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手里的盘子不快的放下:“公子也真是的,弄一个什么姓罗的过来,现在贴身全是她在伺候,俨然不顾咱家姑娘了。”

“算了。”

素问皱眉:“姑娘还在里面呢,还是小点儿声吧。”

苏合点头,两人将饭菜布好,只留下素问一个人伺候,宋端一边吃着嘴里的青菜,一边瞧着气鼓鼓的她,好笑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是这将军府里有谁给你委屈受了?我替你做主就是了。”

“姑娘要这么说的话。”素问顿了顿,“就把罗清逸弄走。”

宋端脸上的笑容一敛,没有回答。

素问横着眼:“姑娘,您瞧着就不生气吗?”

宋端的语气俨然没有方才那么轻快:“我为什么要生气,罗清逸在这里不知道帮我分担了多少去,不用成日伺候人,这难道不好吗?”

素问一眼看出宋端的心口不一,往前凑了凑,故意道:“那姑娘还觉得这样很好吗?您侍奉了公子九年,形影不离的位置眼下换了人,就一点儿都不别扭吗?”

宋端闻言,抿了抿嘴唇,将筷子放下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素问撇着嘴:“奴可不想说什么,姑娘都不说,我也不说。”

“不说就别在这里给我绕弯子。”

宋端难得在她面前言语沉肃:“出去吧。”

素问不甘心,还想说什么,但对视到宋端那精冷的眼,知晓这人心里也有些不快,应该是被自己惹怒了,这才小心离开。

而房内的宋端重新拿起筷子,在菜上挑挑拣拣了半天,也没夹起一块菜放进嘴里,瞧见旁边的猪肉,索性吃了一大块。

这卤肉她素来最爱,但这会儿唇齿咀嚼,又死又涩,迟迟咽不下。

宋端干脆拿起小碟,将那肉吐了出来。

瞧着那肉被嚼过的惨烈模样,宋端不耐烦的在手指间转动着玉筷,猛地用力扎进桌案,竟然活生生的进去了二寸还多。

只是这样的举动,就连宋端自己也有些懵,用力的拔了拔,还有些拔不动,皱眉端详,自己刚才是怎么扎进去的。

“呼——”

宋端莫名烦躁,进去卧房躺在榻上,四肢大字摆开,没有往日的规矩。

从前在太丘的时候,她经常这样躺在草地上,有的时候耳朵里面还会钻小虫子,有一回睡着了,小虫儿进去被掏碎了,青凤还给她上了好久的药。

想来还有两个月就要回去了,怎么轻松不起来呢。

宋端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企图化解一下心头郁闷,却越拍越烦,转身趴在榻上,将脸埋在香喷喷的被褥里,一声不发。

重生了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和前世不同,或许比前世更险,现在唯一能肯定的是,狐狸玉佩在师父的手上,她至少不会因此大祸临头。

或许就是因为此事,才会造成这两世的大不同。

恰如一颗棋子。

落在两处,就会改变整个棋盘的走向。

-------------------------------------

“好了,你下去吧,我自己无妨。”

韩来瞧着给自己布菜的罗清逸,也觉得食之无味,明明眼前都是自己爱吃的菜,可是进嘴里,就是没有宋端给自己夹的好吃。

就算是白面馒头,也能吃出甜味来。

罗清逸见状,倒也伶俐,起身行礼离开。

小篆端着茶进来,见韩来面前的菜碟儿堆得老高,可是筷子上却干干净净的没有菜汤,就知道没吃几口。

“公子,您先喝杯茶吧。”

韩来见那茶里清澈如白水,皱眉道:“不是荤茶吗?”

“是罗姑娘吩咐的。”小篆抱着木盘说道,“罗姑娘说饭后最好喝清茶,而且您现在喝着汤药呢,那荤茶太辣了,还是先停一停。”

韩来捂了一下脸,这茶里没有肉沫姜磨合八角,怎么喝啊。

“宋端呢?”

