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亲可以应付得过来,你的身子不好,还是先休息着,我娘亲会想办法摆平的。”

“快一点!”手指伸出想拉住她的衣袖,却还是软软地滑下。

“你娘亲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不能看着她身陷困境,而装作不知道。”

“你的样子看来很不好,你根本还动不了啊!”面面叫着,泪珠开始从眼睛里滚出来。

“所以我想请你扶着我过去,村口离这里应该隔得并不远吧?”

“可是……”面面看着一脸倔强的赤纱,没有办法,只有硬着头皮走上前。

赤纱手中紧紧握着脖颈间挂着的那块通透紫玉,这块挂在她脖子上的玉,看成色和光泽,应该是价值不菲。

这块紫玉,说不定是证明她身份的重要信物,可是,何大妈一家对她有救命之恩,她不能见死不救!

钱财乃身外之物!这块玉,一定可以抵付所有的苛捐杂税,说不定还能让何大妈一家过上丰裕的生活!

“相信我!我有办法帮助你们!”想到这里,赤纱胸有成竹地开口道。

面面看着赤纱眼里流露出来的真诚,和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她总算妥协了,于是不再坚持,她小心翼翼地扶着软得根本站不住的赤纱走出这间破旧的茅草房。

“把全村该上缴的钱拿出来,否则,你们就别想有安生的日子过。”

“我们没有赖着不还,我们也在拼命工作凑足这笔赋税。求求你们,我一定想办法还、马上就还!”

何大妈哭泣着,裂口的手往衣袋里掏,但掏了半天,只掏出一把铜钱儿。

其他村民见状都跑进家里,但只翻出了几两银子,那已经是全村人全部的积蓄。可它,一点也不够!

官兵们看着那小小的、可怜的铜钱,一个个哈哈大笑。

“差得远呢!这点银两,还不够爷上酒楼喝一顿呢!你在耍本大爷是不是?”

一个官兵抬起脚踢她的手,一把的铜钱儿散落了一地。

她发出一声哀叫,她长久以来的辛苦与劳累全白费了!辛苦苦攒下的铜钱儿虽然不多,虽然低廉得难以想象,但也毕竟是费尽千辛万苦才攒下来的。

她不顾官兵们的嘲笑,从泥泞中拾起一个个的铜钱。

正当她准备捡起其中一个时,一只官兵的大脚踩在了上面。她抬起头来,用一种哀求的目光望着那个高高在上的官兵。

她的祈求没得到饶恕,反而激怒了官兵,他们高声嚷着、凶狠地责骂着,并用脚踢着她。

村民们都畏惧那些官兵,不敢上前阻止,更加不敢吭一声!

可怜的何大妈被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浑身是血,身上的衣服也被撕破了,露出千疮百孔,血肉模糊的伤痕。

2022最好看(他添的我下面高潮直流水)全章节阅读

她被打得几乎奄奄一息,但懦弱的村民们不敢还手,还窝囊地用手抱着头,身子缩作一团,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生怕下一个被挨打的人,就是自己。

“滚,滚开!不许碰她,不许拿你们的脏手去碰她!” 一个冷冷的、严厉的声音如雷击般从不远处传来。

这个声音冰冷且威严,令那个正在欺负面面的官兵被震住了,官兵们不约而同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有一个白衣女子步伐蹒跚,缓缓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一个病怏怏虚弱不堪的黄毛小丫头,居然敢当众喝止他们执行公务?

这个黄毛小丫头,实在是太大胆,不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不行,他们必须要好好教训,这个黄毛小丫头一顿不可!

当官兵们抽出腰间的宝剑,想要发威时,却发现迎面而来的是一位超凡脱俗,能倾倒天下的绝色美人。

官兵们不约而同地惊呆了,嘴边不断地流着口水,用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打量着,眼前这位绝色美人!

眼前的美人正是赤纱,她在面面的搀扶下,终于站到了那帮嚣张的官兵面前。

“各位官爷请息怒,有话慢慢说。”赤纱上前鞠了一躬,她知道这些官兵不好惹,只得暂时压下怒火, 和颜悦色道。

官兵们眼见这绝美似仙的美人儿上前,如此近距离跟自己谈天,魂儿都丢了一半儿。

他们心中怒火消了大半,脸色瞬间转变,都变得和颜悦色起来。其中一个肥胖的官兵伸出双手,想要握住上前而来的赤纱。

此时,一旁冷眼旁观的领头官兵忽地上前,一把将赤纱搂入怀中,躲过了肥胖的官兵的碰触。

被人拥入怀中的赤纱心中大惊,神色大变,但随即又恢复以往从容面色,站稳道:“这位官爷意欲何为?”

