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正轩和蓝云聪两人目不转睛地看着陈兴疆,看看他如何吃完这堆“美食”。

楚天河都快看不下去了,给陈兴疆倒了一杯水。

可人家陈兴疆,根本想不起来喝水啊!

命悬一线的时刻,爆辣,有点渴?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终于,陈兴疆把三个变态辣肉夹馍吃完了!

看他整个脑袋都红了,嘴唇子都辣肿了,就像两根香肠。

“陈将军,你负责把这三个贼人扔到地牢里去关着吧,谁也不能动他们三个,我看看能不能有他们的同伙来救人。”

墨正轩毫无表情地交代了他这项工作。

陈兴疆浑身就像洗了个澡,已经快湿透了。

“陈将军,要想吃这肉夹馍,记得来找我,我再给你做啊!”

蓝云聪满脸微笑,看上去像真心在邀请他再过来吃饭。

“多谢蓝将军!”

陈兴疆去门外叫了一些将士过来,抬着这三个黑衣人就去了地牢。

这厨房里终于清净了。

“韩将军,这几天你找人偷偷盯着陈兴疆,看看他都跟谁接触。”

“是,殿下!”

墨正轩安排好这一出,也放松下来。

“小蓝,一会儿我跟你去码头采购海鲜吧。”

“好的,殿下,一会儿咱们就去,中午我还得去营中的厨房教厨子们做菜呢!”

小蓝一想,别人忙不忙咱不知道,自己的任务还不少呢!

楚天河和白卿风这想着,他俩单独出去,给我们扔下?

这合适么?

“小风,大师兄,你俩帮忙去看看那三个贼人在地牢里怎么样,别让大家再折磨他们了,要给这三个人留着命。”

墨正轩赶紧给他俩也整点活儿。

不然呢?

一会儿准得打扰自己和小蓝。

“好吧,表哥。”

白卿风不老情愿的答应了。

全是宿舍1v3|班长让我坐在那个地方教我作业

楚天河也不好发作什么,他也只得一起答应下来:“好的,殿下!”

蓝云聪收拾好厨房,带着如意,跟墨正轩一起出发去小码头了。

“小蓝,昨晚多亏了你!”

墨正轩语气里透着满满的爱意和愧疚。

又让自己的女朋友为自己做了这么多。

这是一个王子的失职啊,给她带来了这么多麻烦事儿。

“殿下,这有啥呢,当初不就是为了保护你,我才跟着大哥你俩去京城的么?”

“而且我很喜欢这个工作!”

蓝云聪习惯了自己的保镖身份。

尤其是保护自己的大帅哥男票,这工作一辈子也不烦。

“谢谢你,小蓝。”

墨正轩牵起她的手,两个人静静走在海边小路上。如意又在各种撒欢蹦跶。

蓝云聪还要开着顺风耳千里眼,她可不能完全放松。

海风呼呼吹着,似乎没有什么危险动静。

码头上有两条小船靠在岸边。

他们两个人上去看了看有什么新鲜海货。

蓝云聪空间里海鲜已经差不多够吃了,除非是一些小品种的海货,她没让系统安排养着的。

墨正轩看什么都新鲜。

看啥都想要。

“这是什么呢?”

“客官,这是蛏王!海边就有,用盐就能捉它!”

那船家给这个贵气的顾客,仔细地解释着。

“我们自己也能捉?”

“能,就是有点费盐,还好,咱们海边人不缺盐。”

船家说着也有点自豪了,内陆那些居民,哪有这么多盐可以吃!

他们买盐好贵的!

海边的盐田可以自己晒一些,所以这里的人也不太觉得盐珍贵。

“那我们买点你的盐,自己去捉这个蛏王试一试?”

墨正轩忽然来了兴致。

“可以的,客官,给你这些盐,二两银子就行!”

船家给他拿出来好大一包盐。

那一包盐,比当初自己在晋城花一两银子买的那些五倍还多!

墨正轩给他二两银子,接过来这些盐。

“小蓝,咱们去捉蛏王呀!”

“好的,表哥。”

蓝云聪心想,也该给墨正轩解解压,去玩一会儿也好。

一天天的,他心里装的事情太多了。

他俩跟船家借了一个小鱼篓,就跑去码头一边的沙滩上去捉蛏王了。

船家还怕他俩不会找,跟过来给他俩做示范。

什么样的洞里会有蛏王。

三个人忙了一会还真捉住了好几个。

船家一看他俩会找了,自己就回去了。

如意在一旁看得也是目瞪口呆。

一个大蛏王跳出来的时候,如意都会紧张地跳上去咬一下它。

如意都成了捉蛏王的小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