁只好给李素说了地址,李素很快就挂了。

宋宁拿着手机坐在椅子上有些失神,她没想到宋凯里会想出这种法子,也没想到宋凯里居然会这么阴损恶毒。

她以为宋凯里只是小打小闹的让她出个丑什么的,没想到却是要毁她一辈子,甚至要了她的命!

如果不是她小心,她真的就中了宋凯里的阴损恶毒的毒计了。

宋宁第一次觉得有了后怕的感觉,她只觉得自己浑身冷冰冰的,手心却紧张地一片濡湿。

宋宁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发了多久的呆,她是被秦国安摇回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