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诺哥哥那手下的人个顶个的厉害,我瞧着哪个都挺好。”小堂妹李倩楠大大咧咧的,还真有几分当家做主的霸气。

艾玛,这姑娘不害臊的呦!

李韩氏气的拍着闺女,“你老大个姑娘,也不害臊!”拍了闺女两巴掌,又道:“好好的孩子还没生出来,操那份闲心做什么?”

李倩楠就撇撇嘴,跟李晓萱对视一眼,小姐俩总算是松了口气。

反正她娘(她二婶儿)不钻牛角尖就好了。

小堂妹李倩楠出来送李晓萱,“对了,我听爹、娘说了,李宝和他娘前些日子被李宝那亲爹派来的人接去城里过好日子去了,听说那天来的大马车就三辆,正好我爹带我娘去镇上瞧大夫,就没看到。不过听说李宝他娘老得意了,还主动找了族长,说是她不再是李家的媳妇了,就跟着李宝进城享福去了。”

“二叔和二婶儿也没看到人啊。”李晓萱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按理说,李宝的亲爹来接回他这个失散在外的儿子是正常的,怎么还把个嫁人多年的李王氏给接回去了,那老太婆能干啥?

怕不是那家里缺少一个搅家精吧。

不过这件事儿跟她也没有什么关系,既然李王氏自己不再承认自己是李家的媳妇,那就更好办了,以后他们完全不用认这个奶奶了。

“既然人家享清福去了,都不是咱们老李家的人了,咱们以后也不用拿她当长辈对待了。”李晓萱和小堂妹相视而笑,怎么李宝那亲爹没有早点儿找上门啊。

告别了小堂妹,李晓萱又去了二牛叔家里,结果遇到了铁将军把门。

这两口子,不是说二牛婶子都怀孕了吗,二牛叔这才刚回来,这是去哪儿了?

没找到人,李晓萱干脆去了苏家。她其实有些犹豫的,自家那便宜爹的消息有了,却没有听到苏南生的消息,也不知道那人是否还活着,如果活着,是不是还惦记着这一家老小,也不好说啊。

苏家的院子里,一股子浓浓的药味儿,苏可心小姑娘正蹲在院子里熬药。

2022最好看(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变大了污污)全章节阅读

“晓萱你来了啊。”小姑娘瘦了,也憔悴了,才分开一段时间,再见面,苏可心就红了眼眶。“我本来想过去的,家里实在是走不开。”苏可心下意识的抹了一把眼泪,明明说好了要一起去府城的,结果她食言了。

“我听说苏奶奶病的厉害,这是怎么回事儿,之前不是好好的吗?”苏家这些年跟着他们家差不多,吃的都是空间里的食物,按理说,苏奶奶这身体早就养的差不多了,不应该这样突然病倒啊。

“不光我奶,我娘也病倒了。”苏可心小姑娘这些日子连个主心骨都没有,她本就没有去府城帮忙,也不好意思让这些事儿让李晓萱分心。

“是我奶,有一天突然梦到我爹了,说是我爹浑身是血,说回来看她,我奶当夜就病了,我娘她也........”苏可心说着说着就哭了,“我奶和我娘觉得这梦的兆头不好,说是我爹他可能,可能已经........”小姑娘哽咽了,突然趴在李晓萱怀里呜呜的哭起来。

李晓萱轻轻抱着苏可心,这一家三个女人啊,活的太艰难了。

本来还犹豫是否告诉他们,现在看来,不告诉不行了,这苏家奶奶和春兰婶子明显是心病,吃多少苦汤药都白费。

于是乎,当李晓萱把自家爹在草原的消息说了,只说了一句“南生叔叔可能也和我爹在一起”,就看到那卧病在床的娘俩眼睛都亮了,哪怕还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这人也是眼瞅着就精神头上来了。

这人啊,有时候活的就是一口气。

李晓萱再三保证不是骗他们的,更是偷偷说了,等大哥成亲之后她就要去草原接人的时候,苏家三个女人算是彻底相信了,转而又开始担心。

“你说说这,他们好好的,咋跑那么老远啊,都跑出大乾朝了,我说我儿咋不回来看看老娘呢。”苏奶奶说着说着就又哭了。

春兰婶子又是哭又是笑的。

“草原上的人多邪乎啊,晓树的家人就是被杀的,也不知道你爹他们在草原那边咋样,我听说那边连个青菜都没有,听说喝茶都费劲,这人在那边生活了这么多年,可是遭老罪了。”

“哎呦,那连个青菜都没有吃啥啊?不会是跟牛羊一样也吃草吧?”苏家老太太惊呆了,顿时都忘了哭了,只喃喃道:“我苦命的儿子呦,娘的南生呀。”嘴里各种心疼,却声音越来越大,明显这精气神都上来了。

苏可心到底是读书人,当即给她奶奶讲了草原人家是吃肉喝奶的,生活好着呢。

李晓萱算是看出来了,这娘俩听说苏南生可能在草原,人也就好的差不多了。偷偷在水缸里放了空间泉水,李晓萱就悄然离开了。

刚走了没几步,李晓萱就察觉到有人盯着她,猛地望过去,就看到单薄的像是一颗脆弱的小树苗儿似的少年孤孤单单的立在一颗大柳树旁边,望着她的目光有些呆滞。

这不是柳儒源吗,怎么才一段时间没见,人就憔悴成这样了?瞧着好像比苏奶奶病的还厉害似的。

“你........你回来了?”柳儒源一开口,冷风灌入腔子里,咳嗽的不能自己。

咳咳咳.......咳咳咳.......

李晓萱都担心他把肺管子咳嗽出来,眉头不禁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