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凝雪有点懵,才发现天色已经很晚了,都怪那个君什么的,要不是他,他们也不用绕那么一圈才敢跑回来。

“我错了,一时高兴就忘记时间了。”

叶凝雪赶紧认错。

“再有下次,本王可就要把你关在王府里了。”

叶凝雪知道司徒煜是因为担心自己才会说出这种话,随即说道:“好,再有下次我就再也不出去啦,整天在王府里伤春悲秋!”

“也罢,真是拿你没办法,下次不能让随身暗卫先回来。”

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随身暗卫才是关键,暗处的人离得毕竟有点距离。

“好,你说什么都好!”

“累了吧,去吃晚膳吧!”

“好,我还真是有些饿了呢!”

“司晨,朱子轩你俩跟本王去书房。”

两人互看了一眼,随即跟在司徒煜身后。

书房中,只有司徒煜,司晨、朱子轩和陆鸣四人。

“说吧,今天是遇见什么事了。”

虽然叶凝雪极力想掩饰,但是她的小动作怎能瞒过他?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况且司晨不是不知轻重的人,他也不想让叶凝雪这么晚回来。

“王爷英明,我们确实遇到了点小麻烦。”

“司晨,别是因为本王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吧?”

两个 上一个吃下试看 白洁张敏后续番外篇

“果然是枫王!”

陆鸣很激动的在喊。

“你们想多了,这个事情确实也算能跟枫王扯上点关系,但事情完全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哦?那是什么意思?”

司徒煜看起来像是漫不经心,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只要他的手轻点桌面,那就是他要发怒的前兆。

一时间,就连陆鸣都不敢随意开口说话。

“回王爷,凝雪是因为打败了枫王殿下夺得了作诗比赛的魁首,才会引人注意。”

朱子轩的解释让司徒煜身上的暴虐分子减少很多,“你们快细细说来,雪儿是被谁给盯上了?”

“是一个叫做君泽熙的人”司晨赶紧回。

“君姓?”

“据本王所知,这是罗枫国特有的姓。”

“没错,他因此承认自己是罗枫国的来,是来云水国做生意的。至于是做什么生意,我们不得而知,因为王妃在得知他来自罗枫国的时候就已经很明确的表现出厌恶,开始拒他于千里之外。”

“我能够理解雪儿,如果他的父亲真是罗枫国的人,那她确实会讨厌甚至是愤恨罗枫人。”

“既如此,那人是不是对雪儿的拒绝不以为然继续纠缠?”

“那倒没有,只是一路派人偷偷跟踪我们。为了不暴露身份,我们也是走了很多路,扰了一大圈子才回来,也因此时间就耽搁了。”

“还请王爷责罚。”

“司晨啊,你说你怎么就脑子转不过来呢?你说既保护了王妃又没暴露出身份,王爷应该给你记功啊,怎么会罚你呢?你真是太不懂王爷的用心了吧!”

面对司徒煜甩过来的眼刀子,陆鸣聪明的选择闭嘴。

“陆鸣你先出去,聒噪得很。”

“是。”

陆鸣走后,书房中一阵静谧。

良久,“王妃当真是司徒枫避之不及?”

“???”

“对,属下亲眼所见,王妃的眼里全部都是厌恶,绝对没有丝毫爱意。”

幸亏司晨反应快。

“那就好!”

“王爷,属下还有一事要禀报。”

“嗯。”

“王爷,臣意外发现子轩兄有洞察人心之能,王妃谓之曰心理学,属下觉得这个技能对于我们卧底隐匿很有效,我们可以开一个讨论会,让子轩兄给我们分享一些他的经验和方法,如此定能减少我方卧底人员的伤亡。”

“这个主意甚好,如果真的能够给他们一些好的方法也好,本王希望他们都能够活着回来。”

“是,属下这就着手去办。”

“感谢王爷抬爱,子轩定不辱使命。”

“你是凝雪未来的小姨夫,也应答是本王的长辈,其实你是不需要跟本王这么客气的。”

“不,这些特权子轩不需要,还请王爷能把我和别人一样看待,我希望能够更加快速的成长。”

“好,有志气,这些日子你已经有2很多进步了,继续训练,假以时日必有所成!”

“多谢王爷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