他拿起来勉强抿了一口,又不快的放下。

“宋姑娘在怀阁吧。”小篆思忖道,“这个时候应该也在用夜食,公子是要让奴去把宋姑娘叫来伺候吗?”

“不用,这里都有罗清逸了。”韩来低冷道。

“也是。”

小篆偷看他:“宋姑娘也说了,罗姑娘伺候公子她放心。”见韩来不说话,又故意道,“宋姑娘侍奉了公子整整九年,是最了解公子脾气秉性的人了,连她都说好的人,那一定是极好的了。”

“你……”

韩来失语,摆了摆手:“你也下去吧。”又吩咐道,“换荤茶来。”

“可是……”

“有什么可是的,你听她的还是听我的。”

“可是宋姑娘也说了。”小篆无辜道,“她说公子要戒荤腥,罗姑娘这才把您的荤茶换成清茶的。”

韩来闻言,重新拿起那杯清茶看了看,别扭的说道:“我知道了。”

说罢,凑到嘴边大口喝着。

小篆低头偷笑,抱着木盘出去了。

韩来放下空了的茶杯,有些疲倦,试着挪动挪动左脚,当时只是一时赌气要罗清逸过来,眼下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本来以为可以让宋端吃些酸味,如今就连人都见不到了。

成日就只有罗清逸在耳边叽叽喳喳。

而宋端呢,一日不过见三四次面,还都是按规矩行礼问安。

不能一天六个时辰都和宋端在一起,竟然有种百爪挠心的感觉。

韩来带着薄愠将那茶杯扫到地下。

-------------------------------------

次日晌午,左内监引着川王进了临华殿,圣人正盘腿在榻上,手里依旧盘着那串菩提,看上去成色一般,但圣人很是喜爱。

“儿臣给父皇请安。”

川王跪地道。

圣人并没有立刻叫他起来。

行刑当日的那一场大雨过后,算是给靖安城焕然一新,天地也迎来了真正春潮的五月初,阳光带着晴好的温度,照的整个殿里都暖洋洋的。

圣人瞧着他,往日一身素衣的人,破天荒的换了藏蓝色的衣裳,袖口和衣摆都绣了金线,他似笑非笑的说道:“你还是穿白衣服好看。”

川王没有抬头:“回父皇的话,初春雨多,白衣容易弄脏。”

“是啊,深色就不会,可以把脏污藏的很好。”

圣人话里有话,川王不作回答。

“看你的样子,身子也好多了吧,韩来那边怎么样了?”圣人将手里的菩提搓揉的咯咯作响,“我听说他那日摔伤了脚踝?”

“不过是些小伤,有宋端在旁照顾,很快就能没事了。”

川王这才不紧不慢的抬起身子来。

“可是朕听说,罗清逸入府伺候了,伤个脚踝要两个女史入府侍奉,哈哪里也未免太金贵了些。”圣人说道。

“千年一向矫情。”川王不留情面的嘲讽道。

“呵呵呵。”

圣人也笑了笑:“你起来吧。”吩咐左内监,“拿个圆凳来。”

左内监应声。

瞧着那年迈老人搬个圆凳过来,往日的川王都会即刻去接,可他这回只是作壁上观,淡淡的道了声谢,平静的撩衣坐下。

这一切圣人看在眼里,含笑道:“这一场病,你倒是看开了许多。”

川王淡然道:“父皇说的是,自然即是自我。”

“好啊。”

圣人懒散的说道:“自然即是自我。”调整了一些靠着的位置,“你今日来见,到底有什么事啊?”

