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低喘地在她体内律动_在各种地方做纯h1V1

晨光熹微,窗外寒风呼呼地吹,我尽量的睁开眼睛,由于晚上一直在哭,此时眼睛已经爬满了红血丝,我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想在梦里寻找生活的意义,眼泪一遍遍地流。

我来自H城,是一名艺术生,是女生,她也是,暂且称自己为小哈吧,原生家庭并不幸福,高中一个人在H城读书,刚集训完进入文化课冲刺,我也希望自己能努力,但是几年没碰的知识,再想捡起来,太难了,我上着听不懂的课,思绪早已飘到不知哪里,我文化课时期正赶上H城疫情,从未放假,但幸好我偷偷藏了手机与外界联系,我甚至萌生出偷偷退学的想法,太难熬了,同学的嫉妒,和一次失败的爱,再加上无力的文化课,对我来说是致命的打击,那时只想着重新拿起画笔去校考,家人的不理解以及文化的压力,我只好放弃,也是从那时起,我的烟瘾越来越大,两三天一包烟,上课会突然抹泪,我根本呆不住,被压抑的根本无法喘息,好像牢笼,不确定,好像深渊,或许是吧,至少那段时光我不想回忆,我一个人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上课偷玩手机,下课去厕所抽烟,晚自习看小说,作业对着答案抄,我让自己颓废。

和往常一样,跟同学抱怨着为何我得不到一个像样的爱,为什么会得到背叛,为什么几个月了想到还是会难过会哭,同学打趣地说:“死恋爱脑癌,没救了。”可我自己心里跟明镜一样,我明白这样的人不值得我为此付出流泪,可是身体还是习惯着想念。手机突然弹出一条短信,“还没忘记?”我眼睛一闭,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缓了几分钟,我嘴硬的给她回了条“怎么可能,我大海王,瞧不起我”我坐在寝室的阳台,靠着窗子, 我叹了口气,幸好风吹过,才显得我没那么狼狈。

小说

“给我介绍个对象啊,哈哈哈哈”我也没想到,后来因为这句话,要难过很久很久。朋友把她推给我,我惊慌失措,我甚至是来不及反应,因为我压根没想到真的会推,我回了个表情包,她问我什么星座,我慌了,因为我是天秤,好像很多人说天秤就是花心大萝卜,但我还是如实回答了,她回了,“快加她快加她”我半推半就的,很仓促的加上了,我甚至就是说没有半点心理建设,我和她开始互相做自我介绍,她很热情,一上来就是好多骚话,给我整害羞了,甚至就是说我是个玩网老年人,很多网络用语我压根不明白,尴尴尬尬的,我暂且称她小7吧,怎么说呢,第一印象就很不靠谱,我也没太在意,心想着,估计就是新鲜感,过几天就狠狠的躺在列表里不说话了。

小7是个播音生,专业考的不错,我是被她的声音迷住的,我太喜欢有才华的人了,她发的语音我听了都脸红心跳的,太御了,兜不住,因为我没有半分拒绝,她也就更加肆无忌惮像个女流氓,我偶尔也会开玩笑跟她说小7,戒戒色吧,她提出要在一起,并且说了好多诺言,可还没走出来的我发誓不吃誓言鸦片,我把她当碰到新鲜感的小孩子,也没想过会陪她谈情说爱,因为我是一个不会异地恋的人,更何况现在,当然以学业为主,于是我和小7就一直是网友,她会吵着要我跟她打电话,会秒回信息,也不会是失踪,就这样,小7成了我无趣生活里的一点救赎,也从那天以后,我们在网络上互相一点点的慢慢了解彼此,我总觉得太快了,于是同学说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时,我总是矢口否认,嘴里说着:“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别瞎说”但是我却没有看见自己的嘴角微微上扬。

或许是还没走出来的原因,那段时光手机里的小7好像是我心中自私的贪欲,我经常会把她当作那个给我带几次绿帽子的前任,所以任凭她提的要求,我都尽力满足,但我从来不会说喜欢她,怪我,也怪我牵肠挂肚走不出来…

Author: 梗, 憨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