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也不愿他在裴珏面前低三下四,所以,还是赶紧走得远远的好。

可是夜远山此刻却完全父爱大爆棚,只想带夜北枭离开这里。

他哽咽道:“阿枭,是爸爸错了,真的错了,我不该啊......”

如果当年他不招惹裴家,也就没有现在这些事了!

夜北枭心头发紧,真不容易啊,这个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的老头,竟然还有迷途知返的一天!

只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啊!

夜北枭叹息一声道:“既然知道错了,就安分点,好好过日子吧。

我这里没事,你赶紧回吧!”

夜远山上前,就要搀扶夜北枭:“我要带你一起走!”

裴珏笑盈盈地看着夜远山:“夜伯伯,咱们可是说好的,只是看看的,我可没答应让你带着他!”

夜远山恳求道:“我已经答应给你钱了,你还不放他吗?”

裴珏也露出本来面目,笑得猖狂:“夜伯伯,你还真是天真啊,我好不容易和阿枭哥哥在一起了,怎么可能放他走呢?不如夜伯伯帮我劝劝他,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然后和我结婚?”

校花沦为老乞丐玩物,丫头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她竟然真的在逼夜北枭和江南曦离婚!

夜远山叹息一声:“阿珏啊,这都多少年了?你还不死心吗?阿枭没结婚的时候,就不喜欢你,现在他有喜欢的人了,和你就更不可能了!阿珏,放手吧,你想找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啊,就放过阿枭吧!”

裴珏眼眸一阵紧缩,紧紧地盯着夜远山,想起多年前,她还是一个天真单纯的小女孩,这个老男人蛊惑她:“阿珏啊,阿枭就是死要面子。

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只要你足够勇敢,肯定会打动他的,更何况还有我帮你呢......”

所以,她把少女的矜持抛在一边,各种追着夜北枭跑,各种创造机会,向他告白,然后,她就成了全安城的笑柄!

到最后,她更是在这个老男人的怂恿和帮助下,孤注一掷......

再然后,就有了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夜......

她把银牙咬得咯咯响,眼眸里几乎喷出火来:“夜伯伯,谁都可以让我放弃,唯独你不可以!如果不是你,我也走不到今天!”

她因为愤怒,脸上的肌肉都有些扭曲,显得无比狰狞,就像是一只魔鬼,要生吞了夜远山一样。

夜远山一骇,腿脚发软,噗通跌坐在床前。

夜北枭有些嫌弃地一闭眼,就这点胆量,还敢和裴珏斗呢?

他下床,扶起夜远山,道:“你何苦来呢?赶紧走吧!”

夜远山手脚都有点哆嗦,他扶着夜北枭才勉强站住。

他哆嗦着嘴唇说:“阿珏,当年是伯伯做错了事,我现在给你赔礼道歉,可以吧?”

裴珏冷哼一声:“好啊,我给你一个机会。

你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就原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