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B站于北京邮电大学举行校园招聘会后,参加面试的北邮学生在社交媒体上投诉其面试官存在诸多不当言论,引发舆论争议。受害网友纷纷抛出自己在B站面试时被歧视的经历,其中一位面试者回忆,过程中面试官曾表示:“哦,我们不需要二次元”。

话题事一出,舆论一片哗然,引发B站二次元用户集体不满。从弹幕质量严重降践踏社区守则,到充斥着三次元广告与商业性质的B站晚会,再到近期大量涌入的非二次元用户抢夺阵地,曾经的ACG文化,变成了冰山一角。

此前,“B站抛弃二次元”只是一个似有似无的“坊间”口号,而如今再经面试官之口证实确有其事,心寒一片。

随后,话题#b站 我们不需要二次元#再度发酵。截止发稿前,该话题阅读量457.1万,话题讨论2万。

作为国内最大的二次元聚集平台,B站以二次元起家,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围绕用户、创作者和内容,构建了一个源源不断产生优质内容的生态系统。在大多数B站资深用户和UP主看来,功成名就后“过河拆桥”,弃二次元用户和创作者于不顾,B站的做法实属“不义”。

B站真的抛弃二次元了吗?

AB之争,谁是二次元之主?

世纪之初,我国互联网逐步发展,诸多动漫论坛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以互联网为媒介大放异彩,培育了动漫文化在国内最初的幼苗,被称为“美好时代”。但因大部分论坛缺乏对未来形势预测的远见,不过十年,他们就因市场监管、资金不足、行业内斗等问题逐渐陨落。

第一波内卷之后,AcFun弹幕视频网站(简称A站)作为中国大陆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在2007年诞生,B站创始人徐逸因对A站服务器不稳定深感不满意而另创建了一家网站,随后,2009年6月26日,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站正式成立,定位是ACG(动画、漫画、游戏)内容创作与分享的视频网站,行业渐成AB站之争。

2010年3月16日,漫友“天狗兵”上传视频“午夜虐猫行动”,激起A站漫友愤怒导致服务器瘫痪。4月,小部分A站成员反对AKB视频占领A站,对AKB48视频刷屏,一些人趁乱扩大刷屏内容,导致首页视频被刷爆,打开IE立即报错。

5月6日,AcFun贴吧ID名“Kira_AI”的用户在帖子《OK,关闭外部POST提交》中承认刷屏,并表示“大陆最好的弹幕站是bilibili.us”以及“大陆喷子最多的弹幕站在acfun.cn”,该事导致大量会员流向由B站。

战争刚起步,A站本身的问题便成为绊脚石,B站趁机发展,展开用户之争。

彼时,A站内容少质量低,全靠老用户不离不弃,但弹幕内容相对优良,观感较好,容得不同观点,目标主要集中在番剧、UP主、直播等纯二次元路线。相较之,B站内容丰富版权多,且逐步多样化,各领域UP主百花齐放,手机端算法定向投送能力强。

事实上,用AB站和玩AB站的是两群人,UP主是独立于两者之间的一群人,大多数用户并不在乎用户氛围,内容资源的多少决定用户选择。整体观感上,A站优于B站;内容质量和长远发展上,B站碾压A站。此战B站完胜。

细数A站战败的原因,除了自身问题和内容单一之外,最大的错误在于目标局限性。

在A站的眼中,国内二次元文化似乎永远处于发展初期,只顾维持现状,做日本二次元文化的搬运工,罔顾互联网管控日益深入后,对盗版传播站打击的可能性,导致新人接触渠道被堵死,岌岌不可终日,二次元文化将会因为圈子青黄不接而消亡。直到B站崛起,A站才后知后觉,奋起直追,可惜为时已晚。

正如漫画《Dr.Stone》中,石神村居民在遇到石神千空之前,没有想过村外的人型石像是活生生的人,并不了解科学的力量,不知道科学可以改变生活,拯救世界。

能够跳出自己阶级思维局限的人凤毛麟角,B站的先见之明为二次元创造了更好的环境,推动二次元文化的发展进步,凭着商业化头脑和用户追捧获得胜利,成为二次元的“家”,奠定国内二次元之主的地位。

 

B站“抛弃”二次元?-盘仙人
势在必行,二次元必须“牺牲”?
 

“目光长远”和“多元化发展”暗含着资本融入以及目标群体的变化。B站继续发展只有两条路:加强内容建设,继续提高二次元领域的用户数量和质量,或者开辟其他领域。B站选择了后者。

从收入构成上看来,B站主要通过用户大会员、手办周边售卖、游戏等方式“收割”二次元圈层,安逸稳定却容易达到上限,想要达到用户全年龄化,完成多元化发展,二次元圈层必须“牺牲”。

实际上,B站并没有“去二次元化”,在商业性自媒体入驻之后,B站的行业偏向性逐渐显现,ACG行业不再是站内主流,如今的B站倾向发展成为内容庞大且多样化的综合性视频网站。B站扩大版图领域,引入大量优质UP主以及更高上限的视频,为用户带来了更加专业级别的视听盛宴。

此时,流量概念的出现,为B站带来契机,B站将影视区作为重点引入流量明星。二次元圈层与饭圈有很多相似之处,其差异在于理智性,懂得量力而行,B站只能选择“委屈”二次元,“讨好”饭圈。

之后,娱乐明星屠版任意话题,无关番剧以及UP的视频评论出现不明留言的情况屡次出现,B站置若罔闻。此前“开屏”事,B站曾为解决用户不满,开设新版块用来处理投诉及开发票事宜,事实上这个版块只是当天的权宜之计,并无实际用处,继续漠视二次元用户的请求和愤怒,与二次元用户作对。

回到面试风波中,B站多名面试官在面试中的歧视性发言令事更加恶化,某种程度上是无形将为爱发电的创作者“驱出阵地”。

在不少人看来,从小众垂类走向最广泛大众,B站的十年似乎是一个“泯然众人矣”的过程。这是B站的主动选择。

B站是一家公司而不止是一个兴趣,这也是陈睿“杯酒释兵权”的源动力。对公司而言,没有小而美,只有成功或者死去的公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二次元用户与B站是相互养成的关系,二次元用户见证了B站的发展,初生、融资、成熟,每一个高光时刻与每一个人生低谷。

如今B站需要的是不分圈层的年轻用户,想要成为综合性视频网站,“切割”、调整二次元也在情理之中。但就算二次元圈层不再是发展主力,过度顾此失彼,怕会反噬其身。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A站的没落成就了B站,被B站“抛弃”的二次元,可能会迎来新的栖居地吗?

第1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