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没有长短之争,只需在做好版权保护的基础上有长短之争鸣。



6月5日,正午阳光、慈文传媒、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新丽传媒、耀客传媒等头部影视公司,再次通过官博联合发声支持版权保护。

这呼应6月3日成都网络视听大会上,爱优腾三大平台负责人对短视频盗版乱象的抨击。共识正在被确立:“希望全社会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解决短视频盗版,关键在于建立“先授权再使用”原则。

正如爱奇艺CEO龚宇表示,短视频盗版、剪切、二创加在一起的内容时间已经与长视频内容总时长相当,但长视频投入的资金量与时间成本巨大,搬运盗版不仅侵犯著作权,也让整个行业丧失了公平性与奋斗精神。

短视频盗版问题,平台不能再装傻充愣-盘仙人

因此,对短视频盗版开战,并非长视频独此一家,整个文娱行行业都将其当作重大课题,国家也对此高度重视。以电影行业为例, 2019年,多人因盗版《流浪地球》等413部电影发行而获刑,今年4月,《你好,李焕英》等春节档电影被盗录案告破,19人被捕;4月底国家电影局在官网发文称将加强电影版权保护,依法打击短视频侵权盗版行为。

音乐行业,去年,音集协也就短视频平台侵权使用音乐版权情况举行发布会,据第三方平台对6万多首音乐在快手APP上进行版权检测,涉嫌侵权使用的视频数量超过8265万,总播放量达到2.98亿次以上;为维护音乐人合法权利,建立健康的行业经营环境,音集协要求短视频平台停止侵权并做出赔偿。

就连短视频内部,也对原创高度重视:2018年,抖音因百度旗伙拍小视频盗用抖音原创内容而提出起诉,15秒的短视频内容索赔105万。

短视频盗版问题,平台不能再装傻充愣-盘仙人

在这一背景,长视频针对盗版的发声也顺理成章。根据12426版权监测中心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2019年至2020年对超过1000万条重点影视综作品片段进行监测,累计监测到超过3009万条疑似侵权短视频。

《庆余年》、《琉璃》等热播剧开启超前点播,全季资源在网上四处扩散,一个最近的案例是5月27日《老友记重聚特辑》刚在爱优腾上线,几个小时内B站就冒出大量“完整版、高清蓝光”盗版内容。

短视频盗版问题,平台不能再装傻充愣-盘仙人

但打击盗版却呈现“冰火两重天”:一方面,围绕短视频盗版,行业在两个月前已经发声。4月9日与4月23日,5家长视频平台,17家行业协会,54家影视公司联合500多位艺人两次发布联合声明与倡议书,呼吁短视频平台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清理未经授权的切条、搬运、速看和合辑等影视作品内容”,“严格遵循先授权后使用”。

 
另一方面, “×分钟追全剧”、搬运长视频平台影视剧片段合集堂而皇之躲过内容审核,与盗版平台一起坐收流量之利。哪怕5月28日爱优腾刚就《老友记》重聚特辑发声,第二天,动画《斗罗大陆》更新后,B站、抖音、快手等平台迅速出现多达六百余条侵权链接,含完整版、切条、合集等形式。
 

短视频盗版问题,平台不能再装傻充愣-盘仙人



在盘仙人看来,优质内容不分长短,优质的二创内容也应该被尊重。但这不意味着短视频平台可以逃避主体责任。谁获利,谁买单,
想解决短视频盗版问题,根本需要短视频平台采购包括剪辑、二创等方面的版权,为行业与自家用户负责。而不是装傻充愣,将风险推诿给个体UP主。
 
如此前相关讨论指出,加快制定符合短视频行业发展的版权保护行业标准,共同建立短视频行业确权、维权和交易体系势在必行。参考其他内容行业,常见的交易授权形式有一对一授权、打包授权、按时间授权等形式。此外,行业也可引入版税机制,让版权方在内容被短视频剪辑使用后,获得相应的分成回报,从而为二创等内容开发版权库。
 
一体两面地,短视频平台也应承担起打击盗版、严格审查平台内容的主要责任。如通过平台运用技术手段过滤、删除侵权内容等,均是具有可操作性的改进措施。创造百花齐放、健康可持续的内容生态,是平台、影视方与市场的共同需求,与其以邻为壑,不如早日携手,真正相辅相成、实现行业共同繁荣。

短视频盗版问题,平台不能再装傻充愣-盘仙人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时光倒流回十多年前,很早意识到版权问题,让优酷、爱奇艺等平台开始自觉大量购入正版影视资源,并带动网生内容潮兴起。

但如今影视行业再一次被盗版内容叫阵且岌岌可危:任何形式文艺作品,都是资金、汗水、灵光、斡旋合力的产物。一部影视作品制作成本千万甚至上亿,耗时几年完成。如果其内容被盗版泛滥,将严重影响其票房收益,最终打击投资意愿,行业内容业态凋零。其余领域也是如此,盗版对内容人的创作意愿同样是毒药:一腔热情,尽付流水。

长短视频都该为优质影视内容买单。而在推进这一议程时,我们也要警惕一些声音:“要不是被二创内容吸引,谁知道你的原剧”、“能5分钟看完,凭什么要忍耐又臭又长的90分钟”。它化知识产权的公权,变盗版平台的私利:如果内容好,盗版是为了帮助节目出圈,如果内容差,那盗版理所应当,这从根本上否定了影视版权保护存在的意义。

短视频盗版问题,平台不能再装傻充愣-盘仙人

质疑部分影视作品的内容品质,并不能为侵犯知识产权张目。从法理上看,北京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常务副院长张平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曾表示,根据《著作权法》,使用他人作品无论长短,都须尊重他人著作权;有商业目的使用他人作品,不仅事先要获得权利人许可,同时要支付报酬。

从情理上看,哪怕是烂片,它也仍有保护自己的权利。再强势的商业主体,也不应以掠夺他人为乐。文娱行业本身便是服务于人们情感认知的行业,它的从业者,也应该更富有同理心、更看重体面与尊严:如做不到君子取财,取之有道,也应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小学时就明白道理,没理由成人了,反而丢掉它。

第1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