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懒得从顾宴安的腿上爬起来看,索性之后也会知道,就开始躺平等着了。

结果,她等到的是顾宴安再次将平板递到她面上,屏幕上那东西,如果她没有眼花的话,那是字帖?

什么玩意儿?

“写完二十页,就带你去吃战斧牛排。”

顾宴安语气平淡的说出这个让君霓极其不愿意听见的消息。

说完,他还十分体贴的将平板的界面调回备忘录,放到君霓的爪爪下,并看了君霓一眼,那意思是——

有什么意见,你尽管提。

君霓深呼吸好几次,才让自己平静的写下这行字:为什么?

顾宴安回写:丑。

君霓:怒。

但为了吃的,她可以暂时忍气吞声,她写道:我可以打字。

言外之意,打字就不丑了。

顾宴安淡定写:不行。

君霓:你欺负我!

我没有,我是为了你好。

君霓:她不信。

看着气呼呼的君霓,顾宴安还真有了欺负君霓的快乐。

他之所以让君霓练习字,虽然有出于他实在是对君霓的字有些不能忍的原因,更多的还是给君霓找点儿事做。

不然吃了睡,睡了吃,他会以为自己养的是一头小猪。

十页。

二十。

君霓忍了忍,再次写:十五。

成交。

君霓:“……”

她感觉,她被套路了,但是没有证据。

等她将那十五页字帖写完,君霓才反应过来:不是,她现在就一动物,练什么字?

她不是歧视动物,她是羡慕!

就让她安安静静、乖乖巧巧的当个小动物吧!

事情的结果就是,君霓‘割地赔款’,写了十五页字帖,顾宴安检查合格之后,才被带着出去吃了十盘战斧牛排。

这是她辛勤的劳动换来的,真香。

啧啧。

·

又是周末。

这一次,顾宴安周五的时候,就提前带着君霓出去吃了东西。

原因是他们这周要回顾宴安父母那儿。

车子在顾家门口停稳,熄了火,解了安全带,顾宴安才抱着君霓下车。

君霓一下车,就被出来迎接他们的顾母,抱过去低头亲了一口。

君霓:“……”

就一脸懵逼。

她怎么一出场,就被美少妇亲亲了?

一个月前,初次见面,顾母似乎也没这么热情吧?

一边摸下面一边呻吟 粗大进出人妻花蜜红肿

君霓就一脸懵的被顾母抱回来家。

原本,在君霓的想象中,多少会有点儿严肃的顾父,看见她也是一脸的慈祥。

于是,这周末两天,君霓啥也没干,就接受顾父顾母的投喂去了。

走哪儿都有顾母这个美夫人抱着,一天到晚都有人陪伴,着实享受了一把,团宠的待遇。

君霓是后来才知道,顾母为什么一上来就亲她一口,极大部分是因为有了她的存在,顾母的儿子吃饭香了。

因此,顾母觉得君霓是他们家的福星。

既然是福星,上来自然是要最热烈的欢迎。

君霓:果然,母爱会使母爱使得再优雅的女人疯狂。

·

自从顾家回来之后,君霓发现顾宴安变了。

主要的变化是,顾宴安竟然把她带到顾氏来了。

因此,君霓发现了,顾宴安的助理,竟然是她直播间的大佬粉丝。

真的是,缘分。

顾宴安之所以想到,要将君霓带到公司,还是顾父顾母和君霓之间的相处,给的他灵感。

他就想着,他平时上班去了,小家伙一个人在家,应该挺孤单的。

为了不让君霓孤单,他就将君霓带在身边了。

·

这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工作日。

这天,君霓照旧被顾宴安从床上叫醒,起来吃早饭。

一口一个小笼包,没多久,十屉小笼包就被君霓干掉了。

然后,她又喝了一碗豆浆,准备给这顿早餐画上完美的句号。

结果,她刚一停下,就感觉对面的顾宴安,看着她的视线,有些古怪。

君霓:“呜伊伊。”

顾宴安现在大多时候能从小家伙的叫声中,把它的意思猜到七八分。

比如,这个时候,她应该在问:“怎么了吗?”

顾宴安沉吟了一下,“我在想,吃了这么多东西,你为什么不长大,甚至都不长胖的?”

所以,问题来了,小家伙吃的东西,都到哪里去了?

君霓:“呜伊伊!”

天生的!

“再多吃一点,就算长不大,但是长胖点也行啊。”

顾宴安说着,将自己面前的那屉小笼包推到了君霓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