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盘仙人首页
  2. 站长杂谈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我以为向往的生活就是过来生活而已,没想到是过来…”

“是为了生活”。

张艺兴彭昱畅看似玩笑的一段对话,却点破了《向往的生活》这一季的真正目的,那就是“创造生活”。

节目来到第五季,最大的看点莫过于黄磊何炅彭昱畅张子枫一家四口入住了史上“最简陋蘑菇屋”,以及张艺兴以“大表哥”的身份加入。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干农活、做饭,张艺兴迅速融入了向往家族,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一份子。这种种变化也让盘仙人体会到节目(终于)脱离了民宿逻辑,多了一份大胆换新颜的勇气。

从“待客模式”变为“一家人过日子”,《向往5》在“勤劳致富,懒惰返贫”的基调,开启了桃花源的篇章。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张艺兴,新晋“大哥”不再是小绵羊
 

伴随着一首熟悉的《sheep》,张艺兴以“大表哥”的身份加入,成为新一季的常驻MC,开始了他的“向往之旅”。

节目一开始,进入蘑菇屋前检查行李时,张艺兴把五斤牛肉说成音响成功蒙混过关,让人看到了《极限挑战》里后期“小狐狸”的影子。

第一期中,初入蘑菇屋,张艺兴始终和彩灯保持安全距离,也让很多观众回忆起了《极限挑战》里被房间中突然出现的鸡吓得仓皇逃窜的小绵羊,“害怕尖嘴动物”这个tag更加深入人心。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这次再度合体,也不可避免的勾起了黄磊和张艺兴之前一起录节目的回忆。忙碌的间隙,黄磊用慈祥的目光看着张艺兴,回忆从前的经历:“我们曾经一起出生入死”,“没想到我会跟艺兴一起做饭,原来一起抢别人箱子”。让观众也不免感慨唏嘘。

但同时张艺兴也不乏“憨憨”的一面,找不到袜子就赤脚上阵,还是何老师给了他自己的袜子,吃饭、穿衣还要让家长们操心。

被“委以重任”带领弟弟妹妹划船运树,却越划越远,最后只能大喊向节目组求救。

看到这些细节就会觉得,他还是以前那个憨厚呆萌的小绵羊张艺兴。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虽然一开始有些迷茫无措,但张艺兴很快适应了蘑菇屋的生活节奏。

首次进入仓库时,张艺兴就见招拆招,以“试味道”的名义每个人分发了一根香蕉,还要试喝饮料、试用咖啡机。

带领彭昱畅张子枫去城里考试,出发后张艺兴的第一想法是“先去吃个牛排,先别考试了”,一秒带歪弟弟妹妹。

虽然调皮,但在张艺兴的成长是显而易见的。

为了这个节目特意去考了拖拉机驾驶证,考过之后“放飞自我”,兴奋到忘记拿证。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还在综艺中第一次展现了做饭的技能,为一家人准备晚饭,并收获了一致好评,继承黄磊衣钵升级做主厨,小绵羊也长大了。

在《极限挑战》中,张艺兴从“小绵羊”一步步变身“小狐狸”;在选秀节目中,张艺兴是专业严谨的张PD;《向往的生活》是他首次参加生活类综艺,从刚开始的无所适从到后来慢慢适应,甚至有点“解放天性”,张艺兴融入一家四口的速度出乎意料的快,也展示出了与以往不同的另一面。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向往的生活5》已经播出了两期,在这两期的节目中,“一家四口+大表哥”是绝对的主角。

第一期一家四口入住蘑菇屋,还没到家就破窗进入了节目组准备的物资仓库,和节目组斗智斗勇,《向往》熟悉的味道就回来了。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相较于之前几季,这一季的蘑菇屋可以称得上是“简陋”了,简陋到向往家族直到看到熟悉的动物们才敢确认。

一路拾取少得可怜的物资,走过坑坑洼洼的小路,院子里的亭子连棚顶都没有,美其名曰“风雨飘摇亭”;走进“原生态”厨房,厨具落满了灰,一眼就能看完所有。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进入主屋前,黄磊信誓旦旦:里面一定会弄得特别好。但现实却让人大跌眼镜,客厅空空荡荡,家徒四壁不说,连睡觉的床都需要自己动手组装,名副其实的毛坯房。黄磊的要求也只能降低到“有门就行”。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能够看出,为了表达“创造向往的生活”这一主题,节目组也是煞费苦心。