川王这才说道:“父皇可知,三年前母后曾赐儿臣一个女子入府,名叫吴玹的。”

“记得。”

圣人说道:“皇后跟朕说过,让她入府,也是朕同意了的。”

“吴玹刚入府那年还小,到如今也算十八了。”川王态度平和,“她既然是父皇和母后送来的人,对儿子也百般上心,模样品性都是上等,儿子这几日想着……别耽搁了她的终身大事,所以来禀明您和母后,想封她一个滕侍在身边伺候。”

“皇后当年这么做,为的也是这个。”

圣人算是同意了:“你喜欢就好,不用来特地告诉朕,还要靖安城的一些适龄女子,有喜欢的,收了也就是了。”

川王忙道:“儿子并非贪恋美色,只是不想做冷心之人。”

冷心之人。

这四个字圣人读着,觉得很有意思,遂道:“只不过,你既然把事情告诉了朕,那吴玹的位分便由朕下旨,算是赏给你的也就罢了。”

川王起身跪地,拱手道:“多谢父皇。”

“左世。”

圣人吩咐道:“传朕的口谕,就把吴玹赐给元白做……良媛吧。”

“儿子替吴玹谢过……”

话说一半,川王突然愣住,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圣人。

不是滕侍吗?

良媛……

这可是太子妾室的位分称呼。

怎么回事?

什么意思?

圣人见他这样,似乎预料到了,冷哼一声说道:“本来想给承徽位分的,但既然是皇后赏的人,也要给中宫些面子,左世,把东西给老三。”

左内监照做,端着一个金盘子来,小心的递到川王眼前:“三殿下。”

川王上眼,呼吸有一瞬间的凝固。

一条明晃晃的龙带子。

他的视线切割在上面,激动的咬紧了后槽牙,浑身的血液流速加快,使得眼底溢出血丝来,回头看圣人,但他只是揉搓着菩提。

第五条龙带子。

太子才能拥有的数量。

川王克制着激动,接过说道:“多谢父皇。”

“储君不似王爷,可以随意纳妾。”圣人吹了吹菩提,头也不抬的说道,“若是要封良媛,得先娶一位正妃,吴玹那边你先收了,等娶正妃的时候一起办了就是了。”

川王终于笑了一下:“是。”

“挑些你喜欢的女子,然后再来给朕和皇后看吧。”

圣人说完,一挥手:“去吧。”

-------------------------------------

消息很快传到了韩来等人的耳朵里,他正在给左脚换药,看着那擦不下去糊成一片的黑色狗皮膏药,皱了皱眉,就连自己也嫌弃。

而且这膏药不光粘皮肤,还总是发痒,挠也不解痛快。

“公子。”

宋端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个瓷瓶,瞧着韩来露出的脚腕,上面的皮肤通红一片,就知道他刚刚抓挠过,嘱咐道:“这是白酒,擦一擦可以解痒。”

还以为是罗清逸进来,韩来没有盖住脚踝,这会儿忙扯过衣摆遮住,他可不想让宋端瞧见这么恶心的一幕。

“怎么是你,罗清逸呢?”

韩来问道。

宋端倒酒的动作一顿,背对着他冷淡道:“看来公子很满意罗清逸,这才几天啊,就连下臣侍奉都不习惯了。”

这话怪异,可听在韩来耳朵里却似天籁,他僵硬许久的脸上浮上一抹憋着的坏笑,探着口,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平常。

“是啊。”

见宋端掐着小杯子的指尖秒趋泛白,韩来又道:“所以她人呢?”

“和程听出去了,说是要给吴玹买些东西做贺礼。”

宋端转过身来,韩来脸上的表情没来得及收,她愣了一下。

“好事啊好事。”

韩来只得用话来掩饰自己脸上的笑:“不枉咱们筹谋许久,终于是让元白坐上了这赵国储君的位置,北东宫空置了三十余年,终于有主人了。”

“公子不去恭贺一下吗?”宋端问。

“我和元白的交情,自然不用那些假的。”韩来解释道,“更何况这消息肯定传出去了,自有许多人去贺他,不缺我一个。”

“是了。”

宋端提醒道:“公子与三殿下交好,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下咱们将军府怕也要门庭若市了。”转了下眼睛,迟疑道,“不过有罗清逸在,必会帮公子打点妥当的。”

韩来见她这样,脸上笑颜如花,不住的点头:“对,对。”

宋端将白酒递给他:“那公子是自己涂还是等罗清逸回来?”

