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截犀牛角是国师大人原本准备用来渡劫用的,很是珍贵。”

有福公公感慨一声:“何止是珍贵而已?”

他道:“犀牛角已是世间难寻之物,国师这截乃是白犀牛的角,早已经灭绝许久,这世间怕也仅剩这些。”

时景很是惊讶:“真的吗?”

有福公公连忙点头:“当然是真的。传闻这白犀牛的角有起死回生之效。当日国师命人将犀牛角磨成粉末,分三日喂服,三日之后,郡主便元气未伤地好了,这便是神奇之处。”

他顿了顿,小声说道:“要不然,像郡主那般在雪地里浸了那么久,这双腿怕是要……废了。”

时景选择性地跳过了某些词语,点头说道:“倒也是。我现在已经完全好了,浑身上下一点不自在都无。”

看来,这传说中的圣物确实有些神妙。

有福公公心念一动,不由又道:“陛下当时去观星台求国师出手救郡主,其实心里一点把握都无。

但国师许是看在陛下恳求真诚的份上,竟是允了,不仅如此,还亲自去了一趟郡主府。

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呢!”

他望着时景笑道:“郡主定是有大造化的人呢,如此才能这般顺风顺水。”

时景淡淡一笑:“那就承有福公公的吉言了!”

她十分客气地点了点头:“好了,有福公公事务繁忙,我便不打扰了。多谢您的令牌了!”

……

藏书阁靠近观星台,其实就在华阳池不远,离沧海阁也近。

与华阳池一样,这里的守卫层层叠叠,俨然一副禁地模样,寻常人莫说进去,便是靠近一些,也要被呵斥。

但庆阳郡主则不同。

她是庆帝捧在手掌心上养大的孩子,陛下对她的宠爱甚至可比肩太子,这一点,整座庆宫之中,无人不知。

守卫见到她来,恭恭敬敬地行礼:“郡主,此处乃是藏书阁,须得令牌才能进入……”

他正想着倘若郡主不按常理出牌非要硬闯,该如何应对时,面前的少女笑意盈盈掏出了一块青木令牌。

“是这个吗?”

“是是是,郡主请进!”

守卫这口气松得太过明显,让时景有些哭笑不得,她就这么可怕吗?

想了想,她还是又吩咐了一句:“你且放心,我只在里头看书,不会将东西带出去的。不过……我可能要晚一点离开,还烦请替我留个门。”

守卫忙不迭点头:“这里的守卫每过四个时辰换一班,日夜相守,郡主若是有什么吩咐,知会一声便是。”

他用力地将手臂往里面一引:“请!”

时景点了点头,便径直往藏书阁里头去。

看着她窈窕的身影远去,守卫们这才松了口气。

爽 好舒服 快 深点文章:征服端庄旗袍高跟美妇

难免是要有些议论的。

“这位便是庆阳郡主吗?怎得与传闻之中的不一样?都说这位郡主嚣张跋扈,最是专横,可她分明温柔知礼,优雅亲切得很啊!”

“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看那些传闻多半都是假的。”

“那我还听说,除夕那日郡主刚死了心爱的男宠,伤心地都快要死了。可刚才得见,也没察觉到她有什么不同……”

“刚说了传闻离谱,你还信这些?郡主看起来如此端庄雅致,就是一位真正的淑女,哪里像是会畜养男宠之人?”

“也是。看来是我浅薄了……以后若是遇到了那乱嚼舌根之人,我必定要好好揍他一顿,以正视听。”

“行了,还在当值,哪里有那么多废话?赶紧站好,给我噤声!”

这些议论,时景是听不见的。

当然,就算听见,她也不会在意。

宫人推开藏书阁的大门,引着庆阳郡主进来,一边走一边介绍着里面的陈设和布置,偌大的宫殿,鳞次栉比的书架,每一层大致上都放了什么类型的书籍。

时景的脚步慢慢地深入,震撼之心便越发浓烈了。

“这里好大啊!”

宫人掩嘴笑:“嗯,除了底层,还有二楼。楼上的都是些珍本古籍,整个天下绝无仅有,都非常地珍贵。”

许是这里常年没有人来,看守的宫人难得逮到一个活的,话便特别多一些:“不知道郡主想看什么样的书?”

时景想了想:“游记,志怪,江湖之类的。”

她笑笑:“我只是闲来无事打发时间,那些很厚很厚的经史子集,我可不要看。”

宫人连忙说道:“原来郡主想看这些啊,那还请跟奴才过来,都在这边。”

时景随着宫人的脚步过去,果然在最西侧的书架那看到了一些她想看的书名。

她笑着点点头:“原来都在这里。”

宫人问道:“郡主需要点心茶水吗?这些书籍珍贵,原是不该边看书边吃东西的。不过,临窗处劈了个休息区,若是郡主看书乏了,倒是可以坐着歇会儿。”

时景想了想,这会儿时辰还早,她也许要在这里待到天黑,还是备一点吃食为好。

她笑着谢过:“那就有劳了。”

宫人出去了,不一会儿又回来。

“这是茶水,这是点心,现在天冷,奴才还给郡主备了个手炉。啊,对了,这是个靠垫,是新的,若是郡主不嫌弃,可以枕着。”

这倒是个体贴的小宫人。

时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宫人连忙回答:“我叫锦宿。”

“锦宿……”时景念了一声,“倒是个好名字,你也是个好孩子。”

她顿了顿:“我要在这里看会儿书,或许要待到天黑,你不必管我,自去忙你的。若我有什么事,会叫你的。”

锦宿连忙点头:“是,奴才不会来叨扰郡主读书的!”

说着,他蹑手蹑脚退了下去。

“确实是个机灵的孩子……”

时景回过头,在书架上逐本寻找着可能与她想要找的图案有关的书册,然后一页一页地翻。

阳光太好,日头有些晃眼。

她翻书翻累了有些乏困,恍惚间,竟闻到了一些淡淡的梅花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