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方法都被你想到了,真不愧是你。

不过,绑了石头的弓箭,很难控制落点,要命中目标不容易啊。”

林田淡淡地说道:“所以要多练。”

赵子其颔首,他摸着碧泉剑,眼神里有了几分跃跃欲试。

“希望今晚有些风吹草动,好让我试一试这把剑。”

他话音还没落下,发现身旁的林田眼睛看向了某一处,迅速拉弓上箭,一支弓箭“咻”的一声就朝着远处激射而去。

赵子其赶紧服下一颗视黑丹药,顺着林田的弓箭落点看过去。

他模糊地看到,一棵树的顶上,一团黑暗之气正在消散。

“黑暗之气!

林天,那么远的地方,你的箭法太厉害了吧!

百步穿杨的程度了,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呢。”

“因为我看到了。”

赵子其看着林田老神在在的样子,哭笑不得。

“你反应这么快,直接用弓箭远程攻击,黑暗之气还没靠近,就被你消灭了。

唉,这样就轮不到我来了,我还有机会试剑吗?”

林田安慰他道:“那下一次我看到黑暗之气就告诉你,让你去对付。”

“好,一言为定。”

在林田跟赵子其两人行动的时候,他们没有发现,身后营地里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那是季英鹏。

他把林天用弓箭远程击散黑暗之气的举动都看在眼里。

当林天他们主动说要守夜的时候,他爽快答应,是故意想要看看他们怎么应对夜晚的危机的。

所以,他没有睡得很死。

怎么说他是队长,而林天他们还是处于待观察的期间,他不可能这么放心睡下。

睡得很浅,一有风吹草动他马上就醒来了,于是看到了这一幕。

公开高潮当众露出羞耻h 揉捏着她的粉嫩雪乳

他内心惊讶不已。

万万没想到,林天一个后天一层境界的人,竟然在百米之外的距离,用弓箭毁掉了黑暗之气。

这说明了几点。

林天天赋之眼极佳,在这么远的距离能看到黑暗之气。

李玉龙眼睛最正常的时候,也没办法在黑夜中这么远的距离外发现黑暗之气。

所以,林天的天赋之眼比李玉龙的还更好。

身为一个后天一层境界,在这么远的距离,准确命中黑暗之气,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

换作是他自己,都不一定能做到。

而且,那把弓箭肯定动了某些手脚,正常的弓箭是不可能将黑暗之气击溃的。

这三点让他对林天刮目相看。

果然,他的直觉是对的,林天不简单。

得知林田和赵子其二人能够轻松应对危险,他就放心多了,就此沉沉睡去。

林田和赵子其两人在黑夜中守了两个多时辰,再也没有其他黑暗之气来袭。

赵子其握着碧泉剑,心中大感遗憾。

想借机会试一试他的新剑,都没有机会啊。

就在他们两人有些困倦的时候,季英鹏叫醒了李玉龙,他们两个人过来跟林田和赵子其换岗。

“你们两个去睡吧,我们已经睡够了,后半夜就让我们来守。”

林田他们没有矫情,他们实在也困了。

尤其是林田,后天一层境界的身体,对于熬夜完全吃不消。

两人回到自己的床铺处,头一沾被铺就马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林田是被一阵阵饭菜的香味给叫醒的。

他睁开眼睛,发现天微微发亮,所有的人都已经收拾好了。

只剩下他和赵子其两个人还在睡。

看到他醒来的时候,邵兰月冲着他粲然一笑。

“你们还困的话,可以再睡一会儿,早餐还要一会才能好。

本来想等做好了再叫你们的。”

林田笑了笑,让别人等他,不是他的风格。

他醒来收拾被铺,把赵子其也叫醒了。

醒来后,林田隐约感觉到,队伍里面的人看他们的眼神亲切了许多。

也许是因为赵子其两个人去守夜的缘故。

吃饱喝足,季英鹏对众人说道:“我们现在要去给穷奇的窝设下陷阱了。

穷奇在白天的时候不出洞,只要白天设好陷阱,晚上穷奇出洞的时候,就有可能触发陷阱被困,我们听到动静再去收货。

希望明天能抓到一只穷奇,只用熬今天一夜就可以回去了。”

听到完成任务就可以回去,众人都很期待。

林田跟赵子其跟着季英鹏和张文图去山上放陷阱,其他人留在营地。

丁成彦身体里有黑暗之气,他很怕阳光,一到白天,他就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恨不得活在黑暗当中。

而李玉龙也差不了多少,他一有机会就闭目养神,减少使用眼睛的几率。

而邵兰月在营地里干杂活。

林田一行人爬上了其中一座山,林田看到有自闭倾向的张文图,他拿出了一个巨大铁夹出来。

这个铁夹呈锯齿状,就像大白鲨的牙齿一般。

铁夹上端绑着一根粗长的绳子,方便往下吊放陷阱。

张文图默默地在夹子齿的上方,绑上发着血腥的皮毛。

季英鹏对林田他们解释道:“这是邵兰月杀了野鸡留下的一些皮毛,只要穷奇闻到血腥味,就会过来看看究竟。

等到它们身体的部位伸进了夹齿里面,就会触发里面的机关,夹齿合上,将它们困住。”

季英鹏和张文图两人观察着山涧的宽度,判断陷阱应该放的高度和位置。

主要是张文图判断,季英鹏来协助处理。

很快,他们就放下第一个陷阱了。

“你们放好第一个陷阱啦?”

背后一阵女声传来,是邵兰月。

她整理好营地后,没有闲着,准备去弄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