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网络剧市场异军崛起,好剧不断,一直壮志不得酬的优酷终于连续押对了宝,通过《琉璃》和《山河令》两部大热剧一雪前耻。另一边,奇幻题材剧《司藤》凭借新奇的世界观和高能剧情风生水起地开拓了国产剧的“新尺度”,也为网络剧市场带来更多的可能性。

资本、观众、营销三方博弈,国产剧难逃烂尾魔咒-盘仙人

都说剧情的“香”能弥补追剧的累,然而现实总是事与愿违,变着法与追剧人作对。

当我们看到《山河令》后期被削弱的周子舒,以及众人一直探寻的武库秘籍在结局突然联系到了江山永固。《司藤》里占据了大部分疑点的白金直到最后都毫无用处,中后期又增加了苅族可以随意身人类等设定,整部剧为了悬疑而悬疑,丝毫没有考虑逻辑上是否能自圆其说。观众的错愕也来得实实在在。

追剧人最难过的是什么?不是等剧情更新的煎熬,也不是CP被拆的苦痛,而是真情实感追的剧莫名其妙烂尾了,很多人就这样在没走出《山河令》的情况,又被《司藤》捅了一刀,陷入了被烂尾支配的恐惧。

回顾过去几年,我们的国产剧似乎总是难逃烂尾魔咒,当烂尾逐渐变成常态,我们不由得去思考,为什么好好的剧总是在最后几集的时候烂尾了?

 

资本、观众、营销三方博弈,国产剧难逃烂尾魔咒-盘仙人
编剧地位劣势: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乐创文娱董事长兼CEO张昭曾在三年前的一次采访中表示,“资本的推动是值得肯定的,做内容的人才不会被资本打倒。”在三年后的今天,资本对影视行业的推动性卓有成效,却也带来了更多的弊端。

资本、观众、营销三方博弈,国产剧难逃烂尾魔咒-盘仙人

一位圈内的小编剧告诉盘仙人,在创作的过程中,编剧会与制片方沟通,如果对方有不满意的地方就需要重新进行创作,这种某一部分的变化,往往会演变成牵一发而动全身,最后变成了大范围的修改作业。

由于资本的介入,编剧经常要根据投资方的建议添加或修改角色,甚至可能会大幅度修改主线剧情,艺人们也会为了自己的角色能够出彩,携带编剧进组改剧本,可是能够为作品增添色彩的“演员编剧”寥寥无几。

制片方、投资方以及艺人方为了自己各自的利益对故事进行无止境的修改,无形中增加了编剧的工作时间,且多是浪费时间的无用功,也会耽误剧组的拍摄进程。这些无法达成的“共识”,让编剧的工作量越来越大,最后形成了中国编剧市场无所适从的尴尬现象。为了照顾各方需求和“利益”,剧情、故事、人物无法自圆其说,该填的坑也无力填满。若内容本身一再为外来需求让步,烂尾似乎是势必走向的结局。

资本、观众、营销三方博弈,国产剧难逃烂尾魔咒-盘仙人

事实上,大多数内地编剧的处境还不如一些技术人员来得重要,在这个买方市场为主的情况,他们经常处于四处找活儿还无人搭理的状态,偶尔还会碰到大公司仗势欺人,剥夺创作者署名和版权的状况。

作为故事源头的网络作家们,也未能有良好环境受到庇护。去年5月,阅文的霸王条例被推上热搜,作者辛苦创作出的作品不会被版权保护,变成了一个连枪手都不如的码字工具人,该条款让网络作家们的利益遭受到了严重的损害。在事发酵的几天后,阅文不痛不痒的改了几个条例,表面做出让步,实际上依旧没有改变它剥削的本意,让我们看清楚了资本家对创作者的放肆剥削,创作者却无力回击的无奈现状。 

资本、观众、营销三方博弈,国产剧难逃烂尾魔咒-盘仙人

2017年,电视剧《风筝》因为编剧署名问题引起各方关注。2018年,《陈情令》剧组因女演员加戏被观众吐糟。2019年,赵丽颖发图斥责剧组魔改剧情被推上热搜。但这样的“小事”在资本和制片方眼里不值一提,此等现象在影视圈里多如牛毛,“乌鸦一般黑”。

内容行业引入资本,后者如愿彰显其价值,而创作者的生存环境却变得越来越艰难,在四面楚歌的环境被其吃骨剥皮。正是当初市场对资本的宽容,造就了如今任何有势力的一方都可以随意修改编剧作品,甚至剥夺编剧署名的常态,让烂尾剧的出现越加频繁。

 

资本、观众、营销三方博弈,国产剧难逃烂尾魔咒-盘仙人
 “CP”营业障目:
“人啊,总是盲目地去爱”
 

