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做了错事,居然还污蔑沈家,真是不要脸,巧言令色的替沈家开脱。

“章珊,你可不能这样,不是我们不帮你说话,是你做的太过份了,我们也无话可说啊!

可你也不能因为我们不帮你,就,就这么污蔑我们啊?是你自己说,孩子是因为救萌萌没有的,我们也是被你骗了啊!你怎么还反咬一口呢?

席总,席太太,你们明鉴,我们怎么会,怎么会帮一个害死沈家血脉的女人呢?”

“是啊席总,你可不能听她胡说八道啊,我们,我们绝对不会帮她的!”

“……”

看着秦蜜跟沈政如此着急的替自己辩解,席慕寒只觉得讽刺。

“既然你们没有跟她合谋,又何必如此紧张?”

“我…我们…”沈政语塞。

“我们是怕您误会啊,沈辉跟萌萌的关系摆在那儿,这以后都是一家人,您误会了,对咱们两家的关系,还有对两个孩子,都不好啊。

”秦蜜辩解道。

席慕骁抱着胳膊,睨着他们,刚才她提起章珊肚子里孩子的真正死因时,就觉得沈家的人反应有问题。

同学叫了好几个人来玩我作文(性调教高H)最新章节列表

看来,他刚才没想错,章珊说的是真的。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们究竟有没有做,天知地知自己知,没必要说这么多,谁说的真话谁说的假话,我们席家人会自己分辨!”

“……”

“……”

秦蜜沈政对视,悻悻的闭了嘴,没再多说。

秦蜜狠狠瞥了章珊一眼,又在心里狠狠给了她几刀,这女人真是该死,自己死到临头还要害他们一把,什么东西!赶紧去死吧!

沈宁出奇的安静,因为刚才他收到消息,他安排的事已经办妥了。

相信很快,他爸也会收到消息。

果然,下一刻沈政的手机铃声响起。

“不好意思席总,我先接个电话。

”接听后,他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你,你说什么?”

“……”

电话那边的人,又重复了一遍,沈辉突然觉得眼前一黑,仿佛天塌了,声音颤颤巍巍,

“辉儿,辉儿他,他怎么会……”

听他提沈辉,萌萌拧眉,担心的追问沈辉怎么了?

沈政抬头看萌萌,“沈辉他,他跳海殉情了!”

这话一出,震惊众人。

章珊一脸不可置信,“不,不会,沈辉不会殉情,他不会……”

他不会爱萌萌爱到这种地步,他不会放弃生命,他不会!

萌萌怔住,她听着章珊的呢喃,竟然希望章珊说的对,希望沈辉不会为她放弃生命,希望沈辉好好活着。

“沈总,消息准确吗?”席慕骁追问。

“准,准确,沈辉跳海殉情,又,又被救了上来,可他,他情况很不好,被送去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