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陷入和陆总的绯闻当中。

就算他们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请啊。

请来了不是砸场子的嘛。

所以节目组在看到叶南星的时候,真的愣住了。

就连导演也忍不住抹了一把汗。

谁把她放进来了?

他听到耳机里,摄影师传来的求救声。

“导演,怎么办?”

正当导演绞尽脑汁的时候,就看到弹幕再次疯狂输出。

——“卧槽卧槽卧槽,你们看到了没有?陆总哎,陆氏集团现任总裁陆总,多金帅气还不油腻的总裁!”

——“妈的节目组太会勾引人了吧,我本来只是进来看看有没有帅哥,没想到把陆璟淮请来了。”

——“惊喜,刺激,知名珠宝设计师叶南星,再加上和她炒绯闻的陆璟淮,这是官宣了!”

——“别急,别急,我好像还看到沈温然了!”

——“6666,太特么刺激了,节目组搞这样的狗血三角恋,真是上头啊。”

导演看完这些,来不及仔细看,忙对着耳麦里的摄影师指挥。

“不管了,将计就计,现在观众以为叶小姐是嘉宾,陆总也在里面。”

“陆、陆总也在?”

摄影师直接腿软了。

陆总也在,而且还要让他把陆总也当做嘉宾来拍,真的是当他头铁吗?

摄影师当场就想跪下,他将视线看向身边的工作人员,大家默默点头,表示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叶南星意识到正在被直播,原本惊慌失措的表情瞬间消失殆尽。

随后故作镇定的冲着摄像头摆摆手,然后径直走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果汁,坐在了肖艺禾身边喝起来。

而陆璟淮也因为叶南星不再挡着摄像头,被大家看到,他人在房间里。

机智如沈温然,早就在听到门口的动静,躲进了卫生间。

随后就听到门外砰的一声响。

至于沈温然,也在这个时候,不断的给自己打气。

“沈温然,不要怂,纸片人而已,怕什么。”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H 健身教练慢慢揉我下面

“而且刚刚曝光的人也是陆璟淮和叶南星,这对你来说是好事。”

“说不定他俩就是来参加恋爱综艺节目,并且组了cp的,假戏真做也有可能哦,加油!”

沈温然给自己打完气,拉开卫生间的门准备应对,就看到了站在卫生间门口的陆璟淮。

沈温然:“???”

——特么的书里没说狗男人还是个偷窥狂啊!

——所以刚才他在偷看什么?

——妈的,他该不会是在偷看我拉粑粑吧???

陆璟淮:“……”

他真的,已经忍了这个女人很久了。

沈温然憋了一肚子气,这时候又遇到‘偷窥狂’陆璟淮,一瞬间爆发起来。

“陆璟淮,你是不是以为我傻我好骗?是,我爱你,失去你我就会死的那种,但不代表我真的蠢!”

——今天不跟你离婚,我就把名字倒着念!

“现在你都答应跟叶南星上节目组cp了,你还要解释什么?”

“可是我呢,被网暴,经历痛苦折磨,你知道我有多痛苦?”

她说着,直接崩溃大哭起来。

这一次是真的难受。

——呜呜呜,狗比男人,要不是你不出手控评,我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

——明明你喜欢的是白月光,干嘛一直吊着我?非得弄死我才行吗?

——虽然我表现的不在意,可谁希望被人没日没夜私信短信诅咒?

——呜呜呜,我也是个普通人啊……

陆璟淮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蹲在地上崩溃大哭的沈温然。

他想开口安慰她,可是发现,他好像做什么都是徒劳的。

难道他真的做错了?

也是,他只是一本书里的角色,只能按照作者的设定,走原本的剧情。

只能像提线木偶那样,任由处置。

但是她呢,只要完成自己这个任务,就可以离开这里。

那就……放手吧。

他眸光晦暗几分,最终下定决心。

“我们离婚吧。”

沈温然还在哭,听到这话,立马仰起头。

“你说什么?”

问完这话,她还打了个哭嗝。

陆璟淮不去看那张带着一脸懵逼表情的沈温然。

“我说,我们现在就去民政局离婚,户口本什么的,我会让张特助去取。”

沈温然的心跳陡然加速,她兴奋得几乎跳起来了。

【请宿主注意人设。】

要不是狗系统提醒,‘好’这个字眼,她直接脱口而出。

至于陆璟淮,一开始无感,后来就看到沈温然那张脸,从一脸懵逼,甚至隐隐透着兴奋,瞬间变成绝望的破碎。

她颤声道:“璟淮,我们的婚姻,真的走到尽头了吗?”

——妈的,狗男人终于要跟我离婚了。

——呜呜呜,这次该不会又是假的吧?

——如果真的是假的,我就打爆你的狗头!

陆璟淮:“……”

“是,既然婚姻让你痛苦,那就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更何况,叶南星已经怀孕了。”

——果然啊,狗男人忍不住,终于承认了。

——我就说,叶南星不可能无性繁殖,小说嘛,不都是这个套路。

——快啊快啊,别逼逼,带我去领离婚证!

陆璟淮是真的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