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为了让你对我放松警惕,好找机会对你下手,可惜啊,在医院我只想折磨你,时时刻刻折磨你来泄愤,所以没想到把你跟沈辉分开的办法,昨天晚上我彻夜难寐,好不容易才想到了这个办法,可没想到你运气这么好,居然能逃过?”

“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沈辉?可沈辉他根本不爱你,即便我不存在了,我真的出事了,沈辉他也不会喜欢你的!

他要是喜欢,在我没出现之前,他就会选择你了,他不喜欢的,没有人能勉强他。

“你懂什么?要是没有你,他会接受我,他会喜欢我的!都是你,都是你害的我,是你害了我的后半生。

开车越往下越疼的那种作文,抱着她边走边疯狂律动

章珊咆哮的这番话,被正走进来的席慕寒林念儿暖暖听到。

他们三人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席慕骁给他们简单说了一下,得知萌萌落海是章珊算计的,席慕寒眸中泛起阴寒杀气。

林念儿也很震惊,“章珊,你为什么这么对萌萌?你凭什么这么对萌萌?”

暖暖从林念儿眸中看到了之前从来没见过的磅礴怒火,难以抑制。

伤害萌萌,比伤害她的命都重要,可怜天才父母心。

暖暖吸了口气,一步步走到章珊面前,“你伤害萌萌,就要付出代价,我爹地妈咪不对你动手,可我,会跟你一般见识!”

说完,抬手“啪——啪——”给了章珊两个耳光,清脆又响亮。

“你,你——”

“我什么我?我打你不应该?还是你觉得,这两个耳光太少了,没把你打明白?”

说完,又连手打了几个耳光,章珊被打的满脑袋星,脸上火辣辣的疼。

她咬牙,攥紧手指,“你打的好!我真羡慕你跟萌萌的投胎技术,若不是你们投胎好,做了席慕寒的女儿,今天,挨打的不一定是谁呢。

这话是说,她凭着是席慕寒的女儿故意欺负她?

“呵!你还真是会强词夺理啊!我打你不是因为我是席慕寒的女儿,是因为你伤天害理,想要害死萌萌,想害死人命!你这种人,要是席慕寒的女儿,都用不着我动手,我爹地就会亲手打死你!”

“暖暖,说的好!咱们席家可不需要这种人。

”席慕骁对她伸出大拇指,又补充道,“打的也好!”

林念儿也是头一回觉得,暖暖打人打的好,觉得解气。

“好了,把证据和她一并交给警察处理吧!”席慕寒发了话,说完又看向一旁的沈政,“沈总,你没意见吧?”

“席总说哪里话,我没想到这章珊居然这么蛇蝎心肠,这种女人,席总您不必对她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