先是一反之前都是借当地居民的房子进行拍摄的传统,直接选择了一个很久没人住过、年久失修的房子,为的就是激发嘉宾们自己动手创造“向往的生活”。

而一开始放了狠话“绝对不搭棚”的黄磊,也在后面火速打脸,第三期中就组织大家修缮凉棚了。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而后向往家族在节目组的“逼迫”自己划船(没错就是划船)去对岸搬运行李,布置房间,将好朋友们所赠的礼物一一安置,过程虽然很累,但在这之中却能够记起前几季的一些美好回忆。

小H的窝是第一季海清带来的,大华还闹了个“书包精彩线”(素包芹菜馅)的笑话;粉红猪沙发是第二季王珞丹送的,后来变成了黄老师马杀鸡的场地。

黄老师收拾厨房时,找到用了五年的碗,还记得那几碗热气腾腾的米粉是第一季在密云的收官餐……就像何老师说的那样,“摆了熟悉的东西,那个感觉就回来了”。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经过一天的忙碌,到了晚上,黄磊做饭,彭彭烧火,何炅和张子枫择菜打手,《一荤一素》的bgm响起,满满的生活气息就从屏幕里漫出来了。

前两期没有来来往往的嘉宾,观众看到的是一家五口的日常,忙时地做农活,闲来喝茶放空,《向往的生活5》给自己做减法,回归了“慢综艺”的本质。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从小木屋到桃花源,
《向往》五年经历了啥
 

从北京郊区的农家小院到浙江、湘西、西双版纳,再到湖南常德桃花源,《向往》这五年经历了从无人问津的尴尬到门庭若市的火爆。

犹记得第一季刚开播时,冠名赞助商寥寥可数,节目嘉宾还要靠黄磊何炅的人脉,宋丹丹、王中磊、陈赫等人都是黄何的好友圈中人,甚至出现过现场打电话叫嘉宾的情况。

如此“艰难”的开始,还贡献了像《心火烧》这样的“神曲”,靠着黄磊做饭的片段成为了公认的“最饭综艺”。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到了第二季,嘉宾逐渐增多,宣传性质增强,但也留了像徐峥洗头、黄渤跳舞这样的经典桥段。

随着IP越做越火,来的嘉宾越来越多,咖位也越来越大,观众却觉得不是以前那个味了。我们想看的是令人向往的生活,而非一家人为招待并不熟悉的宾客忙忙碌碌。

在第五季已经播出的两期节目中,《向往》想要改变的心显而易见。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张艺兴加入后,终于聚齐的一家五口正式开始了通过劳动换取物资的日子,第一天迅速种满了三十棵树,成功过上了有水果、有电器的日子,并获得了种树的好帮手——一台拖拉机,向更好的生活迈进。

再者,“俩小孩”彭昱畅与张子枫的这三年,也有了明显转变。

彭昱畅当时以弟弟的身份加入,初来乍到还有些拘谨,只会埋头干活,综艺感进度条走得比较缓慢。但节目录得越久,彭彭的本我就越加显露,喜提最强干饭王和火王双重荣誉称号,饭后活动是和狗抢球接力跑,赢率还挺大。(H&O:我们不要面子的吗??)

到了第五季,彭彭身着丝绸睡衣敷面膜泡脚,就算拍不到吻戏也要扭转不爱洗脸的形象。综艺感这块已经从内敛害羞变为“艺能神眷顾之子”,第一期荤菜福利中心的套圈环节,以一己之力让蘑菇屋第一顿晚饭收获好几份大菜,套圈之王诚不欺我!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子枫妹妹最明显的变化是「开朗」,第二季跟着赵宝刚宋丹丹一行人来蘑菇屋做客,一直在灶旁边看彭彭生火,节目录了一天一夜全程只说了五句话,整体表现非常「怯」。

到了第五季,子枫从恬静内敛到越来越开朗活泼,会跟家里人开玩笑,主动与大表哥张艺兴沟通,分担农活之类。从家里最宠爱的妹妹到主动帮忙照顾嘉宾,张子枫的成长线也立住了。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从来没有参加过纯生活类节目的张艺兴,到达第一天最大的感受是肉眼可见的“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何炅回答他:“因为日子很长,所以不用做什么,到点了自然会知道做什么”。

《向往》第五年,给自己做“减法”

干农活、做饭、自己锯木头做床、泡脚…蘑菇屋的生活有条不紊的往进行。通过第三期预告能看到即将到来的第一组嘉宾乔杉刘晓邑和蘑菇屋众人一起修凉棚种树。

节目组也表示,今年嘉宾数量会控制,在蘑菇屋住的天数会延长,会多找一些有“功能性”的嘉宾,即能干活的。

由此可见,今年的《向往》不再是一个嘉宾组团赶通告的综艺,而是回归初心,返璞归真,做回了观众喜欢的、真正的“慢综艺”。

第1张