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付出未必有母亲多,未必有母亲对你情深,你能爱慕上她,为何不是母亲?”

淮阳王盯着冲到自己面前的穆凰舞,神色淡淡的。

没同淮阳王世子做比较前,他认为穆凰舞虽好虚名,女侯养出来的女孩子眼界不会太低。

他微微摇头,叹道:“是我高估了女侯的眼界,女侯抚养你长大,你不如你哥哥倒也不奇怪。

“女侯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弄丢了,真相大白后她只是避不见人,只给出拿你哥哥同云薇联姻的补偿?!

可笑至极,可悲至极,也可恶至极!”

淮阳王连着说了三个至极,按了按眉心,说道:“我不是个好人,也不是个三心二意的坏男人,娶了一个,心上还放着一个。

“当年我同你母亲成亲,的确是身不由己,为了二哥,为了他口中的穆家江山,我既然已经放下了,也就娶了你母亲。

“可惜她始终不知我要得是什么,也始终不曾让我动心。

“我回应不了她的爱慕,不愿耽搁她,每年我都会问她是否和离。”

“父亲觉得这么做就对得住你的良心?你就是好男人?!”

穆凰舞垂从桌子上拿起和离书,哭着说道:“这份和离书是从你们成亲那一年就写好,看纸张颜色就知道已有很多年了。

你从不曾努力去爱上母亲,早已做了和离的决定,你每次去问母亲是否和离,对她都是一次打击。”

“那你想让我怎么做?”

淮阳王气笑了,说道:“女儿似母,你同你娘真的很像,总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得付出了就一定能让所在意的人喜欢。

“我也许做的不够好,无法让你们母女满意,这是我能做到的极致了。”

“你从未想过同我娘好好过日子!我娘甚至已经不求自己被你放在心上,难道她做你的妻子都不成?留在你身边都是羞辱你吗?”

穆凰舞似要把一切的委屈,一切不甘心都哭出来,拽住摇摇欲坠的淮阳王妃:

宝贝你那里又湿又紧 h,小屁孩挺进市长美妇

“失去了她,你永远找不到一个似她这么在意你的女人,你所心仪的女人……其实她动心很少很少。”

屋子里母女哭成一团,淮阳王妃全靠穆凰舞支撑,希望淮阳王改变主意。

穆凰舞轻轻拍着母亲的后背,母女两人四双眼一直看着淮阳王。

“你是认可皇上,对吧,二哥心里有二嫂,有杨娘娘,有谭晔的生母,也许还有好几个能让他心动的女人。

“他可以毫无顾忌享受千娇百媚的美人们,把私生子带回去交给二嫂抚养,照样同二嫂过日子。”

淮阳王妃身体一颤,下意识向穆凰舞怀里缩了缩,穆凰舞咬着嘴唇许久,才开口:

“这也没什么不好,毕竟杨妃娘娘怕是也没在意过……”

淮阳王眉梢微挑,平缓又冷静:

“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同你娘别说心灵相通,连说话行事都很难一致,她所在意的,我不喜欢。

“我从来不觉得二哥做得对,他对妻子,对妾侍,对心仪的女子的态度,我理解不了,也不想效仿。

“这世上似二哥的男人极多,他那个圈子里不缺我一个,我一向是宁缺毋滥,等不到再让我心动的女子,宁可孤独终老。”

“横竖穆阳答应为我养老送终,为我披麻戴孝,捧排位摔盆。”

淮阳王站起身,绕过她们向外走去:

“我入宫同母亲说和离的事,按照我们的约定,王府留给你们,除了我书房中……那些书也留给你儿子,省得他每次都偷偷溜进去翻书看。”

“我保证母亲不会寻你的麻烦,你可对外宣扬是我的问题,是多情,还是无视儿女,或是身体有残缺都可以。

“我不在乎虚名,不怕被世人嘲讽奚落。”

“王爷,不要,不要离开。”

淮阳王推开穆凰舞,追到淮阳王身后,眼角渗血,卑微又可怜:

“我错了,我不让凰舞嫁给穆阳了,其实我是看好他值得托付女儿,想你喜欢他,我才动了结亲的念头,我只想着他同王爷更亲近。

“……我们不要和离,好不好?我现在已经什么都没了,娘亲不肯见我,外面一群人看我笑话。

儿子即将出征,凰舞她孝顺却不懂事,我不能没有王爷,我不再要求王爷陪我,你想住在穆阳那里多久都成,就是不要只给我一封和离书。”

淮阳王妃跪在了地上,伸手去拽淮阳王的衣摆,明明近在咫尺,淮阳王轻易做到让她连衣角都碰不到。

她抓了一个空:“王爷,别离开我,我……我当初那样子,您都肯原谅我,护着我,您说过不是我的错,这一次我只是看好穆阳,并非十恶不赦的大错。”

“你算计穆阳,破坏他的婚事,于我就是十恶不赦的大错。”

淮阳王唇边的淡然没了,他走过的错路,最不希望穆阳重新走一遍。

穆阳想娶云薇已经很不容易了,还有一群人在旁边添乱,这像话吗?

穆阳同云薇因误会情断,他们无法在一起,穆阳未必能如同它一样熬过情殇。

那小子比他痴情,放不下心仪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