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璟淮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关注叶南星到底说了些什么。

此刻听到沈温然心声的陆璟淮,内心百味陈杂。

刚刚他算是懂了,沈温然之所以暴走,是因为那个什么系统,让她跟自己官配成女主。

但是说他脏了?

说他跟叶南星睡了???

他这个当事人怎么不知道?

叶南星等不到陆璟淮回应,已经气炸了。

她思索了一下,做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既然如此,我知道了,祝你们幸福,我保证,再也不会来打扰你们了。”

这句话,才让陆璟淮回过神来。

陆璟淮看着即将离开的叶南星,开口道:“站住。”

而这个时候,因为剧情即将改变的沈温然,也出了声。

“你不能走。”

叶南星沾了沾眼角的泪痕,一脸茫然地看着这两个人。

沈温然看着陆璟淮,以为是这狗男人后悔了,于是道:“你先讲。”

然而陆璟淮却在这个时候,一把搂住了她的肩膀。

“叶小姐,你肚子里的孩子一事,我希望今天当着我太太的面说清楚。”

“否则的话,给我太太造成什么误会,恐怕不好吧。”

陆璟淮说这话的时候,直接伸手环住了她。

沈温然:“???”

——不要碧莲?

——你特么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回头搂着老娘,还说什么怕我误会?

——笑话,这不是误会,这是事实。

——女主啊女主,你长点心吧,这样的狗男人你也要?

——等等,拿走,麻利的拿走你要是不要,不就塞我这里了?

沈温然看着叶南星原本好点的眸子,又开始自己的拿手戏了。

她狠狠地推开陆璟淮,一双眼睛写满不可思议。

强行粗暴挣扎求饶,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陆璟淮,叶小姐刚才的话,我听得一清二楚,之前妈妈和爷爷也说了,要接纳叶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

“叶小姐,虽然我厌恶你这样的第三者,但是陆璟淮,你更让我感到恶心。”

“我不管,刚才你们的谈话,已经录下了,我现在就要拿给爷爷看!”

她作势就要离开,大有把事情搞砸了的冲动。

陆璟淮也没想到沈温然真的有勇气搞这一招。

他直接伸手,将她拽进怀里。

“放开我,听到没有,放开!”

情急之下,沈温然表演一个过度,直接一巴掌打在了陆璟淮的脸上。

“啪!”

清脆的巴掌声,就连沈温然都愣住了。

——卧槽,刚才怎么回事,我怎么把他打了?

——完了完了,狗男人肯定气死了。

——不管了,反正是他出轨在先,我打也是他活该。

陆璟淮深呼吸一口气,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他沉默地看着沈温然许久。

不得不佩服这女人的演技好。

就连眼神里都是戏。

仿佛真的是她爱自己要死要活,仿佛她真的经历了被自己心爱的丈夫背叛一事。

屈辱、愤怒、疯狂。

在她那双好看的眼睛里肆意流露。

叶南星也没想到沈温然竟然会打陆璟淮。

她第一个上去,安抚起来。

“璟淮,你没事吧?疼不疼?”

就在她的手指即将触碰到陆璟淮的一刹那,陆璟淮立马偏过头。

“我没事。”

每一次跟叶南星接触,他都会想到那个昔日单纯善良的姑娘,变成现在面目可憎的模样。

当时觉得她有多美好,现在就觉得有多么丑陋。

“沈温然,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你知不知道,璟淮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就连陆爷爷,都舍不得碰他一根汗毛,你竟然打他?”

——是啊是啊,这么金贵啊,可惜了,被我打了。

——你要是心疼,就加把劲,把这个男人带回家去。

可她心里是这么想的,脸上却是另一幅模样。

随即又是之前那副咄咄逼人的嘴脸。

然而,陆璟淮根本不给她表演的机会。

“这是我们夫妻俩的事情,叶小姐是不是多虑了?”

叶南星:“……”

陆璟淮继续道:“叶小姐,你觉得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对吗?”

叶南星:“……”

这一次,沈温然替他答话:“不是你的还能是谁的?我亲眼看到,你下车就是去她那里。”

她说话的时候,带着哭腔,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陆璟淮语气平静道:“想知道孩子是不是我的,很简单,可以做胎儿亲子鉴定。”

叶南星失声道:“胎儿亲子鉴定?”

“是。”

陆璟淮有条不紊道:“等你肚子里的胎儿四个月以后,就可以抽羊水进行鉴定。”

叶南星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可是,他还那么小,抽羊水肯定要做穿刺,我担心……”

“放心,那时孕妇肚子里有大量的羊水,只抽出几毫升,对胎儿的正常发育基本没有影响。”

这下不仅仅是叶南星,就连沈温然都愣住了。

——???狗男人就是跟我书里看到的不一样,他有脑子了!

——而且,这到底是做了多少准备,居然知道这些科普知识?

沈温然思前想后完全没有头绪,开始仔细观察叶南星的表情。

果然,叶南星的脸色,只是难看了一小会,很快就恢复如常。

倒是陆璟淮的表现,让沈温然格外意外。

——难不成,这狗比男人真的没跟叶南星睡过?

——不管了,狗比作者编故事,还不是不讲逻辑,就算是凭空让叶南星怀了崽,也不是不可能。

陆璟淮:“……”

书里的人是吧?书里的人……

那些写书的,的确可以天马行空乱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