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忍不住皱起了小脸。

蔺晟看着蔺珏圆圆的眼睛,忍不住苦笑。

这丫头一向仗着受宠胆大妄为,现在惹出了这些事情还没处理,竟然还想到了要谢云做她师傅。

想到谢云,蔺晟朝远处看了过去。

瞧着远去的一群人,蔺晟蓦地微眯了眼睛。

谢云曾经救过他两个弟弟,现在又正好救了蔺珏。

这都是巧合么?

想到这里,蔺晟问蔺珏:“小九,今天这惊马是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追风就是突然发疯了。”说到这里,蔺珏没好气地瞪了蔺堤一眼,“还不是三皇兄说今天赏梅花,又正好遇到今天天气不错,我才想骑马……”

蔺铉这时对身边的阿四做了一个手势,阿四立刻朝那边追风的尸体过去。

走到马匹面前,阿四顿了下来,先是观察了一番马匹的口鼻眼睛。

随后,她伸手沾了一点马血,然后捻开,放到鼻下闻了闻。

“咦?”

阿四脸色变得有些凝重,立刻拔出了腰间的药囊,拿出银针插进了死马的身上。

很快,阿四取出银针,又扣出一块马嘴里卡在齿缝中的叶子,重新走回了蔺铉身边。

“王爷,你看。”

银针光洁如新,蔺铉问道:“马没有中毒么?难道真是受惊了?”

“不是受惊,是中毒。”

阿四把银针举起来,将刚才从马嘴里么抠出来的树叶擦了擦。

很快,银针的颜色变得漆黑如墨!

“这马被人下了药。平时候吃了这药,马不会有事。可是如果马匹吃了这都城街上常见的桑菊树的树叶,就会激发出毒性。”

“马匹会因为毒性痛苦不堪,激发出狂性后会一路奔行,不死不休。”

这话说出来,众人神色都为之一变。

“所以你说这事情,是有人刻意下毒谋害小九了?”

开车在车里 bH 林琳七八个老头敬老院玩

“是,这人对九公主图谋不轨。”

蔺珏惊讶道:“平日里追风在我府上都是吃府里的东西,没吃过外面的食物,怎么会中毒?!”

“这种毒素如果没有被激活,那么经过一段时间就会随着出汗排泄这些,从身体里面消失。”

阿四坚定道:“若不是有人在这一两天内给马匹下毒的话,那么就是一直在马匹的食物中动了手脚。”

“我又没有得罪人,为什么会……”

蔺珏生在天家,脑子也不是不好使的人。

她能活得痛快舒坦,还不是因为她并非男儿身,不会卷入争夺那个位置的事情里面去。

因此,蔺珏也能舒舒服服利用自己公主的身份活得快活。

现在有人要动她,少不得让蔺珏有些惊诧莫名,脸色都白了。

“小九,你且想想跟谁有过仇怨?”这时,蔺堤也开口问道,一脸关心。

蔺珏被问得脑子空空。

想想,她喃喃道:“我真的没有跟谁结怨……”

说实在的,只要不得罪自己的父兄,谁能把她堂堂一个公主怎么样?

再说直白一点,谁敢把她怎么样?

又不是家里人脑袋长太多了,需要剃个头。

就在这时,蔺珏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脸色唰地一下就白了。

她抬头看向蔺晟道:“太子哥哥,我有话想跟你单独谈。”

蔺晟微微皱眉,不明白蔺珏想要跟自己谈什么。

可是他没拒绝蔺珏的要求,点点头,同蔺珏走到了一旁去。

蔺珏神色紧张,一张小脸紧绷着看向蔺晟。

“太子哥哥……我……我原本想骑追风过来,是想要换你的那匹雪山狮子马骑的……你说,给我马儿投毒的人,是不是想对你下手?”

蔺珏的这匹马虽说威武高大,可是蔺晟的雪山狮子马更漂亮,她眼馋许久了。

之前蔺晟出去办事,两人相逢时往往只能在宫墙之内。

在宫里骑马大受约束,蔺珏自然是不愿意浪费这个机会的。

这次蔺堤邀请众人一同赏梅,蔺珏的兴致也给挑起来了。

而且凌霄苑又有专门可供骑马游玩儿的地方,这不是一举多得么?

可想要换马骑的这件事情,蔺珏尚未跟蔺晟提供,知道她这心思的人,就只有她身边的人。

若是这样的话,那不是意味着,她身边的人有了问题么?

蔺珏是知道自己亲爹的想法的。

别看平日里对太子哥哥冷口冷面的,连句赞赏都少有给,若是太子哥哥因为自己出了事情,只怕自己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而且……太子妃对蔺珏一向温柔善意,蔺珏可是喜欢这个皇嫂的很。

这次投毒,不管是针对蔺珏,还是借着这个机会想要暗算蔺晟,这背后的人都得小心谨慎对待。

否则,谁知道走在路上的时候,会踩着哪条阴沟呢?

蔺晟没想到会从蔺珏口中听到这话,一时神情也跟着凝重了起来。

“小九,你把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说一遍。”

蔺珏不敢隐瞒点点滴滴,把所有知晓这件事情的人都列了一遍。

等蔺珏说完,蔺晟立刻叫来了自己的侍卫,低声吩咐了几句,侍卫立刻领命去了。

蔺晟带着蔺珏朝蔺铉他们走了过去。

此时,蔺晟脸上已经恢复了原本的神色,对众人道:“小九的事情,我会亲自查的,不论谁想要动她,我都会让他付出代价。”

蔺铉和蔺峥对蔺晟极其熟悉,自然听得出蔺晟语气上略有的变化。

蔺铉心思重,没说什么,只是道:“小九,大哥把事情查出来之前,你来我那儿小住几日如何?”

蔺珏平日里对蔺铉是又爱又怕,爱的是自己这七哥容貌净化眼球,怕的是蔺铉整日不苟言笑,看起来有些严肃。

更何况,她还不知道蔺晟同意不同意呢……

想到这里,蔺珏虽说没有答应下来,视线却是依旧飘向了蔺晟,带了两分恳求之色。

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儿看得蔺晟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本来还想让你到我那边小住,既然你七哥开了口,那我就不多事了。”

说到这里,蔺晟想起了刚才蔺珏提到的谢云的事情。

再想想他这段时间里的梦魇,又及在灵山寺遇到谢云时的种种念头。

蔺晟看了一眼蔺铉,又看了一眼蔺珏道:“对了,小九,你不是挺喜欢刚才救了你的谢云么?还想跟她学点手上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