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要是不看牌下注,晴子就跟着他不看牌下注,他如果是单牌,手中有一个老k,那么,晴子手中就有一个a,如果他是小对子,晴子那边就是大的对子,如果他是小清一色,晴子就是比他大的清一色,总之是晴子基本上每次都压他一头,直接让他输成了最大的输家。

李忠信对于张奇他们几个人强烈要求他上场的事情,他并没有直接答应下来,而是笑着说道:“刚才我打电话去之前你们怎么说的,这才过去多一会儿,你们怎么就变卦了呢?

你们都知道,晴子不会玩,是第一次看这个东西,就让晴子陪你们继续吧!要不然的话,晴子一个女孩子自己在这边看我们几个老爷们玩,也是没有什么意思的。”

李忠信对于张奇和于雷他们心中的想法心知肚明,这几个货倒不是在意输了多少钱,主要是在意输了面子,和一个不会玩的女孩子玩,而且摆明了想要欺负一下弱小,结果被女孩子给赢得都不敢继续玩了,这面子可是丢大了。

“啥变卦不变卦的,今天我们几个人主要是找你一雪前耻的,和晴子有什么关系,你抓紧时间上来玩,咋那么墨迹呢?”于雷皱着眉头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对于李忠信的态度,于雷很是郁闷,这李忠信再不上来,他这边可是真的抗不住了,晴子再在上面继续一会儿,估计他手里的钱就会输个精光了。

“忠信啊!为什么你那个朋友说要一雪前耻呢?”晴子听到张奇和于雷他们都希望李忠信上场,她便直接把手中的扑克牌放到一边,把位置直接让给了李忠信,只是在离开位置的时候,晴子随口问起了李忠信。

晴子就有些不明白了,这玩个扑克牌,咋还和什么一雪前耻联系上了呢?

李忠信随手抓起晴子放到桌子上的三张牌,他只是简单地瞄了一眼,就感觉到了一股子浓浓的合财的味道,刚才是晴子发的牌,晴子一直也是没有看,而张奇和于雷他们则是没有看牌的下注,李忠信的嘴角直接就挑了起来。

李忠信一边把手中的牌往边上随便一丢,随便地按照张奇他们没看牌押注的两倍把钱扔进桌面上,一边笑呵呵地对晴子说道:“他们说是想要一雪前耻,主要是因为小时候我们玩扑克牌啥的,我总赢他们几个人。

被大肉榛征服的侠女,老头把我添高潮了A片

那个时候我们都没有什么钱,就是赢冰棍什么的,我基本上每次都是不花钱就能吃到冰棍,所以呢!他们总想把那个场子找回去,想要赢我一次。

收拾他们几个人,简直就是轻松加愉快,就是在气势上,我就已经是稳稳地拿捏他们几个人了。

今天晚上我说要请他们几个人吃饭,吃点好吃的,他们几个人就巴巴地凑过来非得要给我送钱,我这边不赢他们,他们都不好意思。”

李忠信很是刺激张奇于雷他们几个人情绪地说了起来,对于输赢的这个事情,李忠信不在意,但是,能够赢这几个家伙一个心服口服带佩服,治一治他们的嘴,这个还是李忠信想要的。

“现在离晚上吃饭的时间还早,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玩,现在才哪里到哪里,谁笑道最后还未尝可知,我今天真就不信了,玩拖拉机的这个还能够输给你。”于雷一边继续暗着下注,一边不服气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在这个事情上,于雷是真心不服气李忠信,在平日里,于雷经常和他的一些朋友玩这个扑克,可以说是赢多输少,十次当中他记得他至少能够赢七次,而且是输的时候输得少,赢的时候赢得多。

于雷对于李忠信也是比较了解的,他心中十分清楚,李忠信基本上不怎么玩拖拉机这种扑克牌的,被说是扑克牌,只要是沾上这类娱乐活动的,好像李忠信都不参加,哪怕是他们说破了天,李忠信也是不参与的,这也就是要过年了,晚上王传智晚上回江城他们要凑一起聚一聚,李忠信才同意了这个事情,所以,于雷觉得他能够赢回来。

“你这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今天要是不给你赢都心服口服带佩服,以后看到我都不和我玩,算你小子嘴硬。

这把牌我睁眼打瞎子,把你小子的底裤都给你赢没了。”李忠信一边嘲讽并调侃于雷,一边扔出去了他们这个时候玩的封顶的钱数。

李忠信看到于雷的嘴硬,他准备来一个激将法,这把牌再多赢于雷一些,他这个时候脸上的表情很是浮夸,就好像是抓了一副小牌,用气势上来压倒于雷,想要把于雷吓退。

就在李忠信扔出去封顶的钱以后,张奇和吴志刚都看了看手中的牌,发现他们的牌很小,直接就把牌丢掉了。

于雷看到张奇和吴志刚两个人都弃牌了,他心中微微地琢磨了一下,又没有看牌跟了李忠信一手,一边扔钱,于雷一边说道:“鹿死谁手还是未知的呢!”

看到李忠信继续扔出来钱,一点要见面的意思都没有,于雷翻看了李忠信一眼以后,把手中的牌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