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豪开始往京市以外的省份跑订单。

孙诚也带着文熙回老家准备结婚的事情。

文熙在火车上就很担心:“要是你妈妈不喜欢我怎么办?”

孙诚笑起来:“没关系,以后我们在京市生活,只要我喜欢你就好。”

文熙红着脸,娇嗔的瞪了孙诚一眼。

到了天市时,文熙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小的一个城市,街上的行人穿的也很朴素,比京市和南方都差了很多。

她穿着一条鹅黄色连衣裙,反而非常的显眼,惹的路人纷纷回头看着。

皇后跪着品箫,钻到她裙子里添内裤

文熙也不在意,反而觉得惊讶:“你说叶青嫂子就是从这里走出的?她的思想和见识可不一样啊。”

孙诚一直都觉得叶青是个神奇的存在,一个没上过学的村姑,却什么都知道,做生意风生水起。

还会画画,还画的非常好。

却聪明的知道,就算文熙不介意以前的事情,现在和叶青关系很好,也不能在这时候夸叶青:“你累不累?我们坐车回去?”

文熙没拒绝,两人坐了个人三轮车回家。

孙母刚串门回来,也没接到孙诚要回来的信,看见孙诚和文熙,惊的手里的鞋子都掉在地上:“孙诚?你回来了。”

说着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

这两年,孙诚除了往家里寄钱,一封信也没写过,她还是听别人说,孙诚在外面挣钱了,当了大老板。

却始终不肯回家。

她也想跟儿子联系,让他回家来看看,却不知道去哪儿联系。

现在看见儿子好好的站在面前,委屈的眼泪流下来。

孙诚牵着文熙的手:“这是我对象文熙,我们是回来商量结婚的事情。”

毕竟孙诚的户口还在这边,结婚也要在这边办,他想着如果方便,就把户口迁出去。

孙母愣了一下,看向文熙,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这么漂亮个姑娘,打扮的却不怎么正经,看着也不像个过日子的人。

又看向文熙的腰身,那些纤细,屁股也小,能不能生儿子?

怕孙诚不高兴,勉强笑着:“好好好,回来就好,赶紧进屋坐,我去买肉中午给你们做臊子面吃。”

看着还是挺热情,孙诚也没在意,拉着文熙进屋。

带她参观自己以前的卧室。

文熙看了一圈,心里不知道怎么,突然有些不舒服:“你以前结婚是不是在这个屋子里?”

孙诚哭笑不得, 过去抱着文熙:“是,不过我没有住过,我们也没同房,我就只和你好。”

文熙脸一红, 捶打着孙诚:“你怎么这么讨厌,现在说话越来越过分。”

孙诚就喜欢看文熙这种含羞带嗔的模样:“你让我亲一下,亲一下,我就不说了。”

孙母原本想过来问问孙诚还想吃什么,结果刚到门口就听见这么两句,老脸臊的不行, 忙不迭逃走。

没想到自己那个稳重的儿子,竟然还有这么孟浪的一面。

孙母觉得就是这个叫文熙的姑娘带坏了儿子,大白天就能说这种没羞没臊的话,却没办法,只能去买肉。

还要热情的招待她。

买了肉和菜回来的路上,还碰见了刘金兰,这个昔日的好友,亲家,现在变得和仇人差不多。

刘金兰觉得女儿沈芳荣走到今天,都是孙诚的不负责任。

因为怪不到孙诚,就怪孙母,当初明知道自己儿子不愿意,她还张罗着娶自家闺女,最后让沈芳荣活在火坑中。

这会儿看见孙母,想到这两年孙诚一点音信都没有,又有些幸灾乐祸:“还出来买肉呢?你家老大儿子不是在东北,你怎么不去?对了,还听说孙诚现在是大老板了,怎么也没见接你去享福?”

孙母也气刘金兰,生个什么破烂货女儿, 还装的大家闺秀,看看最后干的都是人事,现在见刘金兰讽刺她,毫不客气的讽刺回去:“真是让你失望了,我儿子回来了,还给我带了儿媳妇回来了。”

刘金兰惊讶:“你说啥?孙诚回来了?”

孙母得意的笑:“是啊,回来了,回来准备结婚呢。”

刘金兰心里瞬间气的不行,凭什么孙诚可以回来结婚?他有什么资格可以得到幸福:“他还有脸回来,害我们家荣荣那么惨,竟然还有脸回来!”

孙母瞬间不乐意:“什么是我们害的,你家沈芳荣干的都是什么事情,那是人干的事情吗?背着人偷汉子,还好意思说。”

刘金兰顿时不乐意,口吐芬芳的骂起来。

骂到最后,两人直接上手撕吧起来。

引来一群人围观。

最后还是被路人给拉开才算罢休。

孙母脸上带着伤,头发乱糟糟,衣服上也全是灰的回去。

孙诚见了都一愣,出去买个肉,怎么还变成这样了:“出什么事了?”

孙母哭起来:“还能有谁,就是刘金兰那个泼妇,你说你这两年也不回来,你知道邻居们都怎么笑话我,还有刘金兰,巴不得你死在外面呢。是,当初我是做的不对,可是我不那么做,你不就跟那个小寡妇混在一起了?”

孙诚脸一黑:“妈,你在胡说什么?”

孙母这会儿已经有些不管不顾,诉说着自己的委屈:“我说什么,我说的有错吗?你都被人鬼迷心窍了,你也不想想,你那时候天天让那个小寡妇家里跑,我能不担心吗?再说了, 你要是结婚后和沈芳荣好好过日子,能变成这样吗?”

她是觉得自己有错,但更多的错在孙诚和叶青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