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仙人首页
  2. 站长杂谈

微短剧,“以质换量”路远迢迢

当前,短视频行业风起云涌,长短视频遥相呼应、“相爱相杀”。而微短剧作为长短视频结合的新兴内容形态,近年成长成为行业黑马,吸引众多短视频平台和视频网站的关注,似有爆发态势。

2020年,腾讯推出微短剧《铁锅爱炖糖葫芦》。2021年,好看视频与开心麻花合作《发光的大叔》。优酷推出竖屏短剧《倾世宠妃第一季》和横屏短剧《不想和你做朋友》。在内容行业逐渐内卷之时,各平台选择在微短剧赛道上追逐竞走,争夺一席之地。

微短剧,“以质换量”路远迢迢

如今短视频繁荣发展,《山河令》《琉璃》等热门影视作品通过剪辑短视频的方式“引流”,无形之为短剧带来更多机会和大量受众。也有诸多官媒选择通过短视频来科普知识,提醒民众遵纪守法。如北京市公安局用微短视频进行反诈科普,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制作微短剧《军营版啥是佩奇》传播军营正能量。

微短剧的制作周期短、成本投入小,时长在1- 15分钟之间,类型涵盖都市、甜宠、搞笑、悬疑等,这样的形式符合“碎片化”传播的特点,形成一个不低于长视频总产值的大内容市场,微短剧正朝着体系化、类型化方向发展。

立意虽好,收效甚微,纵观微短剧发展起落,占据了天时地利,却鲜有作品让其真正在市场站住脚跟,究其原因,与微短剧定义不明、内容不佳有着直接关系。

 

微短剧,“以质换量”路远迢迢
界限不明,气候难成
 

回溯过去,最初始意义上的国内微短剧的第一次风口,源于迷你喜剧《万万没想到》,5分钟一集的模式创新让人眼前一亮,个性内容获得诸多好评。但由于观众口味参差不齐,后续资本投入、人才缺口等原因,《万万没想到》给市场短剧带来的风潮,并未长久持续去。

微短剧,“以质换量”路远迢迢

随后几年,一些影视剧长视频陷入正片过长、剧情拖沓、注水严重的迷局,很多观众选择观看预告片、片花、花絮以及二创短视频以“高效解渴”。用户在短视频平台追剧的习惯养成以及旺盛需求,刺激了短视频平台影视内容制作的崛起,加速微短剧诞生。

“微短剧”的特别之处在于多项切面。影视行业上游链条上的从业者可以从中发现潜在机会:商家通过制造特色微短剧投放广告,剧集和综艺营销通过集中剪辑戏剧冲突吸引关注,一切皆可视频化成为微短剧兴起的原因之一。

微短剧,“以质换量”路远迢迢

作为短视频营销的一大案例,电视剧《三十而已》在剧方立项拍摄期便与抖音音乐达人郭聪明合作,挑选其歌曲作为毛晓彤感情线的BGM,播出期间于抖音站内发起以此歌曲为背景乐的“三十而已心动舞挑战”以及“三十而已有话说”活动,解读视频播放总量高达6亿,衍生出“顾佳离婚法律细节”破圈层热点,借力营销,实现“破圈”宣发。

高热度之,二创和解读视频逐渐暴露了微短剧光芒之的另一面:微短剧的时间长度如何定义?是不是随便一个带有剧情的短视频都可以被称为微短剧?平台、作者、制作环节的不同,让微短剧的定义产生了极大的分歧。

微短剧,“以质换量”路远迢迢

以市场上已出现的微短剧来分析,微短剧的广义长度在1到15分钟左右,根据内容的不同,可以制作成1—5分钟,5—10分钟,10—15分钟,甚至不足1分钟。时长不同导致内容量级很难相同。

如果以时长定义微短剧,会影响创作者的逻辑内容,甚至制作成本。但以创作者的逻辑内容来界限微短剧,实现时间自由,则会造成行业混乱,难成一气。微短剧的出现看似拓宽创作范围,实际上在无形中为“创作”拷上了枷锁,使其无法成为一种明确的内容品类,阻碍一步发展。

 

微短剧,“以质换量”路远迢迢
可能性不代表“新希望”
 

当前,微短剧领域资本聚集量、含金量和专业度逐年走高,随着生产标准和评价体系不断更新迭代,已实现初步的规范化和内容积累,迎来快速增长,在短视频与影视行业的频繁碰撞,微短剧呈现出更高的热度。