“那就等她回来吧。”

韩来得寸进尺的说道。

“好,下臣还有些事情,就先回上御司了。”

宋端将小杯子放下,开门出去。

门口等着的小篆刚才听着门缝,算是把发生的一切都听去了,宋端走后她拿着热毛巾进去。

心里头喜滋滋的韩来见到小篆,那人一脸鄙夷和不屑。

这是什么表情。

韩来皱眉。

坐在学长的棒子上写作业作文,前面3根在后面2根

深夜,靖安城的上空没有一片云,便是晚上也是晴空,星子闪烁,像是遗留在头顶的烟花,那样的让人欢喜。

“姑娘,浴房已经放好了水,可以洗啦。”

宝儿从外面进来,对着坐在妆奁前的吴玹说道:“姑娘看什么呢?”

吴玹闻言,忙将什么东西藏了起来,也不转身,嘴上有些磕磕巴巴的说道:“我……我知道了,你先过去吧……我马上就来。”

宝儿抬了抬眼,可吴玹藏的紧,只得应声离开。

吴玹瞧着手里那东西,妆镜里的脸被羞得通红,程听和罗清逸这送的是什么啊,两个不正经的人,这叫自己怎么穿啊。

算了,吴玹索性塞在褥子里,起身去了浴房。

木桶里的水温正好,吴玹泡在里面只留着一个脑袋,流云般的长发搭在桶外面,宝儿捧在手里用篦子细细的梳着。

川王要纳吴玹的消息传来,宝儿似乎比本人还高兴,梳着头发也不住的哼着小曲儿:“姑娘来了三年,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吴玹抿嘴轻笑,水雾扑来,满眼氤氲。

“殿下也真是的。”宝儿瘪嘴道,“连个喜仗也不给姑娘办,就这样说纳了就纳了,好歹放个鞭炮,也算府上热闹啊。”

宝儿还小,自然不懂其中事,吴玹便道:“别再说这样的话。”

宝儿咕哝着应声。

“姑娘。”她道,“奴给您擦擦身子。”

吴玹便撑着水桶的边,坐在了水里的小凳上,宝儿拿着湿毛巾温柔的擦着,嬉笑道:“姑娘这般,等下殿下肯定爱不释手呢。”

吴玹脸色爆红,嗔怒着伸手打她:“死丫头,哪里学来的。”

宝儿躲着,笑着不收敛道:“奴也十六了,自然什么都懂了。”

(此处为了过审,省略宝儿的一个荤笑话)

吴玹又气又笑,简直羞愤欲死,探出身子打她,谁知道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架子,挂着的衣服落在地上沾了水。

“你瞧!”

吴玹气怒道。

宝儿丝毫不爬,仍是那副调皮捣蛋的样子:“姑娘别气嘛,奴这就给您拿来换的。”

说完,不等吴玹阻止就跑了出去。

她脚步到快,转眼就回来了,憋着笑把东西重新挂上去,吴玹背对着坐在桶里没注意,那正是她刚才藏在褥子底下的东西。

“姑娘快些吧,殿下那边在催了。”

宝儿说道。

吴玹点头,不舍的从木桶里站出来,瞧见架子上挂着的东西,脸色霎时僵硬,倒是宝儿哈哈大笑起来,又小声故意道:“姑娘还说呢,这东西都准备好了,可见刚才是真不好意思了哈哈。”

吴玹恨不得重新钻回水里,在原地迟疑片刻,想起宝儿刚才那满嘴的混账话,细想想也挺有道理的,遂伸了伸手。

“哎呀,姑娘还想什么,快换上吧。”

