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玉墨的犟脾气又上来了,只好说了实话:“奴婢没有骗你,的确是国师大人叫你过去。”

说罢便转过身,继续往前走去。

萧玉默没再说什么,常公公七饶八绕,最后竟然把他带到了国师府的内院。

萧玉墨越想越不对劲儿,低声问:“我义父可在里面?”

常公公白了他一眼:“国师大人在不在里面,你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说罢便打起了帘子,示意萧玉墨进去。

萧玉墨微微蹙眉,却还是弯腰走了进去。

屋内的光线有限昏暗,靠窗的地方立着一位中年女子。

那女子虽然背对着她,可一看背影就知道身份不低。

吕仁贵正坐在中年女子的对面,两个人低声说这话,脸上都挂着笑意。

听到动静,两人齐齐回头。

萧玉墨一下子便怔住了。

中年女人竟是鲁王妃。

常公公走过去,对着二人行李道:“大人,王妃,萧指挥使来了。”

萧玉墨收敛了心神,不急不慌地走了过去:“义父。”

吕仁贵扭头看过来,瘦消的脸颊上露出了笑容,对着旁边的中年妇人道:“王妃,这位便是萧玉墨。”

鲁王妃点点头,看向萧玉墨的眼神带着审视。

萧玉墨站在原地没动,心中却警铃大作。

鲁王妃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眼里没有一丝笑容。

吕仁贵朝萧玉墨招招手道:“墨儿,还不快过来见过王妃?”

萧玉墨走上前,规规矩矩行了个礼:“见过王妃。”

鲁王妃摆摆手,淡淡道,“经常听益阳提起你,萧指挥使果然是个美男子,只可惜……”

萧玉墨听到这里,差点变了脸色。

2022最好看(污到你那里滴水不止的文章1000字)全章节阅读

鲁王妃这话是什么意思?

萧玉墨不喜欢益阳郡主,自然对她的母亲也没有好感。、

鲁王妃虽然深居简出,平常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其实不但心狠手辣,为人也比较龌蹉。

萧玉墨直起了身子,微微抿着唇。

他以前从没见过这位王妃,今日乃是第一次,不过这位长王妃的事,他却听说的不少。

据说这位王妃脾气很是暴戾,丁点儿不把人的性命放在眼里,喜欢用婢女做人靶子练习射箭。

这个女人再残暴,可因为和他八杆子打不着,他也没太在意。

可今天,鲁王妃忽然来到了国师府,义父还特地把他喊过来,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国师看着鲁王妃的脸色,满脸笑意道:“看来,王妃很喜欢我们墨儿啊。”

鲁王妃把视线从萧玉墨的身上收了回来,扭头对国师道:“你这义子是不错,比我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个都要强。”

这是在相看?

萧玉墨面上端着礼貌的笑,一颗心却彻底坠落了下去。

“难得让殿下看入了眼,”吕仁贵闻言,瞟了萧玉墨一眼,道:“墨儿,你今晚打算去哪里玩?”

萧玉墨一怔,一时没有开口。

吕仁贵继续道:“今天是七夕,益阳郡主没有兄弟姐妹陪着,你出去玩就带着她一起吧。”

萧玉墨笑不出来了。

身为郡主,就算没有兄弟姐妹,不是还有一帮婢女吗?

“墨儿?”见萧玉墨迟迟没反应,吕仁贵不由得沉下脸,“怎么?没听到我的话吗?”

萧玉墨不好当面拒绝,只好委婉道:“义父,只是孩儿是男的,孩儿喜欢玩的地方,她们女孩子不一定喜欢。”

益阳郡主这时候恰好推门进来,听到这话立刻兴奋道:“无妨,只要是萧大人喜欢的,我肯定也喜欢,萧大人随便去哪儿玩都可以。”

萧玉墨抽了抽嘴角,只得答应了下来。

吕仁贵顿时眉开眼笑:“好了,我要和王妃说点事,你们年轻人想去哪儿玩就早点去吧。”

萧玉墨没法子,只得带着益阳郡主出了门。

等到二人离开,吕仁贵吩咐一边的心腹:“你悄悄跟上去,看他们去了哪里?”

心腹答应了一声,立刻跟着走乐出去。

等到心腹的身影在门口消失,吕仁贵才回头道:“你觉得这孩子怎么样?”

鲁王妃轻叹了口气,眉头紧皱:“国师想必也知道,我就益阳这一个女儿,可舍不得她受苦,这萧玉墨长得虽不错,只可惜……”

吕仁贵打断了她道:“那都是传言,王妃不要相信。”

鲁王妃显然不信,摇摇头道:“国师大人,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孩子虽然是你养大的不错,可这种事你不一定知道得很清楚,再说了,二十岁的人了,听说府邸里除了清一色的男人,后厨连个老妈子都没有,你觉得这正常吗?”

吕仁贵捋了捋胡子,一脸高深莫测道:“益阳郡主五行缺金,天生体弱,需要命中多金的人相佐,方能一生平安,萧玉墨是我捡回来的孩子,因为家中遭了火灾,一家人都在火中丧生,唯独他幸免于难……”

吕仁贵说到这里,别有深意地看了鲁王妃一眼:“所以,王妃如果想要让郡主平平安安,和萧玉墨结合才是最佳选择。”

鲁王妃叹了口气,幽幽道:“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只是我有些担心,萧玉墨假如真的和传言中说的一样,不喜欢女子,估计他不会答应和益阳成婚的。”

吕仁贵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

鲁王妃淡淡道:“那就有劳国师大人费心了。”

……

大街上马蹄声声。

益阳郡主坐在马车里,萧玉墨骑着马不疾不徐地走在马车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