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就噗呲笑了:“我哥也会去,可是要走好远,卫东你去不去啊?”

说实话易卫东对于看电影是没有期望的,

这时候晚上太冷了,

在寒风中冻两个小时为了看一场免费的电影,

阎解娣见易卫东有一些迟疑,说道:

“卫东,你去不去?我们想做你的三轮去。”

易卫东只能答应:“好的,明天我带你们去。”

阎解娣这才露出笑容道:“对了卫东,我哥让我来请你呢!说让你到倒座房。”

“你哥决定要买自行车了?”

阎解娣有些不满地说道:“是的,钱都准备好了,我大哥也真抠,天天说没有钱,这要买自行车就有了。”

易卫东从挎包里掏出两个大白兔,

放进阎解娣的手心里:“哥请你吃大白兔。”

看到有手心里的大白兔,

阎解娣也不介意易卫东口头上占便宜了,

快速地剥了一个把糖块放进嘴里,

“走吧,卫东,我哥还在家等着呢!”

易卫东起身披上大衣,

拿着钥匙来到倒座房前,

开门进屋后拉开电灯线,

昏黄的灯光下屋子中间并排摆着三辆崭新的永久自行车。

阎解娣上前摸着冰凉的自行车,

“啥时候我也有一辆啊!”

没有两分钟阎解成和于丽两口子就走了进来,

看到眼前的三辆自行车,

两人都露出轻松的笑容,

采花贼征服十侠女 把数学课代表按在地上桶动漫

两人昨天回到自己屋里就开始合计,

两边单位加起来都可以转让十多辆自行车了,

这还是各自知道的,

给易卫东一百六块钱再转出去收一百七十,

只要十辆车就可以赚一百块钱了,

这比两人一个月的工资还要高。

发财的捷径就摆在眼前,

都是一个单位同事,

也不怕会出事。

于丽递给易卫东一扎钱:“卫东,这是一辆车的钱。”

易卫东接过钱后,

两口子围着三辆车仔细挑选了,

主要看是否有磕碰的痕迹,

易卫东都是直接复制的主体,

只有大梁上的钢印是自己再单独修改的,

清点后钱数不多不少,正好是一百六十块钱。

易卫东道:“解成哥,嫂子,钱数正好。”

阎解成点头道:“卫东,我能不能先把三辆车都推走?回头再把钱给你?你放心,钱不会欠你的。”

阎家人虽然小气,但是为人都不错,

易卫东笑道:“解成哥,你推走了就是,我还怕你跑了不成。”

“谢谢你啊卫东,以后还会要自行车,你弄到了喊我!”

阎解成说完正好三人一人推一辆,

阎解娣临出门还不忘叮嘱道:

“卫东,不要忘记明天一起看电影啊!”

“放心吧,忘不了!”

看来这个免费的劳力是跑不掉了。

清晨易卫东先是跑到关厢的院子里,

今天是约定送货日子,

年前送猪也就是这一波,

这时候的生猪都卖的差不多了,

大队里留下来的都是准备自己杀的猪,

王志国这边都收到的也都收完,

等到十点多,王志国一行三辆机动三轮车就开进院子,

送了八头猪还有几只山羊来,

王志国下来后就笑道:“卫东,我婚期定了,在年前的腊月十六,到时候你能来吗?”

“恭喜你啊,志国哥,没的说啊,就是天上下刀子我也会到的。”易卫东笑道。

王志国感慨道:“卫东我要谢谢你,要不是你帮我一把,这婚还不知道啥时候能结呢!”

“志国哥,你也帮我了啊!这生猪都是你帮我找的,省了我多少事情啊!”

魏晓民过来搂着易卫东:“卫东,我们到时候晚走一天,进山打猎去,你去不去?”

易卫东眼睛一亮,一直都想再去,

都是没有抽出空来,

到时候多玩一天也好,

正好也再收一些野鸡野兔。

“行啊,到时候听晓民哥的安排,只要能摸枪就行。”

“行,就这么说定了。”魏晓民说道。

两人约定了打猎的事情,

把猪和羊卸到后院,算账后兑换了自行车和手表,

王志国说道:“卫东,今年的猪都收完了,明年你们还收吗?”

易卫东说道:“收,当然要收了,我正想和你们说呢,明年还是有多少要多少,厂子里一直都会要的。”

即使厂子里不收,易卫东自己买下来也可以,

这年头猪肉都稀缺,

再多易卫东也能吃的下,

王志国说道:“那我和他们说一下,明年尽量多养一些。”

接着说道:“过几天我给送几头毛驴和骡子来。”

“好咧,谢谢你啊志国哥。”

下午的时候易卫东推着三轮车回到四合院,

又拉来三辆自行车放进倒座房里。

要是一天都能卖三个自行车也行,

就是不知道阎家能卖掉几个。

卫东提前做饭,也就是从空间中把炖菜重新在炉子上热一下,

没有多久阎解娣放学会就直接过来了,

进屋说道:“卫东,不能忘记一会看电影哦!”

易卫东说道:“我记得呢,这不是准备吃饭了吗,免的耽误你看电影的大事情!”

阎解娣笑道:“谢谢你卫东,我回去吃饭了。”

“解娣!”易卫东喊了一声。

“嗯?”转过身子的阎解娣又转了过来,疑问地看着易卫东。

“在我这吃晚饭吧,今天准备的多。”

“那怎么好意思在你这吃晚饭呢!”阎解娣纠结道。

“没事的,小当和槐花三天两头地在我这吃晚饭呢!”易卫东说道。

阎解娣还是觉得不好意思留下来,

这时候小当掀开门帘让槐花先进来,

小当看到阎解娣十分的意外,

不过还是喊了一声就拉着阎解娣坐了下来,

“解娣姑姑今天是要一起去看电影的吗?”

“是啊,你和我说了后我就想去了。”阎解娣答道。

易卫东把炖的大肠倒进大碗里,

槐花拿起一个馒头递给阎解娣:“吃吧,小姑姑。”

阎解娣接过馒头才想起这还是在易卫东家里呢!

小当和槐花已经开始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