宝儿倒是利落,将那东西塞进她怀里,笑道:“殿下保准喜欢。”

吴玹咬了咬牙,穿就穿。

-------------------------------------

“相儿。”

卧房里等着的川王叫了那人过来,相儿不明就里的凑过去。

“哈——”

川王直接冲他哈了口气。

相儿推开川王,伸手在脸前摆了摆:“殿下这是做什么。”

“闻闻有没有怪味儿。”

川王自己也哈了一口,用手捂住闻了闻。

相儿一脸铁青,眼神里写满了骂娘,切齿道:“没有怪味儿。”

“那就好那就好。”

川王抬起胳膊也闻了闻,像条觅食的小狗,看的相儿心烦。

“要不我还是再去洗洗吧。”

川王作势要起身。

相儿也不顾规矩了,一把将他按了回去:“我说殿下,您还洗啊,您打从宫里回来就泡在浴房了,再洗这身上的皮都要搓掉了。”

“您放心吧,您现在香得很。”相儿又补充了一句。

川王这才将将放心,轻咳两声,掌心不停的摩搓着膝盖,东张西望的。

相儿觉得好笑。

这人怎么这么紧张,不过就圆房吗?

可也是了,川王成日里嘲笑韩来是个老童子,他自己不也是吗?

相儿腹诽,丝毫没意识到自己也是去年有了媳妇儿才尝人事。

“我说殿下啊。”相儿想着就唠了些偏的,“这下也只剩下韩郎君了吧。”

川王是男人,又是将要洞房的处境,自然知道相儿的意思,他点了点头:“他可还早着呢。”说着,脸上笑得十分得意。

相儿翻白眼。

真不知道这人有什么得意的。

他们三个,一个三十二年未尝人事,一个三十四年初尝人事,一个每月只能尝一次人事。

难道不应该三人抱头痛哭一下吗?

“吴姑娘来了。”

宝儿在外面喊道。

川王浑身一抖,猛地看向相儿。

那人被盯得一愣:“殿下不让吴姑娘进来吗?”

“让,快让她进来。”

川王道。

相儿这才出去,不多时吴玹走了进来,她乌黑的长发及腰,没有素日繁琐的发髻和饰品,更衬得气态柔美,身披长袍,站在不远处。

“殿下。”

吴玹抬起头,未着妆黛,脸颊粉嫩。

川王看着她那对清透的眸子,不由得感慨了一下:“我算是知道书上所写出水芙蓉四字,到底是描述谁的了。”

吴玹闻言,垂眸轻笑。

“过来,玹儿。”

川王这样亲昵的称呼让吴玹没想到,走过去坐下。

川王觉得她这样紧张到让自己不紧张了。

“你害怕?”

“不怕。”

吴玹嘴硬。

川王笑了笑,温柔道:“你若是害怕的话,我就……”

“吴玹不怕。”

那人抬起头来,虽然脸上通红,却丝毫不退缩。

川王只是笑。

府上的老姑姑肯定和吴玹说过周公之事,他自不必赘述。

(此处省略一段宽衣的动词)

“你这是……”

川王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是小衣吗?

他虽然没吃过猪肉,但总归见过猪跑,更何况和杜薄两人每每偷看秘戏图的时候,上面也不是这么画的啊。

“是……是……”

吴玹小声道:“这是程女史和罗女史送的……”

川王听到这话,不可思议都写在了脸上。

罗清逸就算了。

程听果然是杜薄手底下的人,也这么的不正经。

见川王不为所动,吴玹肠子都悔青了,不会让殿下觉得是什么浪心的人吧,该死该死,真是该死。

也不该听那宝儿的话。

这孩子年纪不大,就学坏。

“殿下若是不喜欢的话,我把这个换下……”

“我喜欢。”

“玹儿,我喜欢的不得了。”

(此处省略一段主要动词的描写,大概五百字左右,比较低俗yue)

