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正飘落的雪花和白雪覆盖的院子,无声的契合出了另一番美妙景像。

善柔裹着狐裘,坐在走廊里。

她四周挡着屏风,身旁放了几只火盆子,里面的炭燃得很旺,不时发出‘噼啪’声响,炸起些细小的火星子。

她轻叹一声,时间可真快,眨眼间自己便来这里近两月了。

修罗城虽然像个工业废墟,又各种劫难不断,人妖鬼怪群殴也如家常便饭,总之就是乱糟糟一团。可她此时,却有些想念那里。

也不知道那两个不孝徒,将药库打理得怎样?仇家有没有趁她不在,去找麻烦,若是去了,那两个小怂包能搞定吗?

“怎么想父母了?”

秦逸的声音传来,她瞬间回神循着声看去。

他一手持纸伞,一手负于身后,自她院门前的阶梯一步步走上来。

黑劲装,银冠束发,在风雪与院中紫色光芒的映衬之下,迷人到令她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他。

她的‘马儿’,无论何时何地,都是最俊的。

他脚踩在积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一步一步平平稳稳,像是这新年夜里最轻快的欢颂歌。

‘俊马儿’刹那间冲淡了她的思乡之情。可她却没有起身迎他,反而换个更舒服的姿势,看着他向自己走来。

秦逸收起纸伞,站到她身前。

她便抬头仰望着他,这样的角度看去,他的轮廓更加棱角分明,就连微动的喉结,也让她觉得好看死了。

“看来是想我了!”秦逸笑着在她身旁的椅中坐下来。

善柔回了神,但却没收回目光,偏头继续看着他。

事实上与他不过三五天没见,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今晚再看到他,心里的感觉不太一样。有种,他果然会来的轻快与满足。

秦逸见她换着姿势看自己,脸上笑容完全没法自控。

善柔:“你再不到,我可要收座椅,回屋睡了。”

秦逸笑着往火中添了些炭,火星子噼里啪啦往善柔的衣裙上飞,他立刻挥散了它们。

“这么说,幸亏我来得早呢!”

“要是再晚一点,不只见不到我,还没酒喝呢!”

“酒?”秦逸看着火光映衬下,双眼神睬奕奕的她。看来自己离开这几日,她的确有好好的养身体。

“春枝快上酒菜,本小姐今晚要跟将军喝一杯。”善柔喊道。

春枝动作飞快的上了酒菜,又添几只火盆,加屏风,将四周挡得更牢靠严实。

大炕上偷换肉体:老校长猎艳女教师小说

善柔拿起酒,便倒了两杯。

“来,秦逸!”

秦逸本想说,她身体未好,不宜饮酒,但张了张嘴,却没说出口,面带笑容接过洒杯。

“好,来!”

两人笑着喝起来。

“那天的九溪雪莲,我要谢谢你!”善柔说着又举起了杯。

秦逸笑着跟她碰杯后一口喝下。

“那,你那天说的话还算吗?”

善柔此时只觉得全身暖乎乎的。

“什么话?”

“再送你两朵九溪雪莲,明日便嫁去我战神府。”

他往她身边靠近了些,说话的气息,不时在她脖子上拂过,有些酥酥痒痒的。

善柔回神:“偷听我说话?”

秦逸笑了笑:“只听到这一句,其余都没听到。”

善柔将空杯举向他:“倒酒!”

秦逸将她杯填满。

“作数吗?”他又问。

善柔仰头喝光杯中洒,双眼亮得像披上了一池粼粼波光。

“当然作数。可我知道九溪雪莲,十年开一回,一回只有寥寥几朵,且只开三日。无论是江湖、还是道门,又或者是官中,想要它的不计其数。所以就算我答应,你也摘不到了。”

“小柔对九溪雪莲如此熟悉?”

善柔咯咯咯笑起来。

“错,我不是对九溪雪莲熟悉,是对这世间存在的药材都熟悉。什么天山仙灵,北海神参...”

秦逸看着她微红的脸庞,渐显迷离的眼神,显然是醉了。

或许可以问问那个什么兰。

“那小柔可知,什么药是最厉害的?”

“最厉害的药!当然我的‘兰兰’呀!可惜我没采到...我遇上火....”自己在说什么,醒醒...醒不了,古代的酒好猛...

秦逸还在等她继续往下说,却见她眉头一拧呜呜的哭起来。

他连忙倒了醒酒茶,可她晃来晃去不肯喝。

他只好紧紧揽着她,连哄带骗她才喝下去。他转头将茶杯放下,善柔竟然靠在他怀中睡着了。

不能喝酒还逞强。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庞,又嫩又弹手感还真不错。只是这脸色还是有些苍白。

他脑中又闪出初见时伤痕累累的她。心头如同有人,时不时在用针扎一样。

‘乖马儿,真俊!’怀中人嘀咕着。

“谁是乖马儿?”他顺着她的话问。

“秦逸...乖马儿、大靠山,本修...修...落难至此...你可捡了...大便宜...好好对我,将来我...!”

秦逸听着她断断续续的醉梦话哭笑不得。

夜雪还在漱漱的下,秦逸抱着她回屋,身量依旧轻得令他心疼。

放她至床上时,目光不由得停在她心前的伤口处。

手轻轻掀了一角衣襟,狰狞的伤口入眼,他眉头瞬间深锁。这伤真的没有药可以彻底治瘉吗?

有规律的烟花声响起,他起身准备离开,手却被善柔握住了,于是只好在床边坐下来。

善柔翻身,枕在他的手上。

秦逸伸手将她垂下的发,捋至耳后。

小片刻之后她终于睡熟,他才将手轻轻抽出、掖好被角,脚步极轻的出了房间。

离开前不忘嘱咐春枝,仔细守着善柔。

秦逸刚出善府大门,就见烟望与辰风带着他的马等在那里。

“将军!”

“如何了?”

“玉瑶台,除了玉媚与玉牡丹,并没有派其他人前往玉庄。”

秦逸眉头微微拧着:“玉庄的背景查清了吗?”

辰风:“玉庄,是纤云圣山十八分支之一,也是最差的分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