根据《2020年抖音娱乐白皮书》显示,2020年市场上超过90%的剧集选择与抖音合作,抖音计划布局微短剧领域,通过强制作策略+多类型探索双线并进模式,合力娱乐影视合作团队 + 剧情垂类运营团队优势,同时利用抖音站内流量放大内容和IP价值,实现创作者上升,推进微短剧题材类型发展。

微短剧,“以质换量”路远迢迢

微短剧的出现,给了一些非头部IP网文和免费小说变现的机会,拓宽传播途径。以优酷近期的《倾世宠妃第一季》为例,首集4分钟内就上演了连续扇巴掌、推人反被推入湖里、英雄救美、共浴等场景,直奔主题。

在短视频领域,B站近年推出“创作激励计划”和“悬赏计划”,UP主们有偿发电的同时也推动了短视频生态发展。微短剧的赛道上,快手2019年建立小剧场提出“光合计划”,2020年推出“星芒计划”和“剧星计划”,以流量和现金扶持创作者。快手小剧场目前收录超过20000部作品,破亿剧集占12.5%,粉丝100万的短剧作者已近1200位。

微短剧,“以质换量”路远迢迢

对“爱优腾芒”而言,微短剧是向综合视频网站转型的重要切入口。2019年芒果TV正式入局短视频领域,推出“大芒计划”和“饭剧场”。2020年3 月,优酷公布短剧分账规则,提供会员+广告分账和流量分账两种合作模式,同时开放投资合作和定制模式,加磅对精品微短剧的投入。

长短视频平台 “合作”发力,令微短剧新生内容初具规模,去年8月,国家广电总局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正式新增“网络微短剧”模块,并将其定义为“单集不超过10分钟的网络剧”,具体规则和备案系统也在10月正式上线。

微短剧,“以质换量”路远迢迢

官方盖章标志着微短剧作为新的内容品类正式诞生,并形成强大的市场和行业向影响力。但这些可能性并不是微短剧的“新希望”,微短剧至今仍处于初期入门阶段。

 

微短剧,“以质换量”路远迢迢
内容为王,市场浮躁成毒药
 

微短剧的商业变现方式,主要集中在平台分账、采买、短视频付费分账和剧情广告植入,其中,平台分账发行的盈利模式,至今仍是商业化的主流。

微短剧,“以质换量”路远迢迢

近两年,电视剧市场提倡抛弃粗制滥造,打造精品内容,各平台根据不同性别、不同年龄层受众制定多样化方案,但目前只适用于长视频。微短剧数量虽有增加,却质量堪忧、辨识度较低,鲜出精品,繁荣只是昙花一现,原因在其变现续航能力处于不稳定状态。

当快餐文化盛行,各平台及相关机构趋向于赚快钱。微短剧表面形成了“爱优腾芒”“快抖”等平台为主、中小型影视公司、MCN机构争相参与的格局,实际上,微短剧曾一度陷入前景不明、投资不足、分账机制模糊等问题,且问题依旧没有完全解决。

分账、资源和市场规模变化所产生的蝴蝶效应,直接影响长视频平台在微短剧内容、资源上的投入,微短剧制作粗糙、质量参差不齐的问题逐渐加剧。

微短剧,“以质换量”路远迢迢

对于微短剧领域,多数平台和机构还处于试水观望状态,没有把重点项目放入其中,也没有耐心打造出好内容,很难留住观众。

不同于长视频平台的集中观察,快手引入开心麻花、哇唧唧哇等合作伙伴,抖音与乐华、哇唧唧哇、真乐道文化等头部公司携手合作,用心制作,精耕内容,打造优质剧集。此前的长短并肩同行,如今只剩短视频平台与影视公司的狂欢。

微短剧,“以质换量”路远迢迢

今年年初,由粒粒橙传媒发起,真乐道与抖音三方联合岀品跨屏微短剧《做梦吧!晶晶》开播,该剧是抖音第一部自制微短剧,邀请了金靖、李佳琦、张云龙等演员为作品加码助力,提高话题讨论度,实现“引流”。

有了艺人效应加持,《做梦吧!晶晶》播出后48小时相关话题播放量破亿,截至收官,正片播放量破1.1亿,剧集话题播放量达到7.5亿,成为今年第一部“爆款”微短剧。

用艺人吸引流量是最佳宣传方式,但提高内容质量才是准则,原地打转只能哗众取宠。

目前看来,微短剧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实现内容沉淀,市场的发展繁荣需要更多探索和变革,“以质换量”路远迢迢。

第1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