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青春又不失女孩的柔美,搭配一双帆布鞋,整个人充满了灵气。

卓禹安并不知她是否会来,之前在教室问过她,她一直没有给明确的答复。

但是他还是早早就到电影院的门口等她了,万一呢,万一她来呢?

青春少年,眉目清朗,五官立体周正,穿着白色T恤牛仔裤,单肩背着包站在影院的门口,格外引人注意,不时有路过的女生看他,甚至有大胆的女生过来问他要联系方式。

“抱歉,我等人。”

他拒绝人时即疏离也不让人感到尴尬,少年人少有的修养和礼貌。

听澜到影院门口时,见到的就是他拒绝别人时的样子。越往他靠近,心里就越忐忑,刚才应该等程晨一起过来的,都怪自己那么迫不及待的跑过来。

像是心有灵犀,刚才还一脸疏离拒绝别人的卓

禹安忽然转头就看到了她,眼神似乎一顿,耳尖又微不可察地开始发烫。

像是初见时的她,一身连衣裙俏生生站在那里自顾发着光,那光闪的人目眩神迷,他握着单肩包的手紧了紧朝她走去。

听澜见他走来,明明什么关系都没有,但她的心还是慌乱而无措起来,声音几乎是抖的

:“那个,陆阔去接程晨了。”

“嗯。”卓禹安那种心脏被直接击中的感觉,让他一时也有点没反应过来,像是无措的少年,不知该说什么。

两人并肩从门口往里面的大厅去。

“要不要吃爆米花?”卓禹安总算找到一个话题了。

听澜轻轻点头,要的,心里在盼着程晨和陆阔快出现,否则她有点想临阵脱逃了,看他在柜台前买爆米花的背影,她的心快要跳出来了。

卓禹安过来的时候,不仅手里拿着一桶爆米花,还有两杯可乐。

军人的粗大(H)拔不出来,王伟忠带梦莹去看刘老头

听澜接过爆米花抱在自己的胸前,手里有东西拿着,至少能转移一点注意力,没有那么强的压迫感。

等了好一会儿,电影马上就要开影了,陆阔和程晨还没来。

“进去吧,陆阔发信息说赶不上了,程晨家里不让她出来。”

“他们不来?”听澜一听,也不太想去了,就她和卓禹安一起看,有点怪怪的,万一遇到同学或者家长,好像说不清了。

“不想看吗?”卓禹安看她在听到程晨不来之后眼里都是失望,也尊重她的意思。

“看吧。

”她并没有失望,只是忐忑而已,人生第一次单独跟男生出来看电影,谁能不忐忑呢。

两人检票进入。

是陆阔订的片子,很符合他的品味,一部特别无厘头的搞笑片。电影院里不时发出爆笑的声音,只有听澜和卓禹安并肩坐着,一点笑容都没有。

因为两人的心思根本都不在电影上,全在旁边人的身上。

听澜一个一个爆米花捡着往嘴里送,旁边卓禹安呢,则是就着吸管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可乐,人生第一次喝碳酸饮料,比他想象中的要好喝很多。

他喝了几口后,放到把手放饮料的地方。

而听澜吃多了爆米花,有点渴了,也很自然地拿起饮料就喝,并不知道这瓶是卓禹安刚才喝过的。

卓禹安想阻止已经来不及,就见她吸着刚才他吸过的吸管,很满足地大口吸了几口。

卓禹安忽觉口干舌燥,少年的心火也是魔怔,越想扑灭,越是燃烧得旺旺的,几乎把要他烧起来。

听澜喝到一半放下时,才猛然发现,自己的那瓶饮料放在另外一边,她喝的是卓禹安的。

她抬眼偷偷瞄了他一眼,见他坐得笔直,目视前方的屏幕,趁着他没发现,听澜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饮料调换了。

甚至还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戳了戳卓禹安的胳膊:“你怎么不喝饮料。”

本来心火乱窜的卓禹安看到她的小动作,被她可爱到,从善如流拿起那杯饮料吸了几口。

他的

唇形很好看,侧脸也很好看,他在吸吸管时,正好电影是一个无声的镜头,整个影院安静得出奇,听澜甚至能听到他吸饮料时那很轻的吞咽声,听澜面红耳赤,然后忽然想起,这杯她刚才好像也吸过。

这...她莫名想起最近正在看的偶像剧里的台词:间接接吻。

天...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羞愧又无地自容,都怪偶像剧害死人。

一整部电影2个小时,她几乎是在胡思乱想之中度过的,没有听见任何一句台词,甚至出影院之后,连电影名都忘记了。

她喝了一杯多的碳酸饮料,爆米花也被她无意识地吃得差不多了。

等两人从电影院一路走到外边的广场时,听澜忽然打起嗝来,碳酸饮料喝太多的后遗症。

像是喉咙的肌肉痉挛了,她想控制也控制不住,就每隔几秒就嗝一下,她脸涨得通红,在卓禹安面前,简直丢人丢到太平洋了。

“再..嗝...见...”她只想快速逃离他的视线,说完再见,背着包就往外落荒而逃。

却不曾想,一转身,正好有一辆电动车从她身边掠过,身后的卓禹安一把拽住她,堪堪避过那辆电动车。

她是顺势被拽进卓禹安的怀里的,因为惊吓,打嗝打得更严重了,脸埋在他的胸前,每个嗝都让她不受控制地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