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年前,蛋糕从欧洲某个国家远赴韩国,观看期待已久的爱豆演唱会。连续开唱三天的演唱会一浪更比一浪高,那三天是她追星时期最快乐的时光。

然而,三天演唱会完毕,蛋糕前脚榻酒店,后脚就收到手机上爱豆公布恋情的爆炸性新闻,刚从幸福氛围走出,转身一盆冷水浇头,屋漏偏逢连夜雨,回程的路上蛋糕失魂落魄地崴到了脚,肿了半个月才好。

那是盘仙人在现实生活中听到的最惨烈的一次爱豆塌房事。

当时就是心疼我近一万块的机票钱。”蛋糕说。这种买三送一意外之“喜”带来的肉疼,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了。

几年之后,韩娱和内娱都已然翻天覆地,眼内娱由归国四子打开的流量时代,如今正通过吴亦凡的惊天塌房大瓜,暴露出层层隐患。

曾经属于韩娱的辉煌,正在转到内娱。同样照搬的,是偶像生态蓬勃发展,接连爆出的爱豆塌房事故。

像蛋糕这样的资深花钱粉丝,斥巨资参与线上线追星,把热爱交给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承担着的也是一种投资风险。

同时,也有人理智地做起“白嫖粉”,从不参与饭圈打斗,无需多花心思准备线见面,只为给生活中的无聊增添一丝乐趣。

塌房的故事千千万,承担风险的饭圈也千姿百态,盘仙人找来几位90后迷妹,她们混迹热圈、冷圈,做过花钱粉、白嫖粉、路人粉,是海内外娱乐圈兴衰交替的见证者,对于爱豆和粉丝之间的故事,她们有不少故事要说。

 

90后迷妹生态调查:爱豆吴亦凡塌房?我们竟然早已见怪不怪-盘仙人
塌房过后,受伤的迷妹热爱不复
 

爱豆塌房,别说是走在偶像工业化生产前端的韩娱,哪怕是在内娱,也不再是新鲜事。

经调查发现,对于这些迷妹来说,漫长的追星史中,爱豆塌房事或许曾经是美好梦境中的一颗炸弹。但一个梦碎去,新的梦境往往编织得更快。

纵然隔壁同事塌房千千万,对于迷妹们来说,这种事情往往“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能够达成共识的是,越是真情实感的粉丝,遭受的打击通常越重

自蛋糕跨国追星喜提塌房后,因为热爱她直至目前都尚未脱粉,依旧对爱豆的才华保持欣赏,但因爱豆恋情事,她两三年内不再去韩国,也一度无法直视新闻中爱豆的恋人。“我得了韩国PTSD。”蛋糕说。

今年,蛋糕鲜少再给曾经的爱豆花钱,而那个爱豆过得不错,也不再需要蛋糕这样的资深花钱粉丝。蛋糕成为了眼另一个韩国男子团体中某个人气不高的爱豆粉丝,还当起了其微博官方粉丝后援会的管理员之一,日常为爱发电。

圈圈曾是将十二年青春都倾注在东方神起这个韩国男团上的资深迷妹,十二年之内,她经历了几重动荡。

圈圈原话截图

先是金俊秀官宣恋情,后是朴有天成为法治咖,今年郑允浩被爆出被pua精神控制,圈圈作为金在中和郑允浩的CP粉,这场长达十二年的热爱,获得的可谓是一个全员崩盘。

犹记得第一次遇到塌房时,圈圈准备和朋友去跨年庆祝,“兴冲冲准备了好几天,结果金俊秀官宣恋情,我坐在酒店哭了半个小时”。

目前,圈圈已收起伤心,喜欢上了内娱热圈的一对CP,曾经的热爱,正在等量放置在新的爱豆身上。

鹿小葵、马芙、天仙几位迷妹,都曾是吴亦凡的粉丝,她们都曾真情实感地欣赏这个堪称“颜值天花板”的归国流量小生,也都陆续在热情褪去、塌房太多、新人冒尖种种因素,对吴亦凡不同程度的脱粉。

对于吴亦凡的这次塌房,天仙表现得最为激动。

天仙早在坊间的传闻“看清”了吴亦凡恋爱、约P的花花心肠,在2019年秦牛正威事发生时,天仙在吃瓜中相信吴亦凡和多个女生联系的事实,但也接受了“吴亦凡傻白甜”的舆论走向,灵活玩梗。