如果说《山河令》后期修改剧情是“重新变回人”,那么《司藤》的烂尾就是“走火入魔的妖”,还是一只你想不明白它为什么这么做的“妖”。

更让人费解的是,无论《山河令》还是《司藤》,观众对烂尾的愤怒和紧追不舍仅维持不过三天,就被剧中CP营业的“高糖”冲淡了

资本、观众、营销三方博弈,国产剧难逃烂尾魔咒-盘仙人

事实上,在《山河令》之前,不少嗑糖观众就进入了一个画地为牢的僵局。“好嗑就行”,“我的CP在一起就行”,“唯CP是瞻”的观众进入了“给一点阳光就灿烂”的状态,这种追剧心态也成功传播给其他追剧观众,逐渐演变成“我们偶像参演的剧就是好的”、“骂他的剧就是骂他本人”,甚至发展到,如果有人讨论一部剧的劣处就会被其集体围攻。

强势、外行的资本介入已让好内容雪上加霜,更可悲的是观众的“纵容”助长了资本的气焰。一些导演、制片不正经在内容上发力,而更加“放肆”,说是“讨好”、“迎合”部分观众的“恶趣味”也并不为过。

资本、观众、营销三方博弈,国产剧难逃烂尾魔咒-盘仙人

去年播出的网络剧《棋魂》从32集开始走入烂尾趋势。同时,之前略过棋局厮杀,以及不够专业严谨、逻辑不自洽的专业领域弱势也顺势展现了出来。

该剧制片人曾表示,刘畅导演为了《棋魂》练出了业余段位。而这样的导演却说出了“普通爱好者更容易找到神之一手”的回答,部分观众也纷纷选择略过,表示要看专业的棋局去围棋道场或大赛直播,电视剧只是用来娱乐大众的而已,都让人大跌眼镜。

资本、观众、营销三方博弈,国产剧难逃烂尾魔咒-盘仙人

“有糖就行”和“电视剧可以不涉及专业领域”这两种逻辑,间接让“烂尾”和一些“骚操作”变得合理化,制作团队和资本也越来越无法无天。

回到《司藤》,导演的发挥让前期的人间女王司藤在后期变成了恋爱脑,逻辑混乱的剧情也助攻这部明明有实力成就优质口碑的剧变成了难以自洽的闹剧。

资本、观众、营销三方博弈,国产剧难逃烂尾魔咒-盘仙人

值得肯定的是李木戈导演并没有推脱责任,并且努力通过沟通将自己的“诚意”传达给每一位观众,只不过这届观众容忍度太高,“发泄”过了之后,便将这些“闹剧”抛诸脑后不去理会罢了。

 

资本、观众、营销三方博弈,国产剧难逃烂尾魔咒-盘仙人
花式营销转移注意力:
“明明是个人,却想做回妖”
 

当资本占据大头,观众没了界限感,剧方就开始在别的地方功夫。

资本、观众、营销三方博弈,国产剧难逃烂尾魔咒-盘仙人

《司藤》最初出圈是因为女主角景甜戏中的装扮,精致的旗袍搭配民国时期的柳叶弯眉,既彰显了司藤的个性气场,又在美妆博主之间掀起了一阵模仿风潮,随后凭借剧情设定征服了观众。

一部影视作品最怕的就是悄无声息,《司藤》的“以点扩散”并不是个例,用一出圈的事“引流”是每个剧宣都会选择的方式,只不过成功者是少数,所以大多数剧宣选择了以“多点扩散”的形式进行病毒式营销。

资本、观众、营销三方博弈,国产剧难逃烂尾魔咒-盘仙人

作为胡歌留学前最后一部电视剧存货,《猎场》从一开始以戏骨与商战做为噱头,把这部剧营销成了“剧王”接班人,然而纸包不住火,剧集播出后,这部披着商战外衣的恋爱剧被剥了皮,也让很多人发现病毒式营销不管用了。

无论是人设还是剧情,营销过度早晚会崩盘,内容跟不上导致剧情反噬只会更大。这也是某些剧“一脸爆像,竟成绝丧”的根本原因。

内容为本。剧情噱头和碎片化营销只是辅助手段,传递给观众最核心的故事内容和价值观才是整个营销中要坚持的重要原则。然而现在看来,“内容为本”更多只是一个口号,当初的坚持渐渐变成了“挣钱更重要”。

资本、观众、营销三方博弈,国产剧难逃烂尾魔咒-盘仙人

其实,烂尾与结局是悲是合无关。但一些导演和编剧却又总是执着固守于结局的离合,在已经畸形的状态去讨好观众,试图博得掌声,顾头不顾尾,最后只能顾此失彼,以闹剧收场。

烂尾剧的出现敲响了警钟,而更可怕的是在各方势力介入之后,创作不再是内容为王,营销也以噱头为主,烂尾逐渐变成常态,侵蚀整个影视行业。

从《山河令》和《司藤》的双结局可以看出,一部优秀作品必须要建立完整的世界观,用清晰明朗的剧情逻辑带动每个鲜明的人物角色,赋予他们五彩人生。不然纵使有新奇的设定和跌宕起伏的剧情,最后也只能草草收场,让人如鲠在喉。

第1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