那个领头的官兵脸上有一种不怀好意的笑容,他靠近赤纱说。

“美人儿,只要你陪我们出去乐一个晚上,我就可以让你们村里的赋税一笔勾销,怎么样?小美人,这样的交易够公平了。”

何大妈被这可耻的提议吓得脸色苍白,她可不愿意赤纱受连累,被迫沦落到那种地步。

她愤怒地瞪大眼望着提议的官兵,然后,发出一声喊叫,以出乎意料的力气扑过去护住赤纱。

“哼,脏婆子,滚一边去!”其中一个官兵抬起脚来把何大妈踹到了一边。

“娘亲!”面面见自己的娘亲被踢,尖叫着扑过去。

但一只大手抓住了她,拉扯着她。她拼命尖叫,乱踢乱抓地反抗。

她听到官兵们的咒骂,他们扇她耳光,可她仍在尖叫、挣扎。

其中一个官兵发现衣裳褴褛的面面,长得十分清秀,看她的模样,长大以后也会是一个美人胚子!

于是,他打起了歪主意, 他脸上露出一种不怀好意的笑容。

“这个小姑娘长得还算过得去吧。要是把她买入青楼,所得到的银子,说不定就能够抵得了全村的赋税了!”

说罢,他伸出一双大手,就要来抓住挣扎不断的小女孩面面。

面面的脸变得绯红,但马上又被这可耻的提议吓得苍白。

她听说过不少姑娘也是因为缺少钱而被迫买入青楼,任由那些肮脏的男人轮流糟践,但没想到这命运终究有一天也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她知道那些姑娘最终没有一个得到好结果,当她们脸上的红晕被折磨得消失后,就只有如乞丐一样等死。

她瞪大眼望着提议的士兵,无法说出一个字,整个人一下子被吓傻了。

那官差不怀好意地说着,伸出一双毛茸茸的大手,走上前来,就要去拉,被吓得愣在原地,浑身发抖的小女孩。

一直躺在地上的何大妈发出一声绝望的喊叫,以出乎意料的力气扑过去护住自己的女儿。

“滚,滚开!不许碰我的女儿,不许拿你们的脏手去碰她!我要杀了你们!”

“脏婆子,你去死吧!”士兵抬起脚来,对着浑身伤痕累累的何大妈,又是一顿毒打,乱踢。

“不要打我的娘亲!面面尖叫着扑过去,她要去看看娘亲伤到了哪里,她生怕自己的娘亲就这样被活生生地打死!

她的父亲已经死了,她不能再失去她唯一的亲人,她最爱的娘亲!

面面一边哭喊着,一边用自己娇小的身躯,护住何大妈,生怕她被那个可恶的官兵踢伤。

赤纱吃了一惊,她没有想到何大妈母女会因为她,受那个可恶的官兵欺凌!

或许,她的身体那么虚弱,根本就不应该出来!她不但没有帮上忙,还连累了何大妈母女俩。

赤纱自责不已的同时,胸中的愤怒燃烧到了极点。

“住手!”她忽然满脸绯红,一直红到了发根,两眼盯住这个欺辱她们的官兵。

同时一双眼睛变暗了,突然闪烁一下,又变得漆黑,接着燃起了不可遏制的火。

赤纱摸出一把随便携带的匕首,用锋利的刀尖对准那个官兵,咬牙切齿地说:“放开那对母女,否则,我就对你们不客气!”

那个官兵被赤纱的举动吓住了,停下了殴打,何大妈母女的动作!

面面见状,立刻扶起何大妈,颤颤兢兢地躲到了赤纱的身后。

那个领头的官兵大为惊慌,他嘟嘟囔囔说了几句责备他手下的话,然后态度变得不再那么嚣张。

“只要你们可以按时缴付赋税,我们就不会再为难你们村人!”

“既然是这样,好说好说。” 赤纱淡定从容,一双媚眼微微一眨,道出这惊人一语。

众人听闻脸色瞬间转变,整个村里的人都知道,即便是村里的所有人不眠不休地工作, 挣到的钱不吃不喝,这一辈子也难以缴付这么多赋税!

否则,官兵们就不会三番五次地来威胁,甚至是强行搬东西,搜刮任何值钱的东西!

纵使是全村人都无能为力的事情,而这个陌生的女子却轻易就承诺可以做到,此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村民们都用惊讶的眼神看着赤纱好一会,接着纷纷低头议论纷纷,窃窃私语。

赤纱对村民们的质疑并不在乎,她微微咧嘴一笑,伸手将脖颈上挂着的紫玉,扯了下来。

她将紫玉递到那个故意刁难的领头的官兵手里,说:“官爷,你看这个宝贝能抵付全村村民的赋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