如今面临吴亦凡接连不断的塌房,天仙自认为是理智派。

“女生们是受害者很可怜,但为什么要私要钱?究竟是要一个道歉还是要钱?其中一定有假新闻。但是现在事实真相还没出来,为什么要出现一边倒的声音?等调查结束,吴有问题自然会有法律制裁,没有法律也有广电,总之不会有好场。对整事我现在保持中立。

对于马芙来说,吴亦凡曾是她最早追过的明星,只是经年累月间热爱已经淡去,吴亦凡太多次的塌房事,马芙已经见怪不怪,“我已经接受他就是这样的人了。”

这些年她陆续喜欢过两三年的韩国男团,《偶像练习生》期间喜欢过朱正廷,近两年目光回到内娱,现在喜欢的是时代少年团的马嘉祺。

鹿小葵对吴亦凡的爱较为短暂,相较于追星,鹿小葵过更沉迷于现实生活,对追星兴趣不太大,只是作为日常消遣,不会特别把它当真。

面对吴亦凡的种种新闻,鹿小葵表示自己十分淡定,同时也竖起原则:“犯了什么事儿就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呗,如果是道德层面的,那就受舆论谴责,然后戏呀、资源呀、粉丝呀都要减少,以后可能就走不了明星这条路。要犯了什么法律的问题,坐牢也是他自己承担。

 

双向奔赴,也要界限分明
 

昨晚,万千网友将闹钟设置到晚上九点钟,那是都美竹给吴亦凡宣告退圈的deadline。然而九点的钟声响起,网友摩拳擦掌又多等了一个半小时,都美竹没有出现,等来的却是郑爽对于“发声机会”的诉求。

任何风波都正被吴亦凡事引发的十几个热搜冲击,眼最能令人“吴心工作”的新闻,无疑还是源于吴亦凡。

cr@钢厂打工人

这场“塌房”事由娱乐圈八卦转向社会新闻,接连三天占据热搜榜,已然是迷妹们近期讨论的热门话题。对于爱豆塌房、粉丝与爱豆之间的关系,迷妹们都有了自己的一套价值观。

在追星的喜好方面,迷妹们的要求颇高。

天仙的规定是外表上要帅、业务上要够强够敬业、精神上要有趣、人品上更要优质;宋人头表示自己“没有标准”,但重点仍然放在“性格和外貌”,因外貌而喜欢的容易脱粉,因性格而喜欢的更长久一些。

然而爱豆说到底还是经一番包装的绝靓商品,最近的爱豆塌房花样过于丰富,蛋糕表示,有些塌房事甚至可以说是展示了物种多样性,让人震惊“天呐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种垃圾人”。

多年追星经验在前,蛋糕认为,无论韩娱还是内娱,资本和粉圈一起营造出了一个明星至上的幻象、资本拼拼补补不愿放手败絮其中幻象、粉丝投入过多也不愿意推倒摇摇欲坠的幻象。于是产生了那种“塌房死不承认,只会发声明”的工作室,还有当作无事发生不愿放手的品牌方,以及主动蒙蔽自己双眼拼命维护的粉丝。

几经入股,在多个爱豆身上投入热爱的迷妹们,投资风险在前,也有了一些规避风险的经验。

马芙有些难以接受爱豆公布恋情,于是偏爱于TOP人气选手,选择时代少年团这样安全系数高的少年爱豆,在“马嘉祺公布恋情怎么办”的疑问,坚定地表示“他不会的”。

刘小土秉承“这个不行还有代餐”的洒脱心态:“我给你花钱,你给我精神快乐就够了。你不让我快乐了,那我就不花钱了。”   

宋人头认为爱豆和粉丝既要保持“光和追随者”的亲密关系,又要认清二者互为“商品和消费品”的事实,粉丝前提是取悦自己,需保持思考,否则会被自己的商品绑架,要么成为“邪教组织”的一员。

直至今日,吴亦凡和都美竹“两个人总有一个要进去”的结果还未盖棺定论,但这场疑似触及法律底线的爱豆塌房事,意味着每一个涉及塌房而毫无悔改之心的爱豆,都将遭到不同程度的反噬。

面对这个行业标准不明、明星门槛愈发沉的娱乐圈,爱豆或许可以凭借颜值、梦想来赚取粉丝的热爱,但一旦梦碎,轻则避避风头重新再来,重则伤及公司、品牌商、投资方、粉丝多方利益,或许有人能一夜成名,但巅峰与谷底,也不过就在一则新闻之间。

又是吴心上班的一天,回到本质问题,爱豆亟待透明公平的行业标准来约束品行,而屡屡遭遇塌房的粉丝,也不要侥幸私联。

塌房多了,真的会“吴人生还”。

第1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