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玉墨带她去那里,是对她的侮辱!

可之前她确实是这样说的,现在要是反悔,会显得她的气量太小。

少女忍下不快,尽量用平静的口气道:“萧大人是不是每天都会去紫烟湖玩?”

萧玉墨摇摇头:“当然不会,只是有空的时候才会去。”

少女看了一眼男人俊俏的侧脸,忽然起了促狭的心思:“萧大人,你去过妙音阁吗?”

“当然去过。”男人倒是没有否认。

“妙音阁上的花娘好看吗?”

男人理直气壮道:“妙音阁的花娘当然好看了,弹的曲子叶很好听。”

益阳郡主气鼓鼓瞪了男人一眼:“比我好看吗?”

男人侧头看了一眼少女,似乎真的在做比较,而后点头:“的确不比郡主差。”

益阳郡主气歪了鼻子,却只能忍着脾气道:“萧大人这么一说,倒是勾起了我的兴趣,我也想去妙音阁看看呢,只可惜那里毕竟是男人去的地方。”

“怎么会?”萧玉墨笑了笑,“也有女子去那边玩的,而且,这妙音阁的东家就是个大家闺秀。”

益阳郡主倒是听说了这件事,据说定安侯的冯大姑娘被退婚后,就破罐子破摔,自己开了一家画舫。

二人说话间,已经到了紫烟湖。

今晚的紫烟湖格外热闹,除了湖中那些流光溢彩的画舫,湖边还有集市,很多小摊小贩聚集在那儿,少男少女更是数不胜数。

益阳郡主刚要提出让萧玉墨陪她去湖边走一走,就看到男人大步走向妙音阁。

益阳郡主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今晚是七夕,妙音阁上的客人比平常要少,冯姝乐得清静,正坐在大堂后面喝茶,就看到萧玉墨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名女子。

门口的顾掌柜已经看直了眼。

自从这妙音阁开张后,她见过男人光顾,也见过女人光顾,可男人和女人一起光顾的,这好像还是头一次。

再定睛一看,居然是妙音阁的常客萧大人。

萧玉墨无视顾掌柜错愕的眼神,径直走到冯姝跟前。

冯姝眯起了眼睛。

益阳郡主居然来了,而且还是和萧玉墨一起来的。

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秘密?

益阳郡主紧跟在萧玉墨身边,看着冯姝的眼神带着几分敌意:“你就是冯大姑娘?”

他的昂扬对准她湿润的入口,揉捏高耸圆润的雪乳

没想到冯大姑娘居然这么好看?这让益阳郡主产生了危机感。

冯姝很反感这位没有礼貌的郡主,说话也就不客气了:“是啊,你是谁?”

益阳郡主被噎了一下。

这个丫头居然不认识她?

本想拍桌子骂回去,可想到萧玉墨在旁边,只能忍住火气,略带惊诧道:“冯大姑娘不认识我吗?”

冯姝笑了笑,不客气地反问道:“我只认识我们这画舫上的熟客,这位姑娘想必还是第一次来,我怎么会认识你?“

小郡主气得个倒仰。

长这么大,她还从没被人这么轻视过。

可冯大姑娘离经叛道是出了名的,她一个堂堂的郡主,岂能自降身份和她吵架?

罢了,一会儿找机会教训她一顿就是。

想通这一点,益阳郡主也没生气,放下身份自我介绍道:“我叫李益阳,早就听闻妙音阁别具一格,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冯姝笑了笑:“原来是益阳郡主?”

好歹人家还听说过她的名字,益阳郡主心里刚好受了一点,就听到冯姝继续道:“郡主真是好脾气,居然陪着萧大人一起来逛画舫,不知道郡主想听什么小曲?我可以帮你安排。”

小郡主刚压下去的火气又腾地冒了出来。

这丫头是在笑话她吗?

“我们只是顺路过来看看,不是来你们画舫上玩的。”益阳郡主当即拒绝,回头又看向身边的男人,“萧大人,你不是说要带我逛紫烟湖吗?咱们赶紧走吧。”

萧玉墨立刻否认:“我什么时候说带你逛紫烟湖了?你不是说我喜欢去哪儿,就跟着去哪儿吗?我就喜欢来妙音阁喝酒。”

冯姝看了萧玉墨一眼。

这家伙忙着撇清干什么?

益阳郡主大概刚刚被冯姝嘲笑了,这一次死活不干:“不行,如果回去后,我母亲问起来,我总不能说萧大人带我来画舫玩乐地吧?”

提到鲁王妃,萧玉墨有些头疼了。

那个女人阴险毒辣,是不太好得罪。

“行行行,咱们就去逛紫烟湖。”男人终于败下阵来。

益阳郡主得意地瞟了冯姝一眼:“那行,咱们走吧。”

男人却没有离开,转头看向冯姝:“冯大姑娘,今天是七夕,湖边的集市很热闹,一起去逛逛吧?”

益阳郡主沉下脸:“你喊她干什么?”

萧玉墨一本正经道:“我是男人,对你们小姑娘感兴趣的东西不太懂,让冯大姑娘陪着你更好。”

冯姝开口拒绝:“抱歉,我要做生意,没空。”

萧玉墨似笑非笑道:“冯大姑娘,你何时见过男人陪着女人逛街?不都是女人陪着女人逛的吗?”

说完,还冲着冯姝眨了眨眼睛。

冯姝顿时明白过来了。

萧玉墨想让她替他解围?

她忍不住抬眼看向益阳郡主。

少女看着男子的眼神满是痴迷,看得出她很喜欢萧玉墨。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冯大姑娘,怎么样?”萧玉墨警告看了冯姝一眼。

冯姝默了默。

萧玉墨好歹帮过她好几次,这点举手之劳如果不帮,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既然小郡主第一来紫烟湖,那我就尽一下地主之谊,陪郡主逛逛就是。”

益阳郡主闻言,吃惊地看向冯姝:“你——”

冯姝笑得一脸灿烂:“郡主,这紫烟湖是个神奇的地方,听说到了七夕这一天,还能看到鹊桥相会的一幕呢。”

萧玉墨瞥了冯姝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