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能从阎埠贵这边占到便宜,

对待孩子很是抠门,

有点东西都收起来,吃的时候每人几个都要均分,

这在一般家庭里是看不到的现象,

可阎埠贵不这样没有办法啊!

几张嘴都张着等着阎埠贵的工资吃饭,

学校是清贫单位,都是死工资,

阎埠贵只能在节假日的时候跑去钓鱼,

然后卖给旁人增加点收入。

后来阎埠贵欠账都愿意去捡瓶子,

就可以知道阎埠贵做人比二大爷刘海中强的太多了。

槐花满嘴都是肥肠,嘟囔道:“解娣姑姑真可怜,我们家还经常吃肉呢!”

小当对着槐花喝道:“吃你的吧,有大肠还堵不上你的嘴。”

槐花还小不知道,小当已经长大了,

知道之前吃的都是从何雨柱手中拿的,

当然不愿意提自家都吃人家的剩菜。

槐花也觉得说的有些不对,脸上有一些不好意思。

阎解娣笑道:“槐花没事,慢点吃。”

小当和槐花先吃完跑走去了,

易卫东对阎解娣说道:“解娣,你看小当和槐花都经常在这吃晚饭,以后你有空也可以过来一起吃。”

“这不好吧!回头把你吃穷了。”

阎解娣今天吃一次已经觉得不好意思了,

怎么能经常来吃呢!

“没事,我弄到的猪头肉和下水比较多,你的饭量不多是吃不完的。”

最近科室的同事收猪都比较积极,

易卫东已经积攒了十多个猪头了,

下水也多了几副,再加上以前剩下的,

吃一年的晚饭也吃不完,

更何况还有许多猪羊毛驴在空间里等着宰杀呢!

阎解娣小脸一红:“谢谢你卫东,我先回去拿围巾了。”

说完也不等易卫东回话,转身就欢快地蹦走了。

易卫东先往挎包里装了一些瓜子和水果,

再带上手套围巾,还有羊剪绒的皮帽。

来到大门外的时候,小当和槐花已经爬上三轮坐在一边了,

解娣坐在小当的对面。

阎家的老三解旷对着易卫东笑道:

“卫东,我骑着带你吧!”

易卫东笑道:“还是我骑着吧!回头你再骑沟里了。”

2022最好看(妺妺晚上扒我内裤吃我精子H)全章节阅读

阎解娣说道:“三哥,快上来吧,你都没怎么骑过,我可不坐你骑的三轮。”

阎解旷这才上了三轮坐在阎解娣的身边。

“哦,看电影了哦!”

槐花欢呼道。

赶到红星轧钢厂的时候,正在有人爬到树上挂影布,

小当和槐花已经跑下去玩了,

解旷对易卫东道谢后也不见了踪影,

易卫东掏出一把瓜子递给阎解娣:

“解娣,你怎么不去玩了?”

阎解娣接过来瓜子“谢谢你卫东,在这坐着挺好的。”

和阎解娣聊了一会了,

就看到小当和槐花已经找到了棒梗,

这下易卫东就不用分心看着两个小丫头了。

没有多久,秦淮茹和秦京茹也走了过来,

秦淮茹先是到棒梗身边叮嘱后,

便和秦京茹一起坐在中间预留的一个板凳上,

许大茂见是秦淮茹姐妹俩,

这倒是一个在秦淮茹面前认识秦京茹的机会,

你秦淮茹不愿意跟我过日子,

等把你这个堂妹秦京茹骗到床上,

我看你秦淮茹会是什么表情,

我的钱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许大茂上前坐在秦淮茹身边问道:

“秦姐,这是谁家的妹子,长得这么水灵。”

秦淮茹转脸看是自己的主顾许大茂,

笑道:“许大茂,这是我的堂妹秦京茹,我这中午都没法回去做饭,让我堂妹过来给帮忙做一下午饭,顺便看看给介绍个对象。”

秦淮茹转头对秦京茹说道:“这是我们厂的电影放映员许大茂,就住在我们后院的西厢房。”

许大茂笑着道:“原来是堂妹啊!难怪长的这么水灵,和秦姐刚来的时候一样的标致。”

“许大哥,叫我京茹就行,以后还要许大哥多照顾。”秦京茹微笑着回道。

“京茹客气了,你是秦姐的妹妹也就是我许大茂的妹子,有什么事情就找我,许大茂在这附近还是有三分薄面的。”

许大茂拍着胸脯说道。

秦淮茹白了许大茂一眼,抬脚踢了一下许大茂的小腿:

“少往京茹身边凑,谁不知道你的德行,放你的电影去吧!”

转头对秦京茹说:“你以后少理许大茂,许大茂就是已经披着人皮的流氓,看上去是个正经人,可骨子里都坏透了。”

秦京茹掩嘴笑了笑:“看许大哥是满正经的一个人啊!”

许大茂也不恼:“妹子,不要听秦姐污蔑我,我和秦姐的关系是最好的了,天天开玩笑都习惯了。”

许大茂接着说道:“这位置是留给厂里领导的,秦姐你们是不是换个位置?”

“换什么换,我正好要和领导们反映一下,我的工资是不是要提一级了?再不提我就吃不上饭了!”

许大茂伸个大拇指道:“秦姐,你要是敢问我就真的佩服你,回头李副厂长来到了,你可不能不敢问了。”

“能有什么?一级工资有五块钱呢,我多问一句怎么了,李副厂长还能吃了我不成。”

秦淮茹都是年过三十的老寡妇了,

早已经经过千锤百炼什么场面没有见过,

这要是能和哪一位领导搭上线,

或许走动走动真的可以提一级工资呢。

许大茂见时间不早了,回到放映桌前开始调试放映机,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

厂里的领导才陆续来到,

巧合的是李副厂长就坐到了秦淮茹旁边的长凳上,

许大茂对转过头的秦淮茹指了指其身边的李副厂长,树了一个大拇指,

秦淮茹恼怒地瞪了许大茂一眼,

也不敢和李副厂长答话。

许大茂见厂里的领导都来到,

熄了照明的白炽灯,放映机开动了起来。

一阵乱晃后,许大茂调整好位置,

阿诗玛三个大字出现在屏幕的中间位置,

坐在三轮车上的阎解娣高兴地喊道:

“卫东,快看,终于开始放电影了。”

易卫东看着黑白的屏幕,四周黑压压的人群,

也逐渐理解了周围人的想法,

北京电视台58年就成立,

可整个四合院都没有人买一台电视机,

平时闲着的时候就是凑到一起侃大山,

偶尔看着一场电影就跟过年似的,

易卫东见阎解娣瓜子吃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