-------------------------------------

圣人赏了川王第五条龙带子,无疑是昭告天下,要册封他为太子,虽然还未下旨,但朝上已经暗流涌动了起来。

李鹤鸣为首的一行人立刻上书,称圣人虽然正值壮年不必担忧,但因今早立国本,北东宫不能一直空置,皇子们的年岁都不小了,又称川王贤明仁德,深得民心,是国本的不二人选。

短短几天时间,川王请封太子的折子便雪花般飞向鸾台,韩来瞧着那一本本红折子,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

只是看到其中一本,他停了一会儿。

宋端瞥眼。

“是张炳文。”韩来将折子递给她,“你瞧瞧。”

宋端接过,粗略的看了一眼,这张炳文倒是识时务,也力荐川王,只是想到这人的背后是御史台的曹燮,事情就不简单了。

“这算曹家的表态吗?”宋端问。

“我又不是曹燮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会知道。”韩来态度冷冰冰的说道,“若说表态的话,向圣人表态倒还说得通。”

宋端不理这人的怪异,自打川王纳了吴玹之后,这人总是这样,好像谁欠了他八百钱儿一样,连素来爱献殷勤的罗清逸都离得远远的。

“公子说得有理。”她道,“就算圣人不清楚曹家和张炳文的关系,三殿下却明白,尤氏之事一出,川王府是容不下他的,倒不如讨好圣人,三殿下反而一时半会儿不能拿他怎样了。”

“曹燮历经三朝,在朝之上不知扎根多深,想要除去难于登天,若是元白登基前不能处理掉,日后就是大患。”韩来扶额。

“日子还长着呢,公子不必担心,等三殿下坐稳了北东宫,再徐徐图之也未必不可。”宋端进言道。

“日子还长?”

韩来又是那种稀奇古怪的语气。

宋端不愿听,索性起身离开。

韩来皱眉,这人怎么越来越没规矩,只是瞧着宋端那杨柳细的腰肢,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猛地抬头,自己怎么会有如此龌龊的想法!

“该死的杜薄和赵元白!”

韩来咬牙切齿的念着这两人的名字:“显摆什么。”

-------------------------------------

“殿下,您还是少喝点儿吧。”

三环跟在匡王的身后,那人已经三四天酒壶不离手了,走路也是晃晃悠悠的,成日嘴里嘟囔着那一句话。

“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

说着,匡王拿起酒壶又喝了一口,眼看着那酒壶又空了,他顺手就摔在了旁边,对着三环又伸了伸手。

三环看着手里新装满的酒壶,有些迟疑的说道:“殿下,您这几日喝得有些太多了,这酒虽然是粮食酿的,可是喝多了也伤身啊。”

“啰嗦。”

匡王直接抢下三环手里的酒壶,扬着下巴就灌了进去。

三环叹了口气。

“去拿酒来。”匡王语气发粘。

“是。”

三环只得照做,转身离开。

匡王并不在原地驻足,只是在府里慢悠悠的闲逛,初春的天虽然暖和,可是这酒进了胃里火辣辣的,身上很快散去热意,竟然有些冷。

他怅然一笑,不知道是身冷还是心冷。

放下酒壶,手臂无力的垂在身侧。

想必是天冷了。

匡王有些自欺欺人的笑了笑。

既然父皇已经选择了老三,又何必让自己劳累这一番,许了自己这莫大的希望,又在将要得逞之时,在掌心捏了个粉碎。

自己成什么了,靖安城的笑话吗?

现在阖城的百姓都知道,川王是个孝贤至极的孩子,而自己成了罪人。

成了这天下最大的笑柄。

可自己也是父皇的儿子不是吗?

为什么要这么折磨。

难道只是因为高颖吗?

只是因为母妃是高颖的族亲吗?

“啊!”

匡王再次将手里的酒壶抛掷出去,哗啦一声后,万籁寂静。

“二殿下好大的气性。”

又娇媚的笑声自身后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