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你想尽一切办法离开这里的话也不至于会陷得这么深了。

冰羽的脸上多出了几分笑容,可是心中也非常明白花姐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就很难再放弃这样的权利。

唾手可夺的权利,往往会让人失去了辨别的能力。

更别说是轻易放弃了。

花姐尴尬的笑了笑说;“多谢......!!”

现在接下来直接晕了过去。

看到周围那些蠢蠢欲动的人们已经慢慢退却。

秦苍穹直接离开了酒吧!

当然花姐也被带走了。

不过她身上的咒法已经被恒澈给压制下去了。

已经在世上活了不知道多久的他,对于压制一个小小的自爆符,还是非常的自信的。

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翁熄性放纵系列短篇h

车子上......

恒澈看着远处的花姐,然后表情有几分迷茫......

“人类都是这样吗?即使受尽折磨也非要享受全力?”

听到这话,边上的开车的冰羽就直接说;“那你就想多了。

“有的人会为了权利不顾一切,有的人却会为了亲情放弃一切,也有人会为了欲望而不能自拔......!!”

说到这里,冰羽突然想到了什么,便是瞬间闭了嘴......!!

恒澈显然也被冰羽的这句话给说的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花姐突然醒了过来。

她看着周围的一切,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

没有任何伤痕后,她竟然仿佛一个孩子一样,直接笑了出来。

“我竟然还有能够活着出魔窟的时候,我从来都没想过,竟然还能够看到外面的世界......!!”

说完这话,花姐就激动的不能自已......!!

冰羽看着激动万分的花姐,便是有些无奈了,虽然她激动可以理解。

可是也没必要这个德行吧!

想到这里,冰羽便是直接说;“你还是老实点比较好,你身上压制的力量虽然很强大,但是你也不能够太过激动。

“起码得三天,你的咒才能够完全揭开。

花姐笑着说:“谢谢你们了,我本来以为今天我会死......!!”

这话一出,冰羽便是感觉事情有什么不对劲的了,今天是不是不应该救这个女人。

可是,他又想不出,到底是那里不对劲。

............

升龙府

刚刚进入府中后,花姐